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7章 大道轮转,从来如此

“诸劫英豪,大道终极……”

帝因的声音犹如永恒般拓印在这片虚空之中,但其身影却已消失在了所有人的感知之中。

可冥冥之中,无论身处何地的仙佛、神通主,却无不能感知到虚无之间的隐隐季动。

她似彻底消失,却也好似无所不在,同时存在于天地之间的任何地方。

“道化?”

点点尘埃化作杨狱略带恍忽的身影,这一刻,他也根本寻不到帝因真正所在。

“是,合道!”

虚无之间,身影明灭,似乎随时都会消失的大赤天尊与八卦炉再度浮现。

“合道?”

杨狱眼皮一跳:

“他果真要合大道吗?”

有着帝因的自语在前,杨狱心中本就隐隐有所猜测,可这个可能未免太过可怖了。

大道者,万道运行之规律,亘古至今,一切道韵法理尽在其间,涵盖万有,包容一切。

古往今来,成道者众,可除却‘三清’之外,再无任何位阶之道能真正意义上触及大道。

这……

紧按的刀柄松开,杨狱一时之间,也似有些失神,甚至无暇感知自己与三清、弥陀、仙老大道交织之后已经发生变化的混沌天。

“这,不是她第一次尝试了,九劫之年,她于大劫降临前夕,欲要触及冥合大道,但他的初尝试已是大败亏输,几乎彻底身陨道消,本以为她纵然仍有此念,也该再做准备才是……”

大赤天尊跌坐在八卦炉前,平静中似亦心生涟漪:

“我等秉持大道之权柄,深知此路行之必死,加之其人已惨败于前,虽有谋算,却也没有料到她如此之果决,如此之不留余地……”

老道似在感叹。

杨狱只能默然了。

至此时,不必老道诉说,他已知晓了帝因之谋划,说是谋划,其实更似阳谋。

她于九劫欲合大道,身陨道消,提前亿万年崩灭了整个九劫,恒沙生灵甚至不及诞生。

也因此,十劫方生。

而自寂灭中走出的帝因,不改其心,仍要触道,其不证六司的根本原因,只怕就在于他就要合大道。

而他分化帝劫之身跨入时空,诛灭其他时空的天骄人杰,也是为此……

“欲合大道的仪式吗?”

杨狱心中默然:

“那,欲破其仪式,就要落在那此处了……”

心中转念的同时,他缓缓抬头,望向了那一道被他斩破虚实屏障而现的时空长河。

一缕缕道光犹如最为绚烂的流星雨,自时空长河中坠落而下,遍洒诸界寰宇。

在那一缕缕道光之中,他看到了万寿道人,看到了三仙岛,以及此次时空之行所见到的诸般身陨帝劫之手的人杰,天骄……

“若欲破其仪式……”

“我等算到了她未死劫波中,她也算到了我等自斩道身在此等她,顺势而为,不谋而谋……”

杨狱突然转头,却见得那一口八卦炉中火焰渐渐暗澹,那老道呢喃声渐趋虚弱。

“天尊?”

杨狱心中微叹,长长一拜:

“一刀图谋,有负天尊期许……”

知晓这位大赤天尊的道身在助他斩出那一刀之后,已无法长存。

“我等无能,与你何干呢?异类成道的修持难于常人百倍,她能有此成就,实已超迈古今所有人,我等尚且不可及,又如何奢望于你这修持不过数千载的后辈呢?”

老道平静的看着虚无,似在远眺十劫天地,亦或者在直视大道深处,那纵然是诸般神佛都无法触及的最深处:

“欲承其道,先承其重。她欲冥合大道,超迈终极,必也要受大道之反噬……”

话至此处,这老道深深的看了一眼杨狱,突然起身,回其一拜,不等后者反应,已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

“十劫因乱而生,天寿只十二万九千六百年,这,也是你,亦或十劫众生,最后的机会……”

呼呼~

虚无之间,似仍有涟漪未散。

澹澹的血色扩散着,直至寰宇诸界中再度飘荡起血雨,预示着,来自于九劫的诸位至尊,已彻底的消亡,没有了丝毫的痕迹。

“大赤天尊……”

杨狱驻足于沉寂的虚无之间,许久之后,提起已无火光的八卦炉,转身离去:

“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

……

嗡~!

一片虚空之中,玄黄色交织变化着,一株参天大树摇曳着枝叶,发出越来越浓郁的道音。

古树之下,有一老者静坐远眺,眉头紧锁,久久不语。

“唳!”

某一刹,似有神鸟长鸣之音传来。

涟漪荡开,一身披五色法衣的青年自虚无中走来,瞥了一眼眉头紧锁的老者:

“九劫的老家伙们以及她们所留下的后手,已尽被打破了,她怎么独独没来找你……”

青年似有狐疑。

“没有必要,故而,不会出手。”

老者收敛眸光,不再去看那飘向玄黄界的他劫气息,那气息常人根本触及不到,但他只要想,就可拦截。

可他静坐许久,直至寰宇诸天内的一缕缕光芒尽数散去,也迟迟不曾出手。

“你还是怕她!”

青年神情冷漠。

“谁又不怕她?”

老者无喜无怒,只是反问:

“若你不怕她,为何已至大罗天,却迟迟不曾出手?”

“……”

青年本想反驳,却又觉意兴珊:

“你说的不错,我,我也……”

“终九劫八亿四千万年,诸般强者神佛,不惧其者,早已被彻底抹去了……”

老者似并不想提及此事,转而道:

“未来的十万年,将是此劫气机最为动荡之时,大运与大劫都将喷涌爆发,你若无要事,还是留在此间……”

类似的话,在两人之间不是第一次提及,但这一次,青年却不急着反驳,反问问道:

“那一刀斩破了虚实之隔,诸劫之限,放出了诸多老不死,是也不是?”

老者不语,只是点头。

“这是,那天帝的‘晋升仪式’?”

青年又问。

老者却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不是?”

青年眉头大皱:

“若不是为了晋升,她为何如此?”

“留在此间,纵天崩地灭,老夫也有些微把握护持你,但若是离开此间……”

老者垂下眸光,不再言语。

那青年驻足良久,他恭谨一拜,却仍是转身离去:

“我已苟活的太久,不想再等了!无论你说于不说,我都先谢了!”

“诸劫道韵尽归大道,则,以诸道可见大道!这是莫大的缘法,也是极尽的可怖!”

老者终还是一叹,说了一句:

“此去万万小心,天地,行将大变,这或许是诸劫以来,最为可怖的,开天大劫!”

“多谢!”

青年又是一拜,离去。

“何苦来哉……”

古树下,老者轻声一叹,话音未落时,已有人随涟漪而至,行至玄黄树下。

“前辈!”

杨狱躬身施礼。

“你当明白,有些事,但凡可说,老夫知无不言,可若说不得,那,也是真个说不得!”

见得杨狱,老者又是叹气。

来到十劫的这些年,他所叹的气,比整个九劫都要多了。

“你我的缘法,本已尽了,但你既然寻上门来,老夫便许你一问……”

杨狱未道明来意,这位九劫的五帝之首似是已知晓他的来意,道:

“大道生诸道,诸道成大道!她横跨诸劫,为的,便是‘聚万道’、‘合大道’、‘万劫不磨’、‘超脱物外’……”

“昔年,大劫降临之前,她曾尝试过,但最终失败,险死还生,但此次,她如此之果决,只怕是有几分把握……”

‘聚合万道,以合大道……’

杨狱微微点头,这个说法与那位大赤天尊所说大差不差,与他心中思量也可对应。

只是……

“依前辈之言,其分化诸神去往诸时空诛杀那些天骄人杰,是为了留下让那些天骄人杰来十劫的锚点……”

杨狱也盘膝坐下:

“但这个说法实也不对,那帝因未必走遍了诸劫,而且,那些成道主早已陨落在岁月之中,而当世诸道皆齐,却为何要大费周章?”

位阶主难活过天地大限,成道主也无从跨越无量量劫,然而,人死道仍在。

十劫纵然初开,灵炁稀薄,道韵法理却不缺乏,甚至比之九劫,还要更多了他这一道混沌天。

无论哪一劫,哪一方时空,哪一种位阶,只要开辟之新道,必然会被大道所吸纳。

这是大道演变之核心。

“大道之道如何改易?”

青帝下意识的回应了半句就已收声,杨狱似乎还有心询问,见这位前辈闭眼不谈,也只得躬身一拜,就自离去。

……

嗡!

虚空疆域对于此刻的杨狱而言,似乎没有了意义。

只心念一动而已,他已出现在了天海界,大罗天中。

一座坐落于群山之间的清冷山庄中,懿德元君心有所感,先是吩咐左右出迎,

后又觉不妥,起身,开中门相迎。

“不知教主降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还望教主勿怪!”

懿德元君微笑相迎,态度极好,并斥退了左右。

“九大散仙之首,懿德元君。”

杨狱冷眼扫过。

时空之中不记年,可现世的岁月却不曾留下等他,这些年间,不知多少九劫老怪物历劫重生。

但能与眼前之人相比的,却寥寥无几。

懿德元君,乃九劫诸散仙之首,地位仅次于一因三圣十二尊。

九劫无数成道主,除却世间大自在王佛之外的其他所有人,见之都要避上一头。

因为这位还是帝因的嫡系。

“教主有何赐教?”

懿德元君羊作不知,心中却是不免有些警惕与吃惊。

相隔时空,又有诸圣气机交织影响,她虽看出眼前之人的了得,却万没想到,其人的修持居然到了一个让她都有些惊愕的地步……

“心有疑惑,特来询问。”

“这……”

懿德元君眉头微皱,可瞧见这位居然直接去按腰间神锋,当即眼皮一跳:

“这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却不知教主有何疑问?”

……

九劫三清二老,同陨于一日,而那尊九劫的无上大天尊更于同日消失在天地之间,疑似化道。

这一幕被寰宇诸界,不计其数的神佛修行者所见到,更是激起了从未有过的滔天大浪。

纵然隐藏再好的大神通者,此时也已坐不住了,纷纷出世,搅弄天下风云。

岁月之间的可怖一战,让无数人骇然到无以复加,可其诱惑却也大到了无以复加。

三清二老皆去,五尊无上位阶就这样空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又有哪个修行者可以忍受如此巨大之诱惑?

一时之间,万界诸天内都风云激荡,甚至让部分人忘却了那一场洒落在寰宇之内的流星雨。

也是这一日,杨狱穿梭于诸界之间,找到了一尊尊历劫重生的老怪物去印证心中所想。

……

……

呼呼~!

寒风吹动大雪,天地之间一片洋洋洒洒。

大雪之中,有炊烟鸟鸟。

某处大宅院内,一间柴房的门被缓缓推开,一个面容干瘪,气息虚弱的老者出现在门口。

“还有这样的事?”

老者远眺着天地,感受着稀薄的灵炁,神情恍忽中带着难以掩饰的震动。

此时,天不过蒙蒙亮,城中尚无几缕炊烟,入目所及,一片白茫茫。

似乎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夜雪夜清晨。

但这,不是他所在的时空,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未来!

这一幕,纵然对于他而言,也是极为的匪夷所思。

哪怕,他曾为大司命之时,就隐隐猜测到了什么,可如今仍是震撼难言。

大道生灭为劫,两劫之交,纵然是那几尊无上存在也难以逾越,但他居然来到了,一片天地初辟的未劫!

“这,可太过美妙了!不枉我身死道消一次……”

曾经的大司命于风雪中不住踱步,甚至忘却了这具被冻死的尸身还极为虚弱。

只是寒风入体打了个冷颤,方才清醒过来。

“这身子,还是弱了些……”

大司命裹了裹单薄的衣衫,虽心念一动就可离开此间,却还是强自忍耐,回转柴房。

因为,他知晓,此次历劫而生者,远远不是他一人……

“嗯?!”

可就在这时,他的神色突然一变,柴房之内,赫然已多出一人,似乎已等他许久。

“你……”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