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九百二十三章 同学会!

大祭祀看向卡伦,就这么看着,不说话。

卡伦站在旁边,接受着大祭祀的目光,同样默不作声。

“茵默来斯”这个姓氏,对于大祭祀的冲击,比卡伦另一层的真实身份,要来得更大。

因为秩序之神传承者的身份自带严肃光环,不管什么时候发现,都会让人肃穆以待,那不是惊讶,而是震撼,是神迹,是神的旨意!

反而是茵默来斯的身份,才能激发出那种反转错愕的效果,更别提,大祭祀本人也就是之前的“诺顿”,还深度参与到其中进行过互动。

回头看去,就越发觉得那时自己的安排,是多么的滑稽且可笑。

“呵……呵呵……呵呵呵呵……”

大祭祀发出了笑声,手掌不停地轻拍轮椅扶手。

卡伦没有笑,依旧安静地站着。

笑结束后,大祭祀开口问道:“好玩么?”

卡伦思索了一下,回答道:“有时,确实觉得挺有趣。”

“让你去联络明克街时,我还担忧过你的安全,没想到,对于你来说,真的就是字面意义上和回家一样。”

“感谢您给予我回家团聚的机会。”

“所以,他是你的亲爷爷?”

“是的。”

“他是受到主的卷顾的。”顿了顿,大祭祀继续道,“当然,他也有资格,受到主的垂青。”

“我觉得,这是主,对他的补偿。”卡伦也顿了顿,补充道,“他也有资格,得到主的致歉。”

“主是不会在意这些的,但我无法否认你的判断,因为你,掌握着对主意志的最高解释权。”

“我觉得,解释主意志是您的权力;无论是否有新神代替,您的这个位置,永远都是独一无二的。”

“我知道你是在故意拣好听的说,但我无法否认,这些话从你口中说出来,能让我十分愉悦。”

大祭祀摆了摆手,卡伦会意,伸手推起轮椅,带着大祭祀向后勤补给基地走去。

冰原上的事情是结束了,可接下来,还有很多事需要忙活。

不过,现在的忙碌,已经不再迷茫和无措,反而很是充实。

正如大祭祀先前所说的,身为秩序信徒,即使是面对死亡,也要保持优雅。

不过,大祭祀显然还没从刚刚的场景中完全脱离出来:

“你们爷孙俩,是把神教当作什么了,一件玩具,换不同的方式来玩?”

一个,以绝对的天赋和实力,两次迫使神教低头;

另一个,以惊人的速度在教内获得晋升,现如今,几乎没几个人可以说能排在他前面了。

当世公认的第一神教,被这对爷孙以不同的方式进行了开导和揉捏。

卡伦回答道:“路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一开始,我们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这话我是相信的,否则他也不会用那种方式来亵渎神,现在应该不会了吧?”

“不会了。”

“我觉得传统,应该得到尊重和保留,你觉得呢?”

“您说笑了。”

“呵呵,不,这个我得好好笑一笑,其它时候,面对他时,我可没这么轻松。”

“您又说笑了。”

“是真的,我在他身上,看见的是不逊奥古雷夫那批人的光彩。”

“我能感觉到,那些大人们,也是发自内心尊敬您的。”

“那是以前的事,现在,我没有能力继续镇压那些反对我的意见了,更没有能力,去把他们性格上的尖刺一根一根给拔除了。

你的爷爷,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我不骗你,因为他能突破我的规则,不受我的掌控。”

这算是大祭祀对卡伦袒露心扉,因为狄斯那样的一个人,很难找到真的方式去操控他,要不然,之前的诺顿大祭祀也不会让卡伦冒险去进行联络沟通。

基地内,传送阵法已经恢复,卡伦推着大祭祀进入传送光圈,至于莫比滕他们那些人,则被要求远远地护卫,连一同传送的资格都被剥夺,只能等下一批,或者走同时进行传送的隔壁阵法。

对此,护卫长也不觉得有丝毫不妥。

卡伦可是经历了三位骑士大人的“提携”,这在神教政治待遇上,已经远超所谓的神子,毕竟,神子也只是得到一位大人的部分碎片记忆传承而已。

等这件事被宣扬出去后,卡伦的接班人地位,可以说是不可撼动了。

年龄优势、地位优势、神的认定优势,种种优势叠加起来,足以让克雷德就算去掉了“代理”这个前缀,在教内教外,也依旧被认为是一个过渡品。

甚至,如果卡伦愿意,他完全可以在诺顿大祭祀离开后,直接和克雷德开始竞争新大祭祀的位置。

没错,克雷德有诺顿原班团队的支持,可问题是……卡伦也是这个团队的一员。

因此,虽然有些不好听,却又是不争的事实,那就是克雷德是否能够在神教大祭祀历史记录上留下一页,只取决于卡伦是否愿意尊一下老。

很显然,大祭祀也清楚这一问题,所以他主动开口道:

“克雷德的安排……”

“我认可您的安排,克雷德枢机主教,是未来暂代您位置的最合适人选。”

“那你去亲自找他说明一下吧,他虽然权力心有点重,但还是个聪明人,记住,带着你家的那条狗,一起去。”

“是,大祭祀。”

身为头儿,他太懂自己手底下这帮嫡系了,对于克雷德,你必须要压制住他的所有野望,他才会真的心甘情愿只当个过渡者。

神的认可,对这帮手下来说,震慑力并不是那么大,但明克街的关系,足以打消掉一切意外。

“他会感激你的。”大祭祀笑道,“因为你是会做事的。”

“感谢您的信任。”

有了卡伦的支持,克雷德这个过渡者,能过渡得更舒服,甚至,比以前的拉斯玛,要更像大祭祀得多。

大祭祀调侃道:“仔细看过你的履历,我发现,做你的上司往往不会长久,但会很舒服。”

“您这话,我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弗登知道你的身份么?”

“执鞭人不知道。”

“先保密,你现在是很安全,但也不是绝对的,只有当主将她的神格交给你后,你才是新的神。一旦提前透露,我怕那些隐藏的老鼠会因此出洞,还有那些神教……

新的秩序之神,是唯一能让他们从老鼠变成疯狗的理由。”

“是,我知道。”

“不过,等到必须要暴露身份时,记得找个合适的时候,对弗登说。”

“目的呢?”

“那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了,但我想看弗登错愕的样子。”

“是,我会的。”

传送开始。

在光芒将二人笼罩时,卡伦忽然发现大祭祀的眼角挂上了冰霜,鼻尖,也出现了一串冰晶。

这次,卡伦没有犹豫,伸手轻轻将它们拭去。

“比想象中,要累得多。”

“您需要休息。”

大祭祀摇了摇头:“我原本以为我能够帮克雷德把控一下,现在我觉得自己有些有心无力了,回去后,我只能闭关,甚至,休眠,等到下一阶段再苏醒。”

“您的下一阶段计划,已经制定好了么?”

“嗯。不过,教务上的事,还是比较复杂,我需要一个可以代替我统筹大局的人,不出意外,夜神教、冥火神教和雷霆神教的教尊们,马上就要来求见秩序的话事人了。

你的那个男仆,带来让我见一下。”

“是,但我觉得,他现在还没办法承担起这个责任。”

大祭祀的言外之意是要彻底放手教内事务了,可偏偏现在教会圈是乱象最严重的时候,克雷德可以守护住大祭祀留下来的教廷权力结构,却并不具备理顺当下错综复杂关系的能力。

原本,卡伦对此是不抱什么希望的,但经过冰原一事的布局,卡伦发现,敌人真的可以减少,而“朋友”也能弄得多多的。

然而,阿尔弗雷德的能力卡伦虽然认可,但现在的阿尔弗雷德……也不具备这种统筹与视野。

“我只是想见一见他,毕竟,你对他的评价那么高。”

“他会很激动的,他一直把您视为偶像。”

“对了,卡伦……”

“您请说。”

“你现在可以赐予骑士身份了么?”

“可以。”

“给过了没有?”

“给过了不少。”

“还有空位么?”

“有的,但不多了。”

“呵呵,正常。”大祭祀抿了抿嘴唇,“以前我也无奈过,为什么连那样的家伙,也能成为主的麾下骑士。我们秩序信徒是不信宿命的,但依旧可以欣赏所谓宿命的美感,他们后来,也都成为了合格的秩序守护者。”

“我相信他们也会的。”

“是啊,所以,这才是我让她们选择将神格放逐的原因,你帮我解释一下,希望你的那些骑士们不要介意被扼杀了天赋和潜力。

我们需要,最快的战力提升,以投入到属于他们的第三阶段战斗中去。”

第一阶段,是上一代的分支神将第一批归来神兑换掉;

第二阶段,是秩序骑士团包括第一骑士团,去进行厮杀消耗;

第三阶段,面临以前那些纪元霸主的归来时,就需要新的秩序之神率领新的骑士与扈从,去为这个世界的最终归属而战了。

这是提拉努斯的计划,也是他所说的,大家按照轮次去赴死。

“他们明白的,我也是明白的。”

“呵呵呵。”大祭祀笑了,“你知道我在担忧什么。”

“请您放心,不会的。”

在得知卡伦姓茵默来斯后,大祭祀开始担心卡伦会不会学狄斯之前在生命之园里那样,对奥古雷夫的神格传承说“不”。

卡伦继续道:“我愿意接手她的志向,守护秩序的世界。”

“那就好,那就好。”

传送光圈消散,二人出现在了办公神殿的台阶下。

卡伦将大祭祀推入办公神殿,进入了流水茶座。

等大祭祀从轮椅换到沙发上后,卡伦在茶几下翻书,问道:“您现在看哪本书?”

“让你的男仆,挑几本书带给我。”

“好的,我会吩咐他尽快送来。”

“另外……”

大祭祀抬起手,一本黑色的册子从茶几最底层飞出,落到了卡伦的手中。

卡伦将册子打开,第一页是提拉努斯,她被誉为秩序神教第一代大祭祀。

第二页,第三页……每一页下去,都是神教历史上的功勋大祭祀。

数目不是太多,因为这里面剔除掉了过渡性的、傀儡性的、守成性的,只留下有能力有卓越政绩的,像拉斯玛这种的,是没有名字的。

这算是最权威评价了,因为筛选出这份名册的,就是提拉努斯本人。

“大祭祀,您的意思是?”

“保险起见,你从里面挑选出一个册封为骑士,让他来协助你和克雷德,呵呵,包括你的那位男仆,在我休息的这段时间里,来实际负责神教的运转吧。”

“是,我明白了。”

卡伦开始翻阅挑选,一边挑着一边在心里感慨,什么叫底蕴,这才是真正的底蕴啊,连大祭祀这个位置,都能有这么多备选方案。

不过这样一来,克雷德还真有点可怜了,明面上有自己压着,暗地里有那位压着。

卡伦开始有些担心,克雷德会不会撂挑子不干了?

“选好了么?”

“选好了。”

卡伦将那一页折叠好,呈送到大祭祀面前。

“他?”

“是的,他。”

……

“我原本以为卡伦那小子已经够不要脸的了,没想到,你比他更过分。”

乌孔迦对站在自己身侧的尼奥进行着无情嘲讽。

“都是室友,你也不能太偏心,对吧?”

“卡伦那小子是叫我帮他解决沉默者,好歹是个说得过去的事,你呢,让我帮你统一光明余孽,真的,我好佩服你这惊人的想象力。

一般光明余孽就算搭配上壁神教余孽的脑子,也不敢画出这么不切实际的画。”

尼奥耸了耸肩,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递给乌孔迦,乌孔迦随手抓了过来,洒落了好多根在地上。

“可不能浪费了,可都是绝版。”

尼奥弯下腰,将地上的香烟捡起。

“喂,雷霆神教又不是不在了,这烟又没停产。”

“不一样的。”尼奥向乌孔迦展示了一下烟盒正反面,一面是雷蟒一面是雷霆之神,“这两个都不在了,余下来生产出的香烟,就没了灵魂,抽起来也就没滋味了。”

“菲利亚斯,可没你这么癫狂。”

“是么,那爬上光明之塔喊出那句话的,又是谁?”

“有道理,我一直很好奇,以前菲利亚斯看起来像是一个文质彬彬的贵族,为什么后期会变成那样?”

“人压抑久了,就容易发疯。”

“呵呵呵。”

乌孔迦走上前,伸手,揭开了面前的帆布,露出了里面的玻璃展柜。

里面躺着两只折翼天使,一只白,一只黑,分别象征着圣洁与堕落。

在两只天使的中间,躺着一具木乃尹。

“我相信,迪卡洛斯特生前,绝对没想到他的后人会把他包裹成这样。”

这是秩序神教正式公函里,从深渊神教那儿借出的展品,大探险家迪卡洛斯特,就是展品之一。

尼奥问道:“你说,以后那些探险家夺宝的时候,会不会把迪卡洛斯特的尸体,当作宝贝偷出来?”

“谁知道呢,毕竟传说中,他手里可是有着天堂的秘辛。”

“那深渊神教还愿意把他借出来,不怕我们苏醒他?”

“这是我提出的申请,但公函签字的是大祭祀,我想,应该是大祭祀和那边,达成了某些密约?”

“我是难以理解,为什么还有教会会相信秩序神教的密约。”

“很简单,被迫的。”乌孔迦笑了笑,“我打算去请苏醒者来帮忙苏醒一下,你说,我们要不要先帮迪卡洛斯特解开绷带?”

“万一绷带解开了迪卡洛斯特化作脓水了怎么办?”

“也对,先试试看能不能苏醒成功吧。”

“让卡伦来吧,他很擅长苏醒术法。”

这时,来昂走进了这座不对外开放的展厅:“二位,部长回来了。”

乌孔迦笑道:“我还以为他在办公神殿打地铺不打算回约克城了呢,外界不都笃定了,他铁定是下一届大祭祀。”

尼奥问道:“神殿怎么看?”

“被三位骑士大人以及提拉努斯共同认可的优秀年轻人,你说神殿怎么看?”

“他不还是你的好儿子么?”

“不错。”乌孔迦拍了拍尼奥的肩膀,“来,你选一个光明余孽分舵,我帮你灭掉。”

这时,卡伦走了进来。

“哟,来,我们来拜见大祭祀。”

乌孔迦准备行礼。

卡伦没搀扶他,就默默地站在他面前,等着他继续。

行礼到一半的乌孔迦马上直起身骂道:“孩子,你这是忤逆,你知道么?”

尼奥附和道:“天大的忤逆,等以后明悟了,得跪下来忏悔三天三夜。”

卡伦身后跟着不少神官,他们将桌椅点心茶水等都端送进来进行场地布置。

乌孔迦好奇地问道:“怎么,要在这儿开会么?”

这时,一口威严的黑色棺椁被推了进来,护送棺材过来的,是一群级别很高的苏醒者,这意味着棺材内躺着的那位,地位十分崇高。

“卡伦秘书长,请您签字。”

“嗯,好的。”卡伦签了字,“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是,秘书长。”

原本,这是不符合规矩的,苏醒者将目标移送出第一骑士团驻地要监控实施苏醒的,可这次的调运,有大祭祀的亲笔公函。

等外人都退场之后,被布置成小酒会的展厅里,就只剩下了卡伦、尼奥、乌孔迦、木乃尹以及一口棺材。

尼奥问道:“所以,这是什么节目?”

卡伦拿起水杯,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抿了一口后,回答道:

“同学会。”

———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让我成了白金。

莫慌,抱紧白金龙!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