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七百四十章 收网!

“可是,我并不觉得自己现在很需要你,你又能为我提供什么作用,才能超过让我收获到你人头的快乐?”

兰戈,很符合卡伦对饿瘾的“承诺”,这可是一道足够强大的灵魂套餐。

虽然给饿瘾投喂有资敌的嫌疑,但如果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换取饿瘾暂时的安分,卡伦觉得还是划算的,先顾主要矛盾嘛。

“卡伦部长,你的问题,可真直接,我不知道你和达利温罗达成了什么协议,但他现在帮你做的事,我也能做,如果操作得当,我甚至可以帮你把这支由各教优秀年轻人所组成的观摩团,来一次近乎团灭!

从过往对你的报道中,我看出来了,你需要这个,因为你对自己在秩序神教内的发展,有着极高的渴求。

你想要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去往上爬,为此不惜急功近利,无视了负面影响。

还好,你冒着生命危险去了那个地洞,算是将以前的负面作用给抹去了,现在的你,更迫切需要这些耀眼的功绩,以为自己提供继续向上走的资本。

就比如现在,秩序神教作为当世第一神教,一向注重自身的威严,这一次,秩序神教的调查团陷落在了麦启娜,其实是被沙漠叛军把面子踩在了地上。

如果这个时候,身为调查团成员之一的你,我的卡伦部长,可以在被追杀途中完成这一桩反杀的壮举,不仅可以洗去你独自逃出的这一丝丝污点,还能被当作秩序神教内振奋人心大功绩被广泛宣扬。

毕竟,大家不喜欢冷冰冰的伤亡数字,而是都热衷于令人血脉喷张的个人英雄主义故事。

卡伦部长,

你现在不就是打算这么做的么,将这次危机,改造成自己履历上最亮眼的一抹彩虹,我能帮你,让这一抹彩虹的色层,变得最为丰富。”

“那你可以直接把你的人头送给我。”

“哦,这多无趣,达利温罗,我,你卡伦部长,以及你身边应该还有的一起逃出来的人手,有我和达利温罗两个内奸,就算他们意识到危险,开始聚拢开始收缩开始保守,我们也能直袭他们的营地,里应外合。”

卡伦看着兰戈,问道:“你想获得什么好处?”

“好处?我还没想到,你可千万不要觉得可笑,我是真的一时间想不到要谈什么条件,但我并不觉得我自己会吃亏,无论是站在我个人角度还是站在轮回神教的角度。

两场战争,已经让我轮回元气大伤了,所以很多事情,我们虽然名义上参与了,可实际上并未真的打算采取什么行动。

这样吧,卡伦部长,你答应欠我一个人情就好,可以么?”

“人情?兰戈,你就不怕我不认账么?”

“在这方面,我相信你的人品,一个敢于自己下地洞解决污染问题的人,一个敢于为了一个审判官去对台主教家族的人。

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故意作秀表演的成分,但我毫不怀疑,在这方面,卡伦部长你所呈现出来的人品。

你知道么,我不想和你做那种钱货两清的干脆交易,我想将我们之间的关系,上升到人情交往的羁绊。”

人情关系的本质,是稳固互信的利益交换。

“嗯……”卡伦点了点头,“好的,我同意。”

“谢谢。”兰戈将两把弯刀收了回去,“那我现在,就去忙了,如果有落单合适的,我会自己动手杀了他,取下他的人头,如果机会不合适或者他们开始抱团了,我会做布置,提前与你联络。”

“好。”

“那我们,稍后再见。”

兰戈身形消散,卡伦则立在原地。

其实,卡伦对这场交易,并没有抱太多的期待感,只是兰戈提出的那个愿景,让卡伦无法拒绝。

调查团本就是镀金用的,如果自己能绑着一串人头回去,不仅区长位置算是彻底稳了,还能为自己以后更高的发展铺路。

虽然这样想,有些对不住陷落在麦启娜的调查团那帮人,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自己是在为自己攫取功劳和资历,但同时,不也是在为他们报仇么?

卡伦轻轻甩头,他知道自己在遇到事情和抉择时,总是容易进入一种自我利益认知和自我道德认知的纠葛,习惯性地为自己的行为找背书。

但泰希森大人在火岛上,其实早就给过自己答桉了,一个最简单也最无法辩驳的答桉。

“你们的行为违反了《秩序条例》,应该受到惩处。”

……

入夜了。

沙漠的夜间温度很低,但有一处地方,现在正是字面意义上的热火朝天。

一团团火柱升腾而起,一条条火蛇在空中择人而噬,火光将这儿映照得如同又铺上了一层晚霞。

下方,一名身穿镶着火云边神袍的年轻男子,正披头散发地大喊大叫:

“你给我出来,你到底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没人回应他,但他确信,有一名刺客,此时正隐藏在附近的黑暗中,等待对自己发动致命一击的机会。

先前,如果没有那件家族传承的珍贵护身圣器起到了作用,现在,他可能已经是地上的一具散去余温的尸体。

他只能用这种大面积的术法攻击,去尝试覆盖到刺客所在的位置,可很显然,他并没有成功。

不安和焦虑,正在他心中不断堆叠,让他的精神紧绷。

他叫霍塞德.韦德,灵火神教信徒,他的家族,在灵火神教有着极高的地位,而灵火神教,名义上属于大型教会,可实际上,却有着超出大型神教的力量。

可能再经过一千年的发展,灵火神教就可以发展到正统教会。

在上个纪元中,拜火神教曾是正统教会,火神更是真正的主神,但在诸神战争中,火神陨落,拜火神教和后来的海神教一样,开始了分崩。

但比海神教幸运的是,灵火神教作为火神教的分支,继承了绝大部分的传承,且在这个纪元重新得到了崛起,而海神教分崩出来的那些教会,基本就没有再崭露头角的。

后世神史学家也经常拿这两教进行分析类比,毕竟他们都拥有主神,教会势力也都曾经极为强大,可为什么分裂后,一个能重新发展起来,另一个至今都无法成气候。

史学家们总结出了很多个原因,条理清晰且论证翔实。

可实际上,火神教和海神教现在的发展差距,真正的原因,出在一条狗身上。

那条狗的报复心可谓极重,不仅组织策划镇杀了海神,还亲自出手,捣散了对方的教统,让其即使经过了一个纪元,依旧是一盘散沙。

霍塞德开始平稳呼吸,抚平情绪,但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

霍塞德马上掌心对着她,一条火龙飞出,将那道身影完全吞噬,但他脸上并没有喜悦,因为从术法效果上他可以感知到,那道人影是假的。

紧接着,第二道人影出现,霍塞德继续释放术法将其焚灭,还是假的。

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身影不停地出现,每一次出现都位于近距离的可攻击位置上,霍塞德不敢赌,只能出现一个就焚灭一个。

当次数越来越多时,霍塞德感知到了疲惫,他的脸上,全是冷汗。

可越是在这个时候,他就越是不敢大意,因为他清楚对方也正处于最后的僵持阶段,对方也很累,所以下一轮攻击,很可能是真的。

明明是一场刺杀,现在,却成了扳手腕一样的耐力战。

霍塞德体内的灵性力量开始枯竭,预想中的真实攻击却还未出现。

不得已之下,霍塞德在下一次针对身影的攻击中,下调了术法强度。

“嗡!”

可正是这第一次偷懒,迎来了对方的真实攻击。

那道身影手持一把刀,噼开了火蛇的阻截,近身来到霍塞德面前,她的刀,已经捅入了霍塞德的胸膛,可霍塞德的伤口处,却出现了一团熔岩,将刀锋凝固,无法继续深入。

而原本惊慌落魄的他,也终于长舒一口气,目光里,流露出得逞的神情。

菲洛米娜的身后出现了一道亮光,一名身穿土黄色神袍的女孩出现,手持一斧头,对着菲洛米娜的后背砍了下去。

可菲洛米娜并未选择回撤防御,而是无视了来自后方的袭击,催动全身力量灌输进梦魔之刃中。

“砰!”

熔岩崩散,禁锢消失,在霍塞德惊愕的目光中,那把刀被完全送入了他的身体。

“铿锵!”

土黄色神袍少女的斧头,却在即将触碰到菲洛米娜的身体时,被一把大剑拦截,卡伦的身影出现在二人中间,是他替菲洛米娜拦截下了这一斧。

随即,卡伦将大剑顺势一撩,浓郁的秩序之火如同火山喷发,席卷向了女孩,女孩选择了后退,拉开距离,落地。

卡伦紧追上去,在空中伸出手掌,向下:

“秩序——雷霆毁灭!”

一道黑色的雷霆自卡伦掌心凝聚,然后以瞬发的姿态轰击向了下方的女孩。

女孩单手拍向沙面,刹那间,一道土墙升起,凝聚成一个屏障。

“轰!”

雷霆击中了屏障,土墙开始大面积脱落,里面的女孩却完好无事,反而用一种略带轻松的微笑抬头看着上方的卡伦。

但她的笑容很快就凝滞了,因为她看见卡伦掌心又凝聚出了一道黑色雷霆,再次瞬发落下。

她只能重新修补起防御土墙,承接了第二道雷霆。

但这只是开始,并不是结束。

因为接下来,是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雷霆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的土墙轰碎,她又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进行修补,溢散出去的雷霆力量在周围形成了一片秩序火海,而她则位于这火海的正中央。

卡伦一边继续释放雷霆压制住她,一边开始编织起下方的阵法。

如果她在和卡伦第一次近身时没有直接选择后撤,后撤后面对卡伦的术法攻击没有单纯地选择防御,在防御了这么多次后还为了稳妥没有及时抽身未能兼顾四周环境变化,那她就很可能不会陷入这种绝对的劣势中无法自拔。

卡伦布置好了阵法,启动。

四周的秩序之火开始围攻她的土墙,配合着上方不断轰击下来的雷霆,终于,再一次修补土墙的她,身上窜起了秩序火焰。

她开始尖叫,也开始哀嚎,隐约间,还能听到她的求饶。

但这些,都被上方的卡伦完全忽视了。

或许,当叛军冲入麦启娜圣地传送法阵大厅时,那些秩序神官,应该也是这样的情形。

这是战争,在自己没有完全取得胜利时,没资格去消费怜悯和同情。

这一局,因为对手的愚蠢和经验不足,卡伦赢得十分轻松,因为对方全程被动挨打,完全没机会对自己发起什么攻势。

而另一边,被卡伦解了围后的菲洛米娜趁势对霍塞德发动了更为迅勐的攻势,霍塞德嘴唇快速翻动,双眸中火苗燃起,可怕的焚灭之力即将从他双眼中射出。

菲洛米娜轻声道:“入梦。”

刹那间,霍塞德的眼皮开始发重,竟然闭上了眼,不仅攻势被阻断,身上也开始了自燃,这是中断术法所带来的反噬。

“嗡!”

菲洛米娜抽出梦魔之刃,贴心地在霍塞德身体被火焰完全焚毁前,先一步切割下了他的头颅。

然后一脚将燃烧的身躯踹了下去,一团火球落地,向四周溅射起一片火星。

紧接着,菲洛米娜并未耽搁,身形一转,直接冲入下方土墙之内,面对正在惨叫的女孩,她也是一刀,切下其脑袋。

卡伦双手握拳,雷霆回收,阵法关闭。

当卡伦身形从空中落下时,菲洛米娜已经从不远处的沙子里又挖出来一个人头和一个用衣服包起的包裹,这是她第一个猎物,进行第二次捕猎时怕被损坏所以提前把人头安置好。

菲洛米娜提着三颗人头站在了卡伦面前。

卡伦举起了大剑,菲洛米娜腰部往边侧下意识地扭了一下。

卡伦放下大剑,举起了手,菲洛米娜又下意识地脸向边侧转了一下。

这一幕,把卡伦逗笑了。

她知道自己生气了,她知道自己想打她,她甚至提前做好了配合准备,比如被自己用大剑拍飞,比如接自己一记巴掌。

最重要的是,她居然敢把配合的敷衍直接表现出来!

卡伦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还有第二个人在旁边接应,准备对你动手,你知道那是一个陷阱。”

菲洛米娜点头:“但我觉得我能杀死他的同时,不会被她杀死,最多受重伤,不过,就算是受了重伤,我也能逃出去。”

“你忘了我们正在被追杀么?”

“没有忘。”

“在这种形势下,一个重伤的伙伴给整个团队带来的拖累,还不如她直接死了。”

“可是,你说过,不准我死。”

“我说了不准你死,重伤就可以?”

“为了人头。”菲洛米娜很是执拗地解释道,“我会把人头坐标布置好,我受重伤后,也不会去找你和理查,我会帮你把人引开。”

“我很感动。”

听到这句话,菲洛米娜有些不知所措,她不适合这种带温情的氛围。

还好,接下来的发展让她适应和舒服多了。

因为卡伦一只手抓住了她的下巴,让她把头抬起,正对着他。

“听着,我们的形势是不太好,但也没有这么危急,你为什么要自作主张,把自己陷入这么危险的境地?还是你觉得我的精神空虚到需要你用这种牺牲来温暖感动我?”

菲洛米娜摇头:“不是。”

“下一次,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自己给自己加戏,明白了么?”

“明白了。”

卡伦松开手,他现在有些理解在艾伦庄园时外婆见菲洛米娜一件事做得不对直接上巴掌了。

以前菲洛米娜都是跟在自己身边,听从自己的指令做简单的事,这次她一个人放飞出去,马上就开始走极端。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先前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她最好的结局就是重伤后躲藏在一处地方做最后的残喘,虽然她能因此得到两颗人头。

也难怪阿尔弗雷德将其他人都安排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工作,连理查都做了办公室主任,可菲洛米娜至今的工作内容也只是给自己做保镖。

“对了,以前唐丽夫人要打你时,你也是这么做的么?”

“什么?”

“提前做出要被打的动作。”

“因为这样可以降低伤害。”

“下次别这么做了,伤害会更大。”

自己是能忍住,但你在外婆面前挨打时还提前做规避动作,以外婆的那暴脾气,不是等于对着她的脸大喊:“你打我呀,你打我呀!”

“现在清点一下东西。”

“好的。”

菲洛米娜将三颗人头摆起来,卡伦这里还有一颗人头,总共四颗,刚才那个被卡伦活活困死在那里的女孩,是大地神教的信徒,她的遗物里还摸出了一块圆润的石头,是一件极为珍贵的材料,叫“大地之心”。

“我还能继续杀。”菲洛米娜很认真地说道。

“含蓄一点。”

“我还能继续收集人头。”

“嗯,不过你现在带着这些人头和战利品,去找理查,告诉他,接下来的任务还是在这块区域转圈圈,尽可能地继续调动他们。”

“我觉得我还能继续……”

“听话。”

“明白。”

“记住,和理查汇合后,听从他的指令。”

“好的。”

答应得这么干脆?

这让卡伦有些意外,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等菲洛米娜带着人头和战利品离开后,卡伦看见一只游魂从自己面前的沙子里钻出,游魂手里拿着一封信,递给了卡伦。

卡伦打开扫了一眼,这是兰戈给自己传信,意思是他那边准备就绪,可以大收网了,并且附带了他的操作计划。

看到信后,卡伦没有欣喜,反而饶有趣味地托着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思考:

“兰戈,你真的很看重人情关系么?”

……

达利温罗蹲在地上,在他面前,已经垒起了一堆人头。

他不禁有些无奈地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光头:“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非但都见死不救,还想谋财害命呢?”

他的身份是自己人,所以可以很轻易地接近目标,然后剧本都没有换过,每次都是重伤垂危的同时手里捏着那根树苗。

结果无一例外,居然真的没有一个“同伴”愿意救助自己,全部选择了杀自己夺走树苗。

然后他们都被达利温罗给趁机偷袭反杀了。

因为他们想杀达利温罗是有动机的,趁你重伤把你的死亡怪罪到卡伦身上,再昧下这棵珍贵的树苗,而达利温罗对他们出手是没有动机的,谁会想到自己名义上的同伴在这个时候忽然玩起了钓鱼执法?

不过,美好的人头收割时间,就要这么结束了,因为达利温罗收到了两封传信,一封是来自兰戈,他以临时组织者的名义要求在外的观摩团成员赶紧集合抱团,还特意标注了集合地点。

第二封传信来自卡伦,是一只黑乌鸦。

“唉,秩序神教的传讯信物,是真的丑。”

一边抱怨一边拆开,上面的话语很简单:

“小心兰戈。”

……

一座沙漠地缝处,兰戈站在上方入口位置,跟每一个收到传讯过来抱团的年轻人做简单问候。

这两天,失去联络的成员数目太多,几乎占据了一半,这让余下的年轻人,心里难免开始发慌,就算反应再迟钝,他们也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期,不,是被改得面目全非。

骄傲的年轻独狼们,不得不低下头颅,选择抱团,只不过是以三三两两的形式,现在则是被集体组织了起来。

他们将在这里等待来自最近距离的一支叛军接应,这大概需要一天的时间。

兰戈轻轻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地缝内部,已经被他提前布置好了很高级别的轮回阵法,一旦启动,在这帮人毫无防备的前提下,可以瞬间羁锁住他们所有人的灵魂。

达利温罗的身影出现了,兰戈有些意外。

等达利温罗走近后,他故意凑近,问兰戈:“喂,你这次怎么不跑了?”

兰戈则微笑道:“请进,大家都在等你。”

“你这个越老越胆小的家伙。”

“我能老,是因为我胆小,胆子大的,往往没有变老的机会。”

“呵呵。”达利温罗走入了地缝。

兰戈侧过头,看向那个光头青年,心道:等再过一会儿,我就能从你的灵魂里得知你和卡伦到底达成了什么交易了。

达利温罗则一边拍着自己的光头一边向里走,

心道:

嘿,没想到吧,老子现在没的灵魂。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