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九百二十五章 血色的聚会

卡伦睁开眼,迪卡洛斯特随即也睁开眼,两头原本分别被压制着的天使在“主人”醒来后,立刻恢复了平静。

乌孔迦解除了压制,卡伦也往后退了一步,圣天使和堕天使快速飞回迪卡洛斯特身边,其中,圣天使化作他的白色手杖,堕天使则化作他的黑色帽子。

这形象,不像是一位冒险家,倒像是一位居住在郊区庄园里的低调贵族。

不过,他的双眸,一只是灰色的,一只则是蓝色。

这个时代,最高级的探险家,其实都是“盗墓贼”,但并不是为了追求财富发掘陵墓,而是专挑神迹下手。

久而久之,要么是身上遭受污染,要么干脆就是将自己改造成了污染的一部分,不改装一下就觉得没格调。

用普洱的说法就是,这些,是探险家的勋章。

迪卡洛斯特张开双臂:

“我亲爱的同学们,我想死你们了。”

尼奥调侃道:“是的,你已经死了,死了一千年了。”

“你知道这一千年我是怎么过的么,我一直在做梦,梦里全是你们。”

“呵呵,我不信。”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尼奥还是上前与迪卡洛斯特轻轻拥抱。

没有什么感情炙热的迸发,也没有情绪失控的宣泄,大家都表现得平静且从容。

所谓的同学室友情,本质上,还是对那段属于自己的青葱岁月的追思与回忆,放不下的是同学们,不,放不下的是自己。

“菲利亚斯,我能感受到你体内流淌着的纯净光明气息,你是怎么做到的,比我在光明分支神西罗曼戈的遗迹里所感受到的,还要炙热不知多少倍。”

尼奥:“那是因为我对光明爱得深沉。”

乌孔迦走上前,和迪卡洛斯特拥抱,迪卡洛斯特的手在乌孔迦后背上摸了摸,叹息道:

“唉,乌孔迦,当你来信告诉我说你准备和一位美丽的器灵小姐在一起时,我就猜到,你会有这一天,何必呢?”

“为了爱情。”

“可我觉得你并不是真的爱她,你只是想睡她,好达成你心里一直追求的某种成就。”

“这是污蔑,更是延续了千年的误解。”

“你后悔了。”

“不,没有。”

“随便吧,反正你现在身上不仅是嘴硬,全身都是硬的。”

乌孔迦指着卡伦说道:“来,迪卡洛斯特,向你介绍一下,我这出息的好儿子,卡伦.席尔瓦。”

迪卡洛斯特:“……”

“怎么了,你不记得他是谁了么?”

迪卡洛斯特:“记得。”

“那你反应怎么这么平澹,我们以前不是还探讨过他的存在么,现在他出现了,就站在我们面前,是我们失散多年的爱子。”

迪卡洛斯特:“额……”

“你怎么这么拘束了?”

“不是我拘束,只是没想到现在秩序神教的神官,都这么奔放了。”

“呵呵,是他苏醒的你,你该谢谢他。”

“啊哈,谢过了,谢过了。”

不仅谢过了,还跪过了,虽然“同学”让自己站起来。

迪卡洛斯特岔开话题,指向那一口棺材,问道:“布达拉斯躺在里面,是么?”

“是的,没错。”乌孔迦看向卡伦,“你休息一下,我来苏醒吧。”

“不用。”

“儿子,听爸爸的话,爸爸这是为你好。”

迪卡洛斯特下意识地看向站在身侧的尼奥,发现尼奥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他心里也就明白了。

尼奥捕捉到了迪卡洛斯特的动作,有些意外地再次凑过来,伸手搭住迪卡洛斯特的肩膀:“咦,这是拿到新编制了?”

“啊,是的,没错,呵呵,要不,你也跟过来?你知道的,同学室友里,谁混得最好,就跟着一起混,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不是么?”

尼奥理所当然道:“我就是一名虔诚的秩序信徒啊。”

“哦,是么,那你秩序得有些不太明显。”

“没办法,被派去光明余孽那里做卧底任务,结果太投入了。”

尼奥这边在随意胡扯的同时,另一边,乌孔迦已经伸手按住了卡伦的肩膀,示意卡伦退后。

卡伦准备挣脱,乌孔迦却开始发力,双方在短距离内进行了力量的连续对撞。

结果,乌孔迦硬是没能拉得动卡伦,当然,卡伦也没有很夸张地将乌孔迦震飞出去。

乌孔迦有些探究到底的意思,身上浮现出法身的光泽,卡伦身上也是一样,两个人的法身发生了摩擦,发出刺目的光亮,两股可怕的威压蓄势待发。

好在,双方都在力量失控前主动撤手。

乌孔迦连续后退了五步,卡伦在后退三步后,又顺势添上了两步。

“你果然凝聚出了神格碎片。”

“嗯。”

“怎么做到的?”

“也不是太难。”

“你真是个怪物!”

“记得帮我保密,我不想去神殿报到。”

“喂,我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

“怎么了?”

“我们宿舍五个人,我原本只能靠境界来自我安慰一下了,现在连这个也没了,我岂不是成了我们宿舍里混得最差的一个了?”

“对此我感到很抱歉。”卡伦笑了笑,“所以,布达拉斯,还是让我来苏醒吧,我没问题。”

乌孔迦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转身,对迪卡洛斯特说道:“看看,我们的儿子多厉害,这么年轻就是神殿长老了。”

迪卡洛斯特:“呵呵……呵呵……”

尼奥打趣道:“没你厉害,你下面那只鹌鹑连神器都能顶得动。”

乌孔迦:“你们两个就抓着这件事不撒手了是吧?”

迪卡洛斯特摇头道:“

说真的,乌孔迦,我觉得当初你勾搭术法系女教师被她当系主任的丈夫发现时,没被对方用雷电系术法电掉小鸟真是可惜了。

要是没它的拖累,你的成就将难以想象。”

尼奥补充道:“应该这样说,有它的拖累,这家伙居然也能凝聚出神格碎片。”

“嘿嘿,你们继续,待会儿我把你们两个抓去约克城的点心铺,给你们点上整条街的姑娘,享受个三天三夜。”

“啪!”

尼奥点了一根烟,吐出烟圈时说道:

“记得报上我朋友‘艾森少爷’的名号,能打折。”

那边,同学会的氛围已经在酝酿了;这边,卡伦则将手放在棺材盖上,准备苏醒布达拉斯。

“秩序——苏醒。”

和先前苏醒迪卡洛斯特时不同,不,是和自己过去苏醒所有人时不同,对布达拉斯的苏醒,可以说十分流畅。

这是因为第一骑士团内的存在,早就被做好一切准备,只为了降低苏醒难度和成本。

不过,卡伦没有急着先将他唤醒,有些事,还是先在记忆中提前说清楚为好。

“嗡!”

卡伦进入了布达拉斯的记忆画面。

很熟悉的地方,很熟悉的台阶,上方,是办公神殿。

“真是位劳模大祭祀啊。”

死后灵性力量里,记忆最深刻的,居然是自己的工作场所。

当卡伦走上台阶时,台阶上出现了一位中年男子,他拦住了卡伦。

卡伦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不出意外的话,对方应该姓“本达”。

不过,卡伦并没有打算和记忆画面中的附属物进行互动,身形一闪后直接绕开了他,出现了在了办公神殿内。

然而,内部的环境却被极大程度地压缩了,不似现实中办公神殿内部那般宏大,卡伦觉得自己走入了一件小书房,或者叫小办公室。

书桌上垒着高耸的文件与卷轴,一位两鬓斑白形象却是中年的男子正坐在后面进行着工作。

教会圈中的高级人员,除非他自己非要体会苍老,否则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有条件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年迈。

秩序神教的大祭祀不需要去过度美化,但本身就代表着秩序的形象,就算是拉斯玛,在任时也是严谨考究的,在明克街教堂里住下后才开始了随性邋遢。

布达拉斯没能凝聚出神格碎片,在生命结束前一年交接了大祭祀的位置,然后亡故。

所以,此时卡伦看见的布达拉斯,应该有七十多岁了。

这里的空间不大,可却压迫感十足,在他身上,卡伦有种见到“诺顿”的感觉。

毕竟,眼前这位,也是秩序神教历史上,排名前列的实权大祭祀,而且他可不像诺顿,身上自带“提拉努斯”光环。

这时,布达拉斯放下手中的文件,看向卡伦。

卡伦留意到,他似乎有意想要营造出一个和蔼和煦的形象,他在尝试,但失败了。

布达拉斯开口道:“同学,你可真是阴魂不散啊。”

显然,他认出了自己。

迪卡洛斯特说过,卡伦的“形象”在他们这些人越来越成熟也越来越强大后,印象反而越深。

可能一开始只是觉得像是做了个梦,隐约有这个人,可谁都没当一回事,但在毕业后,在工作后,在很多年后,再回忆这段时光时,那位第五个室友,形象却愈发清晰。

乌孔迦一直致力于追查卡伦的下落,可能不仅是因为他活得长,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是这四个人里,唯一一个凝聚出神格碎片的;

境界越高,感知就越强烈。

卡伦犹豫了一下,还是很认真地向布达拉斯行礼:

“拜见大祭祀。”

以一个单纯的秩序神官立场来说,见到了曾经神教历史上真正的风云人物,表达尊敬,是应该的。

“你在教内的职位很高,秩序之鞭系统的,部长?”

“是的,另外,我还兼任大祭祀办公室秘书长。”

“距离我死去已经过去多久了?”

“一千多年了。”

“光明神教没有复苏吧?”

“还处于零星余孽状态。”

“那就好。”布达拉斯点了点头,“好不容易抓住他们内部分裂动荡的机会让其消亡,可不能再让他们重建起来,这个对手,太难缠了。”

“不过,现在的问题,不再仅仅是光明神教了。”

“出什么事了?”

“诸神正在归来。”

“得拦住她们。”布达拉斯目露威严,坚定地说道,“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欢迎她们的存在了。”

“这很难。”

“做有些事情时,需要考虑难度,可也有一些事情,是不用考虑这些的,如果我秩序神教没能站在阻拦诸神归来的第一线,那我教,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您说得对,我们正在这么做。”

“那现任的大祭祀,看来做得还不错。”

“是的,他叫诺顿,不过,他还有另一个名字,叫提拉努斯。”

“提拉努斯大人降临了?”

“是的。”

“她站在哪一边?”

“她和其他大人们一起,都站在了秩序这边。”

“事情,一下子变得简单了,无论诸神归来是否能阻止,至少,我教都不用经历内部的自我裁决,可以全心按照自己的节奏去完成自己的使命。”

“是的,您说得很对,苏醒您是因为提拉努斯大人没有精力继续兼顾教务了,而现在教会圈的环境又很混乱。”

“有什么意义呢?”布达拉斯问道,“我只有三天时间,三天,可以做出一个不错的战争方案,却不够一位大祭祀临时撑起一座神教。”

“不,您有很长的时间。”卡伦微微直起身子,开始平视布达拉斯,“我可以让你,自苏醒后,就一直保持存续状态,只不过,你需要受一点委屈。”

“委屈?”布达拉斯嘴里一边念着一边走出办公桌,来到卡伦身前,“同学,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卡伦脚下出现了运转中的秩序规则,同时,相同的规则之力也在布达拉斯的胸前浮现。

布达拉斯的眼睛睁大,紧接着,即刻跪伏下来:

“赞美伟大的秩序之神!”

“一千年前,你解决了来自光明的威胁;这次,你的使命更重,我需要你站在暗处,操控神教,控制住整个教会圈。”

“谨遵神旨!”

……

卡伦睁开了眼。

“卡察……卡察……”

棺椁内发出一连串的脆响。

“砰!”

棺材盖被掀开。

虽然亡故时已提前卸任,但在入殓时,第一骑士团按照规格,依旧让其身穿着大祭祀神袍。

当布达拉斯自棺材内缓缓坐起时,属于秩序大祭祀的威严气息,当即倾泻而出。

乌孔迦抿了抿嘴唇,他下意识地站好,然后问候道:“欢迎参加同学聚会,布达拉斯。”

布达拉斯看着乌孔迦,问道:“你靠着那件神器,活到了现在?”

乌孔迦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回答道:“嗯,是的,活得稍微久了那么一点。”

布达拉斯:“不创造价值,还浪费了一千多年的资源来维系供给你的存在,乌孔迦,你简直就是神教的蛀虫。”

乌孔迦低下了头,他没有反驳,不仅是因为布达拉斯的身份压迫,更是因为布达拉斯说得对,如果没有狄斯托卡伦赠予自己的那枚秩序系神格碎片,他乌孔迦现在依旧是神殿的边缘无价值人物。

只不过,这种生冷的语调,着实不会让人感到舒服。

尼奥出来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好不容易开一次同学会,干嘛把氛围弄得这么僵,布达拉斯,你能不能收敛一下你的大祭祀气场,让我们回温一下年轻时?”

布达拉斯:“菲利亚斯,你怎么还有脸继续活着?”

尼奥:“……”

“我要是你,是不会允许自己留下任何传承的,因为,我没这个脸再去见本教的信徒。”

尼奥:“过分了啊,过分了啊。”

迪卡洛斯特用手杖敲打着地面,发出“冬冬冬”的声音,说道:“那个,大家真的好不容易聚一次,先前也都很期待你能苏醒的,都是同学,都是朋友,不要讲立场了好么?”

布达拉斯一边从棺材里下来一边说道:“我派执鞭人秘密资助你的探险队,你应该是早就发现了,在即将到达那个地方之前,你故意甩开了队伍一个人进入了,最后,死在了那里,只有遗体被放逐了回来。

最讲立场的不是你么,迪卡洛斯特,你是宁愿死,也不愿意将那个位置的线索让我秩序神教得到啊。”

迪卡洛斯特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卡伦,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其实和老萨曼一样,上一世用来全了对老教会的信仰,下一世就没什么心理负担可以自由选择了,可他很害怕卡伦会因此对自己产生信任动摇。

“好了,可以了。”卡伦微笑着转身,打算终止这不太友善的氛围。

然而,还没等卡伦身形完全转过来,先前在记忆画面中对自己虔诚膜拜的新骑士布达拉斯,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权杖,权杖尖端的宝石裂开,散发出耀眼破魔光泽,一举将卡伦笼罩的同时,更是从里面探出锋锐的尖端,直接刺入了卡伦的胸膛。

“噗!”

二人身体靠在一起,近乎脸贴着脸。

“额……”

卡伦目光缓缓下移,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被刺入的胸口。

布达拉斯低声道:

“您背叛了秩序,您不该下来,您应该在天上。”

卡伦:“……”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