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九百二十章 神的葬礼(6)

地穴深处,传出混沌的声响,像是宿醉的人喉咙里发出的杂音,预示着即将苏醒。

原本悬浮着的五座墓碑,开始一座一座地降落,每一座落下,都发出了一阵强烈的轰鸣。

这种行为,像是丝毫不担心对方会因此吵醒,不,是害怕对方继续装睡!

秩序神殿内每一座墓碑都是一段悠久的传承,更是属于神教的底蕴,而这种存在方式,其实很类似与此同时正在冰原上苏醒的冰凤潘罗尔。

他们很痛苦,他们很煎熬,他们巴不得赶紧得到解脱,却又受传承的责任感与使命感捆缚,做不到眼一闭心一横就这么浪费,除非能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与机会。

上次狄斯大闹神殿时,曾给予了一个较为合适的契机,可狄斯是秩序信徒,他们终究还是忍了下去。

神谕者曾对他们苦苦哀求,希望他们能够出手维护神殿的威严,而他们的拒绝,也因此显得更为不易。

拉涅达尔没有变成人形,而是默默载着普洱稍稍远离。

它很清楚,如果接下来地穴深处的那位真的苏醒,那么这里将发生的,是极为惨烈的一战。

哪怕是它,看这种热闹也得隔远一点,因为真可能会烧到它的狗毛。

别的不提,光是每座墓碑的本质,就堪比一件次级神器,神器当然没那么廉价,也不可能量产,可这些墓碑的前提是……一次性。

这群家伙,一旦从墓里爬出,就没打算再完整地躺回去!

普洱立起身,探出猫头,琥珀般的猫眸流转着好奇的光彩,探险家第一在意的从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足够有吸引力的新奇。

神殿护卫长飞到了狄斯身侧,虽然他能感受到狄斯对他的无视,但他还是开口提醒道:

“这里,还是交给长老们吧。”

狄斯终于看向他,问道:“去哪里?”

面对来自狄斯的回应,神殿护卫长心里竟然有些许受宠若惊,他苦笑道:“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然后呢?”

“长老说过了,排队、等死。”神殿护卫长微微皱眉,自我纠正道,“排队、赴死。”

狄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但他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

见状,神殿护卫长也不再劝说,于身前出现了一道星芒,他踩入其中,随即消失。

没有外人在旁边了,狄斯手中的书里传出老霍芬的声音:“老伙计,我发现,从生命之园回来后,你就有些消沉了。”

狄斯没有说话。

老霍芬发出一声叹息,感慨道:“人是矛盾的,翻开一本书,里面的字里行间所书写的,也全都是矛盾,有些时候,我们可以不用想得太复杂,那只会徒增烦恼,我们只需要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事就好。”

狄斯的手指在书封面上轻轻敲了敲,感知到了些许凹凸不均,问道:

“怎么回事?”

“抠下点东西,送给了我的学生,是学生,不是孙子,那头异魔,呵呵,他啊,打算写一本《新秩序之光》。”

“真大方。”

“倒也不是,一想到《新秩序之光》是用原理边角料开始书写的,我就觉得很有趣,心里就忍不住欢乐。”

“一本书用什么做封面,并不重要,真正看书的人,也不会在意,只有在阅读完后,自结尾一页翻到背面,才会用心去感知和触摸。”

“你是想通了啊?那你,还怪她么?”

“依旧是怪的,她应该早点在教义里讲清楚。”

“要是我们的孙子此时在这里,要是他对你说出‘真正的秩序信徒到了关键时刻自然会明晰自己的使命’,那么,你该如何应对呢?”

“我孙子,说得对。”

地穴内部和外部,无形的对抗其实早已开始,这是一种勇气和信念的抗争。

但最终,地穴深处的呢喃逐渐收敛了下去,甚至,四周的沙石尘土开始被大面积地吸扯过来进行回填。

五座墓碑内,当即传出暴躁地谩骂:

“他妈的!”

“干!”

“胆小鬼!”

“真让人鄙夷!”

“这也配是曾经的主神?”

很难想象,这些脏话是从这些比神殿长老辈分更高地位更尊崇的一群人嘴里传出。

地穴之神或许是觉得时机还不成熟,可能是认为就算自己亲自出手,也难以呼应到冰原上的局面,也许判断现在苏醒可能会被秩序神教的底蕴兑掉……

总之,她怂了。

高高在上的主神,在敢于赴死的人类面前,低下了她的头颅。

这自然使得那些兴致高昂的墓碑下的存在感到十分不满,这意味着他们还需要继续背负使命责任煎熬地存续下去。

老霍芬发出了笑声:“呵呵呵,狄斯,这真可笑,不是么?”

狄斯回答道:

“大概,这就是秩序能容忍她遗留在这里的原因吧。”

……

潘罗尔冰原上的盛宴,已接近尾声。

冥火之神吃得最慢,导致不少暴风军团的神官被另外两尊主神掠走。

这情景,像极了三个孩童在争夺可口的零食。

好在她们彼此心里都有默契,知道这点进补并不算大,所以不会彼此间出手。

坐在轮椅上的大祭祀微微皱眉,说道:“有些失望。”

卡伦:“是那些家伙,不敢出来么?”

“尾巴从休眠的山洞里悄悄探出来了,但稍微受点寒,就又吓得缩了回去。”

“那很麻烦。”

“是啊,无时无刻都得额外留一道眼缝盯着她们,让你没办法专注于门外。”

“能提前挖出来么?”卡伦询问道,“我的意思是,主动的。”

“不划算,更不值得。”大祭祀摆了摆手,然后身子前倾,似乎是打算从轮椅上起来,可这个动作刚做到一半,他又坐了回去,面露笑意,发出笑声,“呵呵呵……”

“您这是在笑什么?”

“忽然有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想法,就是这么做了,可能会有些对不住奥古雷夫,要是她复苏了,大概会大喊‘这不公平’!”

“大祭祀,属下没有听明白。”

大祭祀指了指远处天空:“送你一次这世间最珍贵的历练机会,你要不要?”

“要。”

卡伦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给予了肯定回答。

“很好。”大祭祀摊开右手,“手。”

卡伦将自己的左手放在大祭祀的右手上,并不温暖,也不肥厚,反而冰凉中带着骨骼的生硌。

大祭祀缓缓闭上眼,卡伦也闭上眼。

二人的灵魂,在此时产生了对接。

只不过,大祭祀的灵魂并未主动过来,而是放开了他的防御,让自己去主动靠近。

莫比滕一开始并不觉得有什么,但当他察觉到浓郁的灵魂气息自二人身边传出时,他勐地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大祭祀可是提拉努斯的传承者,而卡伦的灵魂,竟然能和大祭祀共连?

护卫长的认知……不,是想象力到底是受限,他脑子里现在只能感慨:这个年轻人的灵魂力,到底有多可怕?

大祭祀的声音自灵魂深处响起,同时回荡在天幕之上。

一尊十字架的虚影,若隐若现。

冰封骑士西古曼说道:“提拉努斯,就算是她们刚刚吃了点东西,我们想拉着她们一起死,也是没什么意外的。”

不死骑士米洛加尔说道:“你已经帮过奥古雷夫一次了,这次就不用你出手,留到下一次吧。”

圣光骑士勒夫蒂娜笑道:“虽然我很想再近距离见见你,但还是觉得很亏。”

提拉努斯:“这次,我没有打算出手,我相信你们的实力;奥古雷夫那次是因为她要面对两尊生命之神我才出手帮的她。

只不过有件事需要请你们帮个忙,有个教内天赋不错的年轻人,你们带着感受一下神战氛围,这对他的成长,很有帮助。”

勒夫蒂娜:“他是你传承者的孩子么?”

提拉努斯:“不是。”

“呵呵,我可没兴趣带不认识的孩子,无论他多么有天赋。”

米洛加尔问道:“你就不怕透支了他的潜力,如果真有天赋,不用急在这个时候,等纪元更迭后,他可以得到更好的发展。”

“不会。”

米洛加尔目光撇开,显然,她也没什么兴趣。

按照上个纪元的传统,提拉努斯发布的任务,必然会得到落实与执行,因为很多时候提拉努斯所代表的,是主的意志。

只不过大家有权力不热情不主动,然后,等着提拉努斯点名指派。

西古曼摇了摇头,说道:“一个纪元没见了,你们还是这么不懂事,算了,不用特意指派了,我来吧。”

提拉努斯回应道:“恭喜你。”

“谢谢你交给我如此光荣的任务,提拉努斯,我是真没想到这么久的封印折磨归来后,第一件事居然是带小朋友。”

十字架上,提拉努斯的眉心位置,释出了一缕黑色光泽,这是卡伦的灵魂意识,他被投送向了西古曼。

冰原上,秩序后勤补给基地这里还是安全的,也有不少神官,大家的视角朝天上看去,如同蚂蚁在仰望着人类舞台上的戏剧表演。

因此,虽然现在通讯和传送被隔断,但眼下至少在这里,没有秘密。

迪克诺说道:“大祭祀想让少爷,感受一下狄斯先生前不久被我主附身的体验。”

“是的,没错。”阿尔弗雷德再次翻开《新秩序之光》,“我会将这一刻记录下来,另外,等这里的事情结束离开冰原后,我会负责把这件事宣扬出去,要让全教上下的人都知道,少爷不仅得到大祭祀的认可,更得到我教诸位大人的认可,更是被大人亲自提携。”

“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确保克雷德代理大祭祀,永远是个代理。”

“不,我的意思是,少爷如果显露出真正的身份,那么克雷德连代理的称号,都不敢要的。以前是担心诺顿大祭祀,现在,你都说了,提拉努斯好像已经知晓了。”

“那你猜为什么大祭祀不公布呢,这是多么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哦,我明白了。”

“早已归来的秩序之神,早已准备好接班的秩序之神,才是我秩序神教,目前为止,最重要的底牌,这张牌,必须最后出,效果才最好。”

“你说得没错。”

……

卡伦睁开眼,他本人现在还站在冰原上,大祭祀轮椅侧面,但他的灵魂意识,已经来到了西古曼的冰封神国。

这里,是一片死寂的绝域,执鞭人的办公室环境和这儿比起来,就像是雪原野人修建的迷你小冰屋。

一道声音,自上方响起,带着不屑与骄傲,当然,这一情绪不是刻意针对谁。

“小朋友,你选一个吧。”

卡伦慢慢抬起头,看向上方,他在本能地寻求与这处神国的主人进行呼应,就像是和人说话时要看着对方的脸一样,这是礼貌。

“嗯?”

声音中的不屑与骄傲褪去,西古曼发出了疑惑,他似乎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

神国里,刮起了寒风,好似视野模湖之下,对着窗户吹口气,再擦一擦,以求看得更真切。

风雪吹拂下,卡伦身后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凋塑身影,为卡伦遮蔽灵魂层面的侵袭。

“咦?”

疑惑声,进一步加重了。

风雪,在此刻忽然变大,大概是觉得看得还不够仔细,不,应该是认为自己眼花了,所以不甘心地继续用力擦拭。

这架势,知道的懂卡伦是被送进来试练的,不知道的怕是会误以为大祭祀这是想借刀杀人,让卡伦葬送在这冰封神国。

“吼!”

饿瘾发怒,他认为自己受到了冒犯,一条条秩序锁链从饿瘾身上溢出,企图禁锢这处空间,阻挡风雪。

“啊?”

西古曼发出了不敢置信地惊讶,这意味着,她终于确定不是自己眼花了。

“轰隆隆!”

卡伦脚下的冰层开始快速隆起,眨眼间,他就位于神国最中央区域的最高位置。

当卡伦回头看时,还发现自己身后出现了一张冰封王座。

远处的下方,冰面上出现了西古曼的身影,他像是一个普通的苦行者信徒,从漫天风雪中走出,来到了无上至高面前。

只见他双臂交叉置于胸前,俯身诚声道:

“赞美伟大的秩序之神。”

称呼的不是“我主”,这意味着,西古曼已经知晓了卡伦的身份,也明晰了区分。

纪元交界处所坐的,是他们追随的主;眼前这位,则是下一代秩序之神,是主钦定的传承者。

卡伦同样双臂交叉,进行回礼:

“赞美伟大的秩序。我不是你的神,你的神,现在还在天上,你们是属于她的,是属于秩序的。”

西古曼微笑道:“不,伟大的神,我想,这大概是提拉努斯不想向您跪拜行礼所特意找出的借口。”

“我不觉得是这样。”

“肯定是这样,提拉努斯,总是喜欢找一些别人无法做到的方式,来特意表现出她和主之间的特殊关系,以和我们做区分。”

这种行为和心理,卡伦忽然觉得有些熟悉。

“伟大的神,我无比荣幸,能有这样的机会,与您共同经历一场战斗。”

西古曼再次行礼。

卡伦:“这更是我的荣幸。”

“很遗憾,与您的共同战斗,只能局限于这一次。”

“不用遗憾,你已经追随过她见过了所有的风景。”

西古曼问道:“伟大的神,您也是用这样的方式,与提拉努斯交流的么?”

“是的。”

西古曼有些不忿道:“我敢打赌,她会开心死。”

“我觉得,我们耽搁的时间,有点长,我担心外面会发生变故。”

“不,伟大的神,您不用担心,神国里可以冰封住时间,叛逆龙神曾为我主衔来时间苹果,我们都分润过一部分,这才得以协助我主隔绝纪元。

在我发现您的不一般时,我就在神国里布置了时间之力。”

“消耗会很大吧?”

“我们已经濒临腐朽,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但最后一点时间可以用在您的身上,我觉得很值得。

伟大的神,请您选择战斗对象吧,虽然结局必然是我和她的共同消亡,但我会尽可能地向您展现出一个完整的过程。”

“雷霆之神。”

“谨遵神旨。”

下一刻,卡伦的视角开始发生变化,他的目光和感知,逐渐和西古曼同步,甚至,他清晰体验到了,神格之上的力量。

这种感觉,难以用言语描述,有一点恐怖,因为你会担心结束之后,会无法面对真实的自己。

“潘罗尔。”

冰凤飞来,化作了战衣覆盖在了西古曼的身上。

西古曼举起手,后勤补给基地内,一个青铜箱子被开启,一杆长枪被召唤飞出,迅速变大,落在了西古曼的手中,这是她的专属神器:【极地之枪】。

紧接着,披甲执锐的西古曼,面朝雷霆之神,开口道:

“吾——伟大秩序之神座下12骑士之一,冰封者西古曼,向雷霆,发起挑战!”

勒夫蒂娜疑惑道:“西古曼,你用得着这么正式么?”

米洛加尔好奇道:“就算是提拉努斯传承者的私生子,你也不用这么给面子吧?”

西古曼用那冷冷的目光扫向勒夫蒂娜和米洛加尔,像是在警告,这让二者更感莫名其妙。

雷霆之神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在这个环境下,她其实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秩序的这三位骑士,分明打算要拉着她们一起消亡,过程是什么,本该没有意义。

西古曼将长枪举起,她的声音,如这里的冰雪,覆盖全景:

“冰封骑士西古曼,是公认的12骑士中的最强者。”

轮椅上闭着眼坐着的大祭祀,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轻声骂道:

“不要脸。”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