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九百一十八章 神的葬礼(4)

强大的威压,将风雪压缩,冰原的地面也随之开始沉降,变得更加夯实。

莫比滕举起手,护卫们当即向外侧散开,各自重新站好后一个小型阵法就此形成,隔绝外部的一切影响。

大祭祀摇了摇头,说道:“太闷了。”

莫比滕俯身回应道:“大祭祀,您的身体需要保护。”

虽然大祭祀没有普通人坐轮椅时的那种虚弱,也不属于易碎品,但现在,他属于易耗品。

可卡伦很清楚,这是属于大祭祀的“老友重逢”,他不愿意自己一直位于罩子里,他渴望参与,想要互动,至少,要有一种和曾经伙伴们正站在一起的感觉。

卡伦微微抬起头,法身撑起,自内部,瞬间破开了护卫队所组成的阵法。

随即,卡伦将自己的一只手搭在大祭祀的肩膀上,风雪可以透进来感知到凉意和疯狂,但压力,则全被卡伦自己接收过来进行承担。

大祭祀脸上流出笑容,感慨道:“从哪儿学的?”

卡伦回答道:“以前经营过丧仪社,这算是逝者关怀的一部分。”

“呵呵呵,弗登喜欢你是正常的,你要是能早几年就让我看见,那该多好,一个人在茶座里看书,也是很无聊的。”

“不到该来的时候,我也站不到您面前。”

“嗯,的确,你来得……也正是时候。”

边上,莫比滕则是目露震惊,虽说从内部破开自己护卫队的阵法比从外部要简单不少,可卡伦居然能做到这么轻松写意,且无论是法身的凝实程度还是其内部流转出的金色光泽都在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卡伦的境界已经是神殿长老。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回想起曾经在火岛上,自己还曾单手禁锢住挡在自己孙子面前的卡伦,再看看现在,唉,看来,就算中间有克雷德做过渡,但自己的身体,应该是能撑得到向这位年轻人宣誓效忠的。

教内,已经没有人能限制这位年轻人的未来了,不,是他已经将未来,牢牢地抓在手中。

这时,原本布置在秩序后勤补给基地前的军阵,开始了后撤。

显然,在发现这次回归的不是自家主神后,他们也就没有了铤而走险对秩序大祭祀和未来大祭祀出手的理由与动机。

大祭祀伸手指了指,说道:“确实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个小把戏,不是么?”

卡伦回应道:“骗术关键不在于复杂,而是在于如何让人相信。”

谁能想到,圣光骑士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制造假神谕假异动,来蒙骗这几个神教呢?

到底是距离神的时代太过久远了,人们,早已忘记了神的威能。

大祭祀问道:“你觉得眼下这个场面怎么样?”

“很震撼,但也有些枯燥,因为我们这些人,似乎没有什么作用可以发挥。”

“你这心态,和达安他们很像啊。”

“是的,确实如此。”

大祭祀双臂放在轮椅扶手上,后背与靠座贴合,说道:

“你们是否觉得枯燥和难耐,我都不在乎,因为,现在开始的,是属于我们那一代人的谢幕演出,等我们落幕后,才是你们,才是你,上台的时候。

轰然一声,堤坝坍塌,洪流席卷,这是悲剧文学的画风,但这种不负责任的扇情浪漫,不适合我们秩序信徒。

那些对死亡做美化与臆想的神教,你会发现他们往往缺乏深刻责任感与使命感;

我们秩序信徒选择直面死亡,这才能让一代代人明晰一代代人的使命,做出薪火相传的规划。

无论最终是成功还是失败,我们都不愿意去做那歌剧里悲凉的英雄;

我们啊,

要时刻保持秩序的优雅。”

大祭祀说完这些后,就闭上了眼睛,一些雪花落在了他的脸上,却没有迅速消融,反而一直保存挂在上面,形成了细微的冰晶。

卡伦见状,心里有种冲动,想把它们给擦拭掉,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倏然间,

沉闷的声音自大祭祀体内响起,莫比滕等人毫无察觉,但卡伦,却清晰听到。

“西古曼。”

一声呼喊之下,天幕上,冰封骑士西古曼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在,提拉努斯。”

“该唤醒你的宠物潘罗尔了。”

潘罗尔冰原的名字起源,竟然是西古曼的宠物?

卡伦看向前方地面,这也就是说,这些大人们,早在一个纪元前,就已经在着手搭建他们的谢幕演出舞台。

难以想象,在上个纪元,秩序一脉最巅峰最风光的时刻;

秩序之神决定以自身腐朽为代价,去隔绝出一个没有神的纪元,而秩序的分支神们,非但没有愤怒和怨恨,反而一个个面带笑容,为自己的终结葬礼布置花瓣。

可笑的是,自己竟然还曾一度怀疑秩序的分支神们全部背叛了秩序之神。

秩序信条:会告诉你为什么而牺牲,然后让你主动同意去为此牺牲。

它的起源点,来自于秩序一系的众神,她们,以身作则。

“我的潘罗尔,已经死了,它不可能存续这么久,现在存在的,应该是不知道它的第几代后人了。”

说这句话时,可以清晰地感知到西古曼语气里的思念与悲伤。

大祭祀微笑道:“我相信,潘罗尔的传承还在,它的后人,肯定也在响应着你的召唤。”

“是的,我也相信。”西古曼张开双臂,呼喊道,“潘罗尔,你的主人,我,回来了。”

“轰!轰!轰!轰!”

整座冰原开始了震动,一道道粗壮的气孔破开了冰面向上方喷吐出极寒的气息。

气息凝聚,一头冰凤的身影缓缓显现。

它的羽翼全是冰棱,它的目光是这世间最为慑人的森寒。

“唔……”远处基地的哨塔上,小康娜张开嘴,下意识对着自己的小手掌哈了口气,然后搓了搓,“大笨龙和它比起来,都算是热乎乎的。”

奥吉可是冰霜巨龙,可她的属性力量,根本无法和眼前的冰凤相比。

冰凤的声音在整座冰原回荡:“潘罗尔,响应主人的召唤!”

这头可怕的顶级冰系妖兽,在冰原下尘封了一个纪元,在这期间,它以自己的尸体不断孕育新的后代,保留自己的血统存在,其原理,和卡伦在火岛上碰到的那头地狱三头犬一样。

这是一种对自我,更是对后代的一种极其残忍酷刑。

而所有的承受,只为了等待这一天。

大祭祀命令道:

“西古曼,封锁这里吧,没买票就进来看演出的人太多了,既然来了,总得付出点代价。”

“好的,提拉努斯。”

西古曼开始吟唱,冰凤也张开了双翅:

“秩序——冰封!”

冰封的力量并不在内部,而在边缘。

这座冰原,都是冰凤的身躯在纪元变迁中逐渐演化出来,现在,它开始对外界进行隔绝,要将这里单独剥离出来,形成一个独立的小世界。

秩序神教后勤补给基地处马上传出密集的警报,因为所有通讯和传送都在此刻被中断,这里,已经成了一座世界孤岛。

那么,几乎不用想,三教联军那里必然也是一样的情况,对外界联络被切断,他们也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

迪克诺:“少爷说得对,我只是一个军事指挥家,却不是一个政治家,这场布局,在战术层面上无论再怎么分析,都没有意义了,因为我们根本就不是动手方。”

阿尔弗雷德:“大祭祀这是要将三教最精锐的军团,拿去喂神。”

“是的,没错,这里是战场,但更是一张巨大无比的餐桌。”

“但还需要一些进一步的推动。”

迪克诺点了点头:“还有一位大人,没有出手呢。”

阿尔弗雷德笑道:“我喜欢这种感觉,真的,这太美妙了。”

迪克诺则道:“我已经忍不住在计算这一场战役的成果了,这三支精锐军团,是不逊三支秩序骑士团的力量,而且他们在出征时,将三教的底蕴战争兵器也都带来了,那些都是断代无法再制造出来的强大战兵。

一旦都丢到那里,那么接下来暴风神教、黑岩神教和水晶神教,就将失去主动对我教造成威胁的能力,转而在我秩序的马蹄下,颤栗发抖吧。”

“一笔很划算的买卖,不仅可以打掉三尊归来主神,更是能打废三座正统神教。”

“只可惜,接下来,其余的那些正统神教,会变得更谨慎的。”

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没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有更好的布置和手段留给它们。”

迪克诺:“这不是一场公平的竞争。”

说着,迪克诺抬起头,露出笑容:

“不过,这本就不该是一场公平的竞争,纪元外的守护者,可是我们的神。哪怕这个纪元即将结束,但后世人也会将这个纪元定义为——秩序纪元。”

……

大祭祀继续命令道:

“米洛加尔。”

“呵呵,我在,提拉努斯。”

“你该去死了。”

“真是别致的打招呼,好吧,我要去死了。”

不死骑士米洛加尔的神躯上出现死亡黑雾,自黑雾中,蔓延出一根根锁链,先缠绕住了自己,再缠绕住了勒夫蒂娜和西古曼。

勒夫蒂娜不满道:“米洛加尔,你不用勒得这么紧,我的脖子会被你勒出印痕的。”

西古曼笑道:“你是怕在你喜欢的人面前,变丑么?可惜,我们的提拉努斯,并不中意你,她应该在等待最后的那位她。”

勒夫蒂娜反驳道:“存在的时候无所谓,但我不接受死亡时的缺憾。”

下方轮椅上的大祭祀伸手轻轻抚额,催促道:

“都专注一点,我们的三位主神大人,也饿了。”

米洛加尔一甩锁链,缠绕住了夜之女神的脚踝。

女神想躲避,却无法做到,因为理论来说,她们现在依旧处于隔膜之中,那尊正在腐朽的秩序虽然已经无比虚弱,可依旧能对她们进行压制。

“秩序,你生前发疯屠戮诸神,现在你快要陨落了,难道也想要拉着诸神一起陪葬么!”

米洛加尔:“你们,本就是我主预定好的陪葬品!”

勒夫蒂娜将自己身上的锁链甩向冥火之神,冥火之神尝试用可怕的熔岩断开锁链,却发现这样做只会让锁链更加沉重。

“你们能挡得住我们,但能挡得住上个纪元的所有诸神么?那些更早纪元的霸主,这次也会相继归来,你们这样做,还有什么意义?”

勒夫蒂娜:“主说:没有你们就是最大的意义!”

西古曼将自己身上的锁链甩向雷霆之神,雷霆之神周身雷电轰鸣,却和冥火之神一样,不仅无法切割反而让束缚变得更加沉重。

雷霆之神没有歇斯底里,只是很平静地问道:

“值得么?”

西古曼:“不值得,但很愉悦。”

轮椅上大祭祀眼角流出两行热泪,融化了脸上刚刚挂起的冰晶,轻声道:

“诸位,走好。”

米洛加尔:“提拉努斯,我先去找奥古雷夫了,她的那颗光头在前面,肯定很耀眼,很好找。”

西古曼:“提拉努斯,请转告我主,我先走一步,为伟大的她铺设好玉冰大道,等待她的归来!”

勒夫蒂娜:“我们在前面等你,提拉努斯,你要和她,一起来。”

下一刻,米洛加尔、西古曼、勒夫蒂娜三人身上升腾起神火,火焰通过锁链开始传导,让那三尊主神的神躯也开始了燃烧。

米洛加尔本是不死者,可当她决意奔赴死亡时,却能将神一起带着陪葬,更何况,她的两个伙伴,正在成为她的赴死同行者与帮凶。

眼下,和上次在生命之海中相似的一幕,在冰原上方再次上演。

它不够精彩纷呈,却足够悲壮,因为这不是神战,而是殉葬!

下方,三教联军上下所有,都被天空中的景象跟震撼到了,虽然高级指挥官们知道生命之园发生的事,可亲身经历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六尊强大神祇的燃烧,似乎已经将苍穹点燃,恐怖的神火,像是要吞噬世界。

夜神教、雷霆神教和冥火神教三教的壁画上,都开始渗透出血液,神殿内的建筑,更是开始了疯狂的摇晃,各处秘境内,也发出了哀嚎和惨叫。

这些神教的高层正在迅速接受神谕,也在竭尽全力查明原因,可问题是,无论他们调查的速度如何快,也都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了。

足够远征的精锐军团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组建起来的,更何况,当冰原被隔绝后,他们也无法进行投送。

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目睹神迹坍塌的过程。

暴风神教、黑岩神教和水晶神教,则疯狂地企图和自家最精锐的军团恢复联络,神谕的清晰指向,自家主神的归来还有一段时间,可现在他们已经在开始为投送出去的底蕴开始担心了。

明克街13号;

狄斯站在书房窗边,目视着外面的雨帘。

神将我们当做饲养起来的猪猡……可是猪猡,却又是自愿的。

你无法去指责和嘲讽猪猡愚昧,因为这些猪猡,都是神。

“可是,你还是应该对我,打声招呼的。”

楼下地下室,尼奥侧躺在床上,旁边那本笔记本开口道:“又要陨落了,成群的陨落,秩序的疯子,一群疯子。”

尼奥伸手摸向床头柜,摸到了烟盒,摇了摇,发现已经空了,尼奥将烟盒丢到了地上,不由发出哀嚎:

“我的雷霆香烟,我的雷霆香烟啊……”

……

此时,对于三位正在被动一起燃烧的主神来说,她们的选择余地,已经很小了。

要么,就这么和秩序的三位骑士一同陨落;

要么,就在此刻多吃一点,多进补一点,争取那三位秩序骑士燃烧完后,自己还能剩下一点。

哪怕只剩下最后一丁点,她们,也算是归来了,就算需要无尽的时间去复原,也好比就此陨落要好上无数倍。

是的,神是会归来的,但不到万不得已,她们并不希望自己走到那一步,神,也是有私心的。

这是一场赌局,而且玩的是明牌。

大祭祀根本就不需要去刻意引导,也不用去劝说,因为赌局本身就有一套自己的发展逻辑。

三位主神明知道自己被利用了,却也只能按照这既定的流程走下去。

渐渐的,

三尊主神的目光,纷纷落向了下方的三教联军。

秩序的骑士团并不在这里,后勤补给基地也就那么点神官,大祭祀虽然是提拉努斯的传承者,但提拉努斯本尊却也依旧在纪元之外没有回归。

所以,对神来说,真正算肉的,只有这支规模庞大的联军。

他们并不符合三位主神的口味,进补消化的效率也不高,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再挑拣的余地了。

“嗡!”

黑夜降临,漆黑的绝望笼罩。

“嗡!”

冰原上,出现了成群火山的喷发。

“嗡!”

雷霆垂落,带来死寂的呼号。

三位主神,争先恐后地扑向自己的猎物!

三教联军最高指挥官西博来恩张大了嘴巴,他不敢相信,事情竟然会朝着这么诡异的方向发展,不过,同样的,他也没有选择余地,只能悲哀地下令:

“防御、反击!”

……

卡伦没想到,达安那群团长们做梦都渴望的事情,反倒是让其它神教的军团给抢先体验到了。

这很黑色幽默,秩序骑士团,居然不是第一批次去和归来神战斗的序列。

坐在轮椅上的大祭祀伸手指向前方正在迸发的灿烂炫目,问了一个他之前问过的问题:

“你觉得眼下的场面怎么样?”

卡伦微笑着回答道:

“把我,都看饿了。”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