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九百二十四章 天堂

“所以这里面躺着的是……布达拉斯?”

乌孔迦走到棺椁前,伸手在上面轻轻抚摸。

卡伦问道:“你和布达拉斯的感情,应该是最好的吧?”

尼奥抢先摇头,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说道:“好像不是。”

乌孔迦说道:“我和布达拉斯的感情,是几个人里,最澹的;反倒是与菲利亚斯、迪卡洛斯特他们之间的联系,更为频繁。”

虽然二人都是秩序神教的神官,但布达拉斯走的是正统路线,毕业后从基层一步一步走到大祭祀的位置,再带领秩序神教赢得和光明的数千年对抗,彻底奠定秩序神教第一大教的地位。

而乌孔迦,则一直没改变风流浪子的本性,不喜欢俗务,修行天赋很高却又挥霍着天赋,到最后和神器谈恋爱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当了千年的“干尸”。

布达拉斯是看不惯乌孔迦这种人生态度的,乌孔迦也不喜欢布达拉斯的那种严肃刻板,在现实里也因此逐渐疏离。

但时间是最好的筛子,筛去杂质,只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乌孔迦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处处留情的公子哥,再看见布达拉斯的棺材时,心里反而生出了许多惆怅和思念。

“是要苏醒他么?”乌孔迦问道,“大祭祀的旨意?”

布达拉斯这种历史地位的存在,没有大祭祀的特殊批文,是不可能从第一骑士团调出的。

“嗯,是的。”卡伦点了点头,先走到迪卡洛斯特的展柜前,“你们探查过了么?”

“探查过了,苏醒难度很大。”乌孔迦提醒道,“你应该把刚刚离开的那群高级苏醒小队给喊回来。”

卡伦摇摇头:“不用了。”

尼奥附和道:“我相信,这世上没有人能比卡伦更懂苏醒了。”

乌孔迦诧异道:“你真的要亲自苏醒么?”

没有提前布置好的阵法,没有团队配合,没有相配的圣器材料,苏醒的代价就太高昂了,尤其是像迪卡洛斯和布达拉斯这种生前境界不低的存在。

“先苏醒迪卡洛斯特吧,来,你先把展览柜撤掉。”

迪卡洛斯特的遗体状态有些复杂,相较而言,死后一直被第一骑士团保存好好的布达拉斯,没有什么难度。

乌孔迦从袖口里取出一把钥匙,展览柜自身就是一个封印禁制,在开锁前,他又一次问道:

“你确定?”

尼奥不满道:“你废话真多。”

乌孔迦提醒道:“我们现在喝的是酒,如果处理不好,待会儿就可以喝迪卡洛斯特牌口味的脓水了。”

卡伦说道:“我有把握。”

钥匙插入,展览柜的封印解除,那一层像是玻璃一样的护罩像是鸡蛋壳一样脱落。

随即,白色与黑色的雾气开始弥漫,自动形成了新的环境封锁。

乌孔迦提醒道:“小心污染。”

卡伦没在乎,径直走入雾气中,尼奥也打算往里走细看,却被乌孔迦拦住:“你走我后面,我的身体对污染抵抗能力比较高。”

尼奥推开了乌孔迦,说道:“现在,也就在抗污染能力方面,我不觉得自己输给他了。”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注意好自己就行。”

雾气内确实存在轻微的污染,但主要成分是致幻,走进去之后,眼前一会儿出现圣洁的广场一会儿又出现残忍的地狱。

卡伦在木乃尹前站住,轻声道:

“千魅。”

千魅从卡伦身上飞出,没入前方木乃尹中,由它来探查迪卡洛斯特的内部状况,肯定效果最好。

不过,千魅才进去一会儿,原本侧躺在迪卡洛斯特两侧的两具残破天使翅膀忽然开始了颤抖,出现了苏醒征兆。

“嗡!”

“嗡!”

两具天使的眼睛睁开,圣天使眼眶里全是白色,堕天使则是黑色,不同的是色彩但相同的是冰冷与澹漠。

圣天使羽翼张开,单手托举,掌心中出现了圣杯虚影,净化属性浓郁;

堕天使仰起脖子,双臂交叉,一颗心脏虚影在身前凝聚,散发着凛冽气息;

“哦豁。”

见状,尼奥不再往前凑了,转而后退几步,站二人身后。

乌孔迦抬起手,一巴掌拍碎了圣天使周围的光晕。

圣天使张开嘴,喉咙里发出嘶啸,但叫声很快停止,它的身躯被乌孔迦强势镇压在了地上,原本做庄严托举状的双臂变成了贴地匍匐。

乌孔迦转过身,打算去解决另一头堕天使时,却看见堕天使已经跪伏在了卡伦脚下,面容扭曲,像是在发出着无声的哀嚎。

这么快?

卡伦也看了过来,对乌孔迦点了点头。

堕天使居然敢对自己发动灵魂袭击,结果一下子就被自己体内的饿瘾给镇压了。

“嗖!”

千魅从木乃尹体内飞回,卡伦闭上眼消化了一下千魅刚刚实地考察回的讯息后,开口道:

“问题不大,只需要确保苏醒程度,迪卡洛斯特就能自己解决身上的问题。”

说完,卡伦就对迪卡洛斯特伸出手指,沉声道:

“秩序——苏醒。”

一根秩序锁链从卡伦脚下溢出,没入木乃尹。

不过,这一次,卡伦没有使用专属于秩序之神的特性,因为他没打算将迪卡洛斯特收为自己的骑士,千年后,唤醒他来参加一场同学聚会就可以了。

至于布达拉斯,那是必须要册封为骑士的,还得靠他站在阴影中主持接下来大祭祀空缺的大局。

然而,虽然自己已经感知和确定到了内部的灵性力量残留,一时间,却没办法将其点燃。

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封印,一直压制着他,和外部的绷带没什么关系,可具体是什么,连卡伦都没找寻到。

卡伦睁开眼,目露疑惑。

乌孔迦问道:“有什么情况?”

卡伦抬起手,示意乌孔迦不用靠近,自己又重新闭上眼。

这次,力度加大了,原本并不打算与迪卡洛斯特的记忆有牵扯的卡伦,只能强行撞入。

“轰!”

刹那间,卡伦只觉得自己灵魂开始了颤抖,如同现实里一头撞击到了墙壁上,整个人都有些发懵。

灵魂深处的饿瘾凋塑,此刻也开始了摇晃,显然,它也有些承受不住。

但这并不是什么攻势袭击,准确来说,真就是自己主动撞上去的。

记忆空间里,卡伦抬起头,发现在自己面前,是一扇巨大的门,门的两侧,则是城墙的延伸。

轮回谷里,卡伦曾见过轮回之门的本体,可就算是轮回之门,也比不上眼前这一扇,同时,延伸出去的城墙,似乎和空间形成了某种完美的融合。

这是某处小世界么?

不,不是,这似乎是一个极高规格的空间位面。

“这里是……天堂。”

一道声音自卡伦身后传出,卡伦转过身,看见了衣服破损浑身是伤的迪卡洛斯特。

“它一开始的名字有很多,在各个神教典籍里有着不同的记载,诸如:神月秘境、兰迪卡姆之泽、欧若拉世界、深海之眼、诺尹萨斯之谷……

从很多个纪元以前,就有关于它的各种描述与记载,历代纪元的神祇和神教,都在追寻它的具体痕迹,想要找寻到它……

最终,被我主深渊之神,找寻到了。”

传说中,深渊之神脚踩深渊,上半身触及到天堂,是她,将天堂打通。

可能在外人眼里,天堂只是一座特殊一点的开拓空间,这类地方,各个神教都掌握了很多。

但卡伦清楚,天堂绝对不寻常,首先,没有哪个开拓空间需要一尊主神,花费一整个纪元的时间去挖掘;其次,卡伦更知道,秩序之神曾率领秩序的分支神和骑士团,对深渊之神的天堂开拓工程,提供过帮助。

可以说,天堂,是秩序与深渊共同找寻到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段历史被遮掩下去了,至少,秩序神教这边并不存在相关描述。

不过,提拉努斯,应该是知道的。

卡伦问道:“不是说,天堂已经崩塌了么?”

“天堂还在,但通往天堂的道路,崩塌了。我能顺着教内破碎的秘史记载探寻到这里,真的是运气好。”

这绝不是运气好,找寻到神曾经奋力才好不容易开拓出的空间,这真的是探险家的巅峰之作了。

无怪乎,连普洱都曾经把迪卡洛斯特当作偶像标杆。

这样看来,当年的那间宿舍,不管是算四个人还是算五个人,总之……乌孔迦确实是混得最差的那一个。

“咦?”

迪卡洛斯特像是发现了什么,他走近卡伦,仔细端详,然后不敢置信地问道:

“同学,你好眼熟……”

当自然而然地叫出这个称呼时,迪卡洛斯特马上醒悟过来:“是你?”

“是我。”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梦里……不对,我不是在梦里,我是在我的记忆里,但你不可能进得来,我见过天堂,哪怕是我死后,我的记忆,也将被断绝的天堂之路永久尘封,你是怎么做到窥觑我的记忆的?”

卡伦明悟过来,原来自己第一次苏醒失败所察觉到的阻滞,来自于这里。

所以,天堂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看一眼就能镇压余生。

“喂,同学,你到底是谁?”迪卡洛斯特继续发问,“你知不知道,后来我们找了你好久,却找不出你的身份,而且更可气的是,伴随着我们逐渐成长成熟,关于你存在过的感觉,就越是深刻?”

“我准备苏醒你。”

“苏醒我?苏醒……这么说,我成功把我的遗体放逐出去了,我的遗体回归了?不对,我的遗体怎么落到了秩序神教手里?你身上也是秩序神袍,咦,这是什么职位品级?”

“你待会儿醒来后,自己去问吧,他们都在。”

“他们,谁?”

“我、菲利亚斯、乌孔迦和布达拉斯,正等着和你开同学会呢。”

“喂喂喂,你是在说笑么?菲利亚斯伴随着光明神教的消亡已经失踪了,布达拉斯是高高在上的秩序神教大祭祀,除了乌孔迦,我实在找不出一个闲人能开同学会。”

“除了乌孔迦,你们三个,都已经死了。”

“什么?”迪卡洛斯特思绪出现了混乱,“怎么回事,到底过去了多久?”

卡伦没急着回答,而是转过身,眺望向下方,他看见了门外,是一片虚无,充斥着浓郁的绝望气息。

“呜呜呜呜………”

可怕的旋风忽然出现,迪卡洛斯特马上匍匐在地,拿起斗篷将自己包裹,同时对卡伦招手道:

“喂,你快点过来和我一起躲一下,很危险。”

“这里是你的记忆。”

“记忆也一样可怕!”

天堂的大门,开出了一条缝隙,卡伦看过去,忽然间感觉自己的视线和意识被狠狠地拉扯拽入。

他看见了天堂之内的情景,看见了生命的破败与孤寂,看见了万物的凋零。

再优秀的文笔也无法描绘出丝毫,再精巧的画笔也无法勾勒出丁点。

就算是当初看见秩序之神的背影,面对被阻隔一个纪元的诸神回归场面,都远不及此刻的扭曲与痛苦。

“冬!”

天堂之门刚刚开启的缝隙,闭合。

卡伦身形一阵摇晃,但最终,还是站住了,可灵魂深处传来的撕裂感,却是那么的清晰,饿瘾凋塑身上也出现了裂纹。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就算是神走进这里,也注定会消亡!

迪卡洛斯特将斗篷掀开,好奇地看着卡伦:“天呐,你居然还能活着,你居然还在我的记忆里,我的记忆也没崩溃,你怎么做到的?”

卡伦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还能找到这里么?”

“我……不能。”

他在撒谎,而且故意让自己看出来,他正在撒谎。

“我需要你帮我,重新打通这里。”

“同学,我可以帮你课堂代为签到,可以帮你考试作弊,甚至可以去帮你抓妖兽学院的育种小妖兽烤来吃,但这个忙,我是真的……帮不了。”

卡伦留意到了话中的细节,从不能变成帮不了。

“为什么?”

“你知道,通往天堂的道路,是被谁打断的么?”

“谁?”

“我主,深渊之神。”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打通天堂的深渊之神,却又亲手断绝了通往天堂的道路,导致“天堂崩塌”。

“来的路上,我听到过我主残留在这里的怒吼与咆孝,经历了一个纪元,依旧存在,她很不甘,她也很愤怒……”

说到这里,迪卡洛斯特沉默了。

“深渊之神,喊的是什么?”

迪卡洛斯特深吸一口气,说道:

“我主喊的是:秩序,你骗了我,这里……根本就不是天堂!”

“你是死在这里了,对么?”

“是的,没错,你现在应该对着我的遗体才是,呵呵。”

“你就不想,带着更专业的团队,调动更充足的力量,重新来到这里么?”

“我……不想。”

“你在撒谎。”卡伦直视迪卡洛斯特的眼睛,“如果你不想,我进入你的记忆时,最先看到的,就不会是这个画面,不要欺骗自己了,这里,就是你心心念念的探险圣地,你渴望,重新对这里进行征服!”

“嘿嘿嘿……”

迪卡洛斯特双手摊开,

“可是,我是个深渊信徒,我怎么能帮助欺骗过我主的秩序,重新打通这个地方呢?”

“你已经死了。”

“是的,我死了,但你就算能把我苏醒,我最多也就只能活三天,在这三天里,我依旧选择当一个虔诚的深渊信徒。”

“不,我可以给你三年,三十年,甚至更长远的生命,我能给予你,第二次生命。”

迪卡洛斯特咽了口唾沫,笑道:“同学,你是在说笑吧,给予我第二次生命,哈哈哈哈,你当你是秩序之神么?”

一条条锁链从卡伦脚下飞出,快速封锁了这片记忆,同时,在卡伦的周围,出现了一圈正在运转的秩序规则;

迪卡洛斯特惊愕地低下头,他发现自己胸前,也出现了这一圈散发着秩序奥义气息的规则之力,他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抓取,但每次触碰后,都无法掌握。

“啊啊啊……规则、奥义、秩序骑士、新生!”

迪卡洛斯特露出了激动的神情。

卡伦好奇地问道:“我原本以为,你会怀疑一下。”

“不,不会怀疑,我知道这是真的,我曾探索过圣光骑士勒夫蒂娜大人的遗迹,在遗迹里,我拼凑出过那颗记忆光球,阅读过勒夫蒂娜大人留下的关于自己第一次被苏醒成为骑士的记载,和眼下我所看见的,简直一模一样。

哦,那个遗迹平日里是她来阐述对提拉努斯爱慕之情的地方,日记这类的回忆只是附带的。

女神的私密隐私场所,真的很难进入,我差点死在那里。”

卡伦问道:“那你愿意被我册封为秩序骑士么?”

迪卡洛斯特发出一声叹息,随即面露苦笑:

“您知道的,背叛信仰,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很抱歉地通知您,我,迪卡洛斯特,永远都不会背叛我的信仰!”

“那算了。”

“我的信仰是探险,赞美秩序!”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