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九百一十六章 神的葬礼(2)

“叮铃铃……”

上午的阳光透过地下室的天井照射到了床头柜,被光明轻抚的闹钟当即发出了声响。

床上的尼奥翻了个身,伸手摸到了闹钟。

原本带着锈痕的老式闹钟在此刻开始融化,融化成液态后又开始重塑,变化出了一只憨憨可爱的花猫形象,吵人的闹铃也转化为清脆的音律,变成了一只绕圈表演的音乐猫。

尼奥睁开眼,看了一眼自己无意之间制造出的神迹,不仅没丝毫成就感反而感受到了一股嘲讽。

卡伦那边忙碌于抵御诸神归来的第一线,自己这里却成了一个精巧的手工爱好者。

可问题是,尼奥并不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有这样的喜好,嗯,就算是有,他也不会承认的。

所以,只能先粗暴地将问题归咎于“光明的弊端”。

虔诚的光明信徒总有一种燃烧自我的情节,这还真不是受教义的影响,可能,光明之神本身,就有这种倾向。

过于热爱世间的美好,为此不惜让自己也融入这美好之中……一系列的美好加持下,要是换个冷色调的背景,再转变一个视角,就变成了浓郁的厌世情节。

“唉……”

尼奥从床上起来,打开卧室门后转入隔壁玛丽夫人的工作室,拿起工作室内玛丽夫人用来冲刷尸体的水管放水,完成了洗漱。

皮鞋有节奏的响声由远及近,很快,门口出现了米娜的身影:

“尼奥叔叔,早餐准备好了,需要我给您端下来么?”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吃,对了,我卧室床头柜的音乐盒,是为你准备的生日礼物。”

“真的么,谢谢尼奥叔叔。”

尼奥离开地下室,来到二楼,早餐被摆放在桌上,其他人应该都用过了,不过,尼奥这里刚坐下,就看见一本书飘浮了下来,落在了自己对面,老霍芬的影像随即浮现。

只见他端起原本放在尼奥面前的咖啡,很是优雅地喝了一口,评价道:

“唉,不如那只猫的咖啡好喝。”

“废话,那只猫喝的可是小世界特供。”

尼奥知道,卡伦对他自己的生活标准一直没什么要求,但却愿意给普洱提供家里最好的待遇。

“你最近感觉如何?”老霍芬关心地问道。

尼奥将手掌摊开,放在餐桌上,下一刻,餐桌上开始长出嫩芽,更是有类似小天使一样的虚影在四周环绕纷飞,一副明媚美好的丛林野趣。

展示完毕后,尼奥抽回手,餐桌又变回了原样。

老霍芬评价道:“不错,可以去马戏团应聘当台柱魔术师了。”

尼奥叹息道:“还是摸不到神牧的门槛。”

“你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不要和我的好孙子卡伦比。”

“你可以闭嘴了。”

“呵呵,其实,你进步已经挺快的,说句让你心里可以宽慰的话,光明的传承只是遗落,而秩序的传承则是秩序之神的钦选安排。

我的孙子可是得到了秩序的饿瘾,你呢,不过是得到一根手指。

所以,你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我无所谓。”

“嗯,我知道你看得开,你看,那位种水果的和造棺材的,都拥有神格碎片了。”

老霍芬指的是达利温罗和萨曼。

“那种的,没什么意思。”

“是没什么意思,但放在以往,他们是没这个机会更不可能撞上这种机遇的,只不过纪元更迭就在眼前,牌桌开始了新一轮的洗牌罢了。

这个时候,甭管是好牌还是坏牌,至少得先抓几张到手里,否则,就没有坐上牌桌的资格。”

“我今早的心情原本还是不错的,可惜遇到了你。”

这时,楼下传来莫莉女士的声音,她在对米娜说话:“祝你生日快乐,米娜小姐,这是卡伦少爷特意让人为你带来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替我谢谢哥哥,嘿嘿。”

老霍芬又抿了一口咖啡,嘴角露出笑意:

“我的孙子总是能给予家人足够的温暖,任何事情都能做到得体周到。”

尼奥没好气地对他翻了个白眼:“你信不信卡伦根本不记得这件事,这是他身边那台收音机准备的?”

老霍芬耸了耸肩,反问道:“美好的生活,为什么要较真呢?你看,这就是你过得不幸福快乐的原因。”

“呵呵哈哈哈哈……”

尼奥探出手,准备去抓那本笔记。

笔记本当即飞离,老霍芬警惕道:“你想做什么!”

其他人很难对笔记本造成什么威胁,可眼前这位是个例外,他的“光明之手”天知道会对笔记本产生什么影响。

“给你点不可确定的惊喜。”

“嘿,我最近倒是给你想到一个方法,有助于帮你突破。”

“说。”

“这个方法很简单,我知道,现在最大的那支光明余孽组织,是我孙子的。”

“是我的。”

老霍芬面露笑容:

“嘿嘿嘿,不是不可以。”

尼奥搓了搓手:“你再不说,我自己翻书找。”

“其实,方法很简单,以前无法想像,更无法做到,现在,很多口子都开了,在当下的环境下完全具备可行性。

做成了它,你就能顺势站立在光明法理上的最高位置,等纪元更迭后,你理所应当能得到更多的卷顾与遗泽……

光明之神是陨落了,但光明系的分支神,可不比秩序系的少和差。”

尼奥明悟了过来,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

“重建光明神教。”

……

卡伦推着轮椅走入办公神殿内的流水茶座,大祭祀坐在里面看着茶几上摆放着一座沙漏。

沙漏里的金沙显得很是细绵,滴漏时如同金色的水流。

这是大祭祀在生命之园黑海干涸处亲手抓回来的沙子,里面混合着奥古雷夫以及诸多神祇的最后残留。

“大祭祀,轮椅到了。”

锻造部门按照要求赶工出来的特制轮椅,内嵌极为精细的阵法,用料更是高端考究,完全就是一件顶级圣器。

大祭祀点了点头,指着面前的沙漏说道:

“我觉得我要收回那天我对你说的话了,我不该说葬礼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这些天,我开始畅想等我们都陨落后,为我们所举办的那场葬礼,会是怎样的一个景象。”

卡伦微笑道:“大祭祀,您只是有迷失迹象时,就已经无法掌控下面的局势了,等您走后,是否举办葬礼,也不是由您说了算了。”

大祭祀看了一眼卡伦,说道:“我喜欢和你说话的感觉,你很谨慎,却又从不拘束,这很不容易。”

“您过赞了,这是从基层一路练出来的。”

“别人想练也练不出来的,他们不像你,骨子里缺少那份敬畏。”

“大祭祀……”

“那几位到了么?”

“回您的话,暴风神教、黑岩神教、水晶神教的三位教尊,已经到达,现在正在安排他们休息,闭门会议预计在今晚八点整召开。”

“算了,他们估计也休息不好,我先去见他们吧,顺便把和克雷德他们的会议提前。”

“是。”

大祭祀站起身,走到轮椅前,坐了下去。

卡伦将轮椅转向,推出了茶座结界。

“知道我为什么要坐轮椅么?”

“您是怕自己站着,克雷德枢机主教就不敢坐下。”

“呵呵呵……”大祭祀笑了,“舒服。”

现在,大祭祀的状态很特殊,他的本尊和之前的奥古雷夫一样,没有正式回归,但他却能在这个世界里召唤本尊的力量去协助曾经的伙伴去解决封印的主要对象。

理论上来说,大祭祀会越来越虚弱,直到将自己消磨干净。

可不管再怎么虚弱,也没到需要坐轮椅的程度,而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接下来的权力过渡。

卡伦觉得克雷德和弗登他们这群人,真的挺可怜的,跟着这样的一位头儿,简直就是一场人生折磨。

他们就像是一颗颗面团一样,被大祭祀来回揉捏改变形状,等大祭祀手酸时,他们还得主动配合捏自己讨大祭祀的开心。

行进途中,卡伦问道:“大祭祀,属下失职,消息泄露的原因暂时还未找到。”

接下来的三处缺口,实际距离并不远,名义上是三个独立开拓空间,但坐标点都在一座叫做潘罗尔冰原的上方,等神降临时,空间阻隔大概率会被消除,所以,这三处破口的位置,其实就是在一处。

而且,因为上次生命之园被提前的缘故,这次原本应该按照顺序出现的第二、第三和第四个缺口,也发生了时间上的改变,根据最新送来的探测报告来看,这三处不仅会在一个地点,还可能是在相同时间段。

观测报告上还标注着三位秩序分支神的身份以及三位主神的身份,这本该是绝密,现在却是,报告上三位主神所建立神教的教尊,集体亲赴秩序教廷。

同时,最新情报显示,这三座神教,已经完成了战备工作。

很显然,他们是打算亲自迎接自家主神的归来。

大祭祀反问道:“你是在检讨还是在试探?”

卡伦没有继续遮掩,问道:“虽说各个正统神教都有可以呼应自家主神的途径,且这种途径伴随着诸神归来的脚步临近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但我还是觉得,这次应该涉及泄密,否则无法解释他们这次为什么能做到如此高效率。”

“毕竟是事关自家主神的事,效率高一点也正常,在过去这段时间里,我们总是面对其它神教的愚蠢、自私和堕落,但也不必因它们的偶尔正常发挥而感到诧异。

这是,必须要面临的局面。”

生命主神回归时,秩序先一步解决了生命神教,这才能很从容地面对缺口的暴露,这次,显然是不可能有上次那么舒服了。

只是,卡伦还是有些疑惑:

“大祭祀,您是不是又瞒下了什么?”

“你这是秘书说话的态度么?别人家的秘书,可都是要猜测上司意图的。”

“您知道我的习惯,我不喜欢猜,因为我真的不喜欢人为制造出内耗。”

“你比我这个大祭祀,还会顾全大局,呵呵。”

“大祭祀,我需要制定方案。”

大祭祀抬起手,轻轻比划了一下,说道:

“照旧。”

……

秘密会议室内,三位教尊已经坐好。

卡伦推着大祭祀进来后,转身将会议室的门关闭。

在座的,是暴风神教领风者卢萨德.席锲;黑岩神教巨力王森罗.杰西米;水晶神教凋刻师梵塞丽娜.鹿。

黑岩神教的掌教称呼,无论是通过哪几种语言的翻译,转换过来都是这么直白的一个意思;

水晶神教的那位,她确实出身自神鹿家族,发丝间依稀可见两只细小的鹿角,相传她的家族先祖,是水晶之神亲自凋刻的水晶人形神鹿。

这三位背后,都是正统神教,但以底蕴排序,暴风神教明显高一档。

因此,当大祭祀进来后,领风者卢萨德先起身。

森罗和梵塞丽娜也即刻起身,立在卢萨德身后。

秩序的大祭祀虽然坐着,但在气势上,非但没有弱下去,反而将他们压制。

这不仅源自于第一教会的底气,更有秩序大祭祀秘密身份近乎公开化后所带来的实质性压力。

他们,可是面对着一位……神祇。

在沙漠战场上,教会联盟曾被组建起来与秩序神教掰过手腕;可事实上,这种联盟却并不具备真正的协调性和统一性,如果去针对一座普通的正统神教或者去欺负餐食瓜分大型中型神教,联盟会无往不利,但面对敢于动手掀桌子的秩序时,就成了纸做的老虎。

不过,卡伦很清楚,这里头也离不开秩序一直在做的分化瓦解,简而言之,就是你联合你的,我打我的。

“潘罗尔冰原是秩序的传统传教区,我三教打算租用一年,租金可议。”

显然,他们确定了位置和大概时间,而且三教打算共进退。

这种小联盟的关系会很紧密,因为涉及到自家主神,有肉眼可见的共同目标。

如果秩序不退,那他们……就只能选择开战了,至少,要争夺到潘罗尔冰原的控制权。

以“开战”作为隐喻来威胁秩序,不得不说,这确实需要极大的勇气,在以往,都是秩序用“开战”来凌迫别人。

在发声之后,会议室里显得很安静,鼻尖只剩下座椅特殊的木质气息。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却让三位教尊大人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只见大祭祀摊开双手,很是随意地点点头:

“成交。”

……

会议结束,卡伦推着大祭祀,返回办公神殿。

大祭祀问道:“你怎么又安静了。”

“我相信您早有安排。”

“哦,是么,我还以为你会又举起刀架在我脖子上来质问我。”

“上一次,我也是相信您的。”

“嗯,我知道。”

进入办公神殿后,卡伦看见以克雷德为首的一众大老们,已经聚集好了。

总共三十位,每一位都是一方系统的话事人,有8位是新面孔,倒不是不认识,而是原本应该是二把手和三把手,反正,以前是没资格参加这种级别的小会的。

会出现这样的原因是,他们8位原先的一把手上司,没积极参与响应由克雷德和弗登他们所串联的政变行动。

嗯,他们由于“太过忠诚于大祭祀”而被大祭祀罢免。

因此,眼下站在这里的,全是叛逆份子。

一众大老们分开一条路,卡伦推着大祭祀过去。

眼角按捺不住兴奋的,是新填补上来的,不管分管哪个系统,座次上都属于“新人”,甚至卡伦比之他们,都算老资格。

神情略显忐忑复杂的,则是中层,带着愧疚,带着不安,带着不适。

而三位枢机主教、执鞭人、封禁空间管理员等,则神情自然,还面露微笑,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大家还和以前一样,不愧是能站在前两排的大老。

大祭祀被推行到前方后,下方众人集体行礼:

“拜见大祭祀!”

“拜见大祭祀!”

大祭祀目光看向一侧,卡伦会意,走过去将那张办公椅搬了过来,放在了大祭祀的下方。

“克雷德,坐。”

一切,早就有过通气,今日是在这里正式确定,过几天圆桌会议上,会让他正式成为代理大祭祀。

“是,大祭祀。”

克雷德没有推辞,甚至,都没有道谢,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只要诺顿一天没有消散,那么他这个代理大祭祀,就只是一个傀儡。

克雷德坐了下去,然后,又站起身,站了回去。

这场规格很高却又十分潦草的权力交接过渡,就算是完成了,像极了牧师在葬礼中的祷告,谁都不清楚,棺材里的死者听不到。

大祭祀开口道:“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总之,记住一点,是我,把你们带到这个位置上的,但不是让你们到这个位置上享受的,我是想带着你们去死的。

呵呵,

诸位,

我会先死;

等我死后,我会在天上,我会在壁画里,我会在信徒一声声的祷告中,盯着你们,也敦促着你们……一个一个地,快点跟过来。”

下方,众人肃然。

大祭祀示意卡伦来推轮椅,卡伦推起轮椅,向茶座行进。

大家伙见状,也纷纷行礼,然后各自转身向殿外走去。

大祭祀抬起手,卡伦停止推动。

卡伦发现大祭祀正侧过头,目光凝视;

顺着大祭祀的目光,卡伦看了过去,看见的,是诸位大人们退去的背影。

这时,大祭祀忽然开口道:

“喂。”

这一声“喂”,让正在退场的诸位大人们全部停住,然后集体转身,再次面朝大祭祀,作恭敬聆听状。

大祭祀笑道:

“呵呵,可不光是我,伟大的秩序之神,也在看着你们呐。”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