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九百二十七章 识破了

“这件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很适合您。”

“可我觉得色彩有些过于鲜艳,不适合我这个年纪了。”

“您本就很年轻。”

“我可不是康娜那种小丫头,喜欢把自己装扮得五光十色的,再说了,他喜欢简约风……不,是我喜欢。”

尤妮丝只是在旁边捂嘴轻笑,先祖即将要出远门,自己正在帮她挑选合适的衣服。

可以感受到,先祖对这趟旅程,十分重视。

“再换一件吧喵。”

普洱将裙子脱下,很是坦然地光着身体站在镜面前,欣赏着自己的身体。

她的身材确实较以前丰润了一些,但还不至于到发胖的程度,属于每一分每一毫都恰到好处。

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尤妮丝拿来一件黑紫色的长裙,帮普洱换上。

“这件不错,可以。”

“可惜,虽然我在学习,但目前还不能熟练地掌握衣服内部阵法的嵌入。”

“没事,这只是用作装饰作用,平时我都懒得变成人,把配饰拿上来,我们再搭配一下。”

“好的,先祖。”

“帽子选这件,手套这一双吧……呵呵,你专心研究设计就好,至于阵法什么的,等以后你生了卡伦的孩子,让孩子去学,相信我,你孩子学得肯定比你快得多。”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普洱:“进。”

尤妮丝主动去开门,站在门口的是卡伦,卡伦看向普洱的装束,微笑道:“不错。”

普洱轻轻撩了一下头发,自嘲道:“做猫的时间久了,变成人照镜子时,竟然有些陌生和不习惯了。”

“这很正常,过段时间就好。”

卡伦走到沙发前坐下,凯文也跟着一起走了进来,蹲在卡伦脚边,看着换上新衣服的普洱,露出暖狗的笑容。

新的探险队即将组成,领队是迪卡洛斯特,副领队是普洱和凯文;

另外,更是按照雷卡尔伯爵的要求亲自从秩序神教里挑选出了三千神官,组成了一支精英探险队。

每个小组的组长都至少是秩序相关部门的主任级别,除此之外,神殿也会派出三位相关专业的神殿长老随行,卡伦认识的罗翰长老就是其中一位。

上次帮自己找寻【叹息之刃】的行动与这次相比,简直就是小孩子在玩过家家。

当然,也是因为卡伦现在的地位比过去更高的缘故,可调动的教内资源自然也就更多。

尤妮丝端了一杯冰水递给了卡伦,说道:“我去给先祖再拿几件披风来挑选。”

“好的,辛苦你了,我亲爱的曾曾曾曾侄女喵。”

卡伦:“迪卡洛斯特并不是完全能信任,你们要心里有数。”

“这个,我懂的喵。”

“最重要的是,注意安全,有意外发生的话,不要吝啬祷告使用我的力量。”

“当然不会,我可是很惜命的,不过,我们这次探险队伍这么大,我觉得蠢狗完全不用跟着一起去了,它留在你身边更合适一些,也能保护到你。”

基本上,目前这个阶段,只要凯文在卡伦身边,除非卡伦陷入神教的军团包围,其余的所谓刺杀行动,都会变得极为可笑。

“这个不用再商量了,凯文必须要跟着你们一起去。”

“好好好,好的喵。”

普洱翻了个白眼,身形化作了黑猫,原本穿在身上的长裙自然垂落在地。

卡伦低头对凯文说道:“你要尽可能地确保大家的安全,另外,如果能找到天堂的位置,我给你记首功。”

凯文闻言,马上激动地摇动起尾巴,几乎要起飞。

普洱跳到了凯文背上,用猫爪子连续拍了几下凯文的秃头,大金毛这才平复下来。

“小霍芬结合你从迪卡洛斯特记忆里看到的画面分析过,那个地方似乎是规则的禁区,就算是强大如神,进入那里后也会被分解。

所以,卡伦,你是想要用那个地方来彻底解决诸神么?

可是,可是如果可以的话,当年秩序之神明明已经伙同深渊之神找到了那个地方,秩序之神为什么不这么做?”

“炒菜的时候,你得先把食材处理好,才能下锅去烹饪。”

“哦……喵。”

“哦……汪。”

猫猫和狗狗闻言,都露出了惊讶的宠物表情。

不是反对,而是它们觉得卡伦的这个比喻,不仅听起来很有道理,最重要的是,格调非常高。

可以说,是积极发挥秩序信徒的传统,将辱神进行到了另一种极致,把神当一盘菜。

卡伦抬起手掌:“当然,这只是我根据现在观察到的以及认定秩序之神不做无用功的前提下才得出的猜测,具体是不是因为这个,我还不清楚。

但我记得秩序之神说过,她会去找寻彻底解决神的方法,但最终的答桉,只有她从天上下来陨落时,才能告诉我了。”

“那天堂的名字要不要改一改?深渊之神都说了自己被骗了,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天堂。”

“不用改。”

卡伦将手中的水杯轻轻放回茶几:

“神住的地方,不就是天堂么?”

……

枫叶街排头的10家点心铺,近期被街上有名的阔少艾森少爷包下了。

这10家原本生意最好的店铺,最近不接客,里面的姐姐和阿姨们反而开始从事起了正规的按摩、烹饪、跳舞、唱歌等一系列有益身心的活动。

大家对此倒是没有多么诧异,一是因为艾森少爷每次雷尔都给得很丰厚,从不拖欠;二则是艾森少爷只交流却从不上床的特性,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不过,连卡伦本人都没料到,自己组织起来却又中断的同学会,会以这样的方式重新在枫叶街开了下来。

这几位,完全是把这儿当作市区内的幽静避暑圣地了。

“呼……呼……”

尼奥抽了一口香烟,然后很烦躁地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掐灭,埋怨道:

“以前没察觉到,可自从烟盒正反两面的神和神兽都陨落后,这烟真的是越抽越没滋味了。”

迪卡洛斯特放下报纸,目光看了看躺在按摩床上的尼奥和乌孔迦,笑道:

“咱们三个可真是堕落啊,不像人家布达拉斯,苏醒后先捅自己人,捅完自己人后再去疯狂捅外人。

现如今,以夜神教为首的三家正统教会,已经分别向暴风神教为首的三座正统神教宣战了。

而且,是同时对外宣布。

除此之外,另有好几家正统神教之间,历史遗留问题被重新炒热起来,一些敏感圣地交界处最近也频发出现袭击和摩擦。

至于大型神教和再下面的神教之间,更是变得乱糟糟的,这才几天啊,整个教会圈就打成了一缸维恩大酱。”

尼奥伸手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额头,笑道:“妈的,干!,真是似曾相识的感觉啊,哈哈!”

拥有疯教皇记忆的尼奥很清楚,当年的光明神教虽然核心内部出现了分歧和问题,但外部所承受的压力也不可小觑,基本,都是布达拉斯这种手笔。

他可以说是,既有阴谋家的细腻精密,也有谋略家的胸襟布局,将二者都发挥到了极致。

乌孔迦则有些奇怪道:“我不怀疑这里面有布达拉斯操盘的缘故,但这么做的意义又在哪里呢?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是第四天了。

也就是说,迪卡洛斯特你和布达拉斯,现在随时都会倒下,难道说,我们的大祭祀再让卡伦去苏醒一个历史上的大祭祀继续接班?

什么样的底蕴,都禁不起这样的糟蹋吧?”

迪卡洛斯特指了指自己的脸,笑道:“所以,乌孔迦,你现在是随时准备着给我收尸?”

“要不然呢?”乌孔迦耸了耸肩,“我很忙的,如果不是看在你快要再走一次的份儿上,我可不会守在这里。”

“哦,是么,你的守护可真让人暖心。”

乌孔迦起身,走到迪卡洛斯特所在的按摩床前,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撸起袖子。

“喂喂喂,一千年过去了,我知道你寂寞了,但你可不能这样,我宁愿你去再找一件硬梆梆的神器解决。”

“为什么没有尸斑?”乌孔迦问道,“已经超过时间了,你就算能多挺一会儿,这时候身体应该已经腐朽了。”

“我喜欢擦香水,月神的护手霜,你需要么?”

迪卡洛斯特抬起自己的手杖,“吧嗒”一声,手杖尖端脱落,从里面流露出沁人心脾的白色液体,像是牛奶。

尼奥伸手道:“来,给我来一点。”

“来,给你。”

接到这护手霜后,尼奥先在手掌上搓了搓,在往往脸上擦之前奇怪地问道:“女神的护手霜怎么有点腥?”

“因为这是成年火凤涅槃之后第一次交配时取下的那个东西。”

“哪个?”

“那个。”

“那个?”

“对。”

尼奥没做恶心状,而是笑了笑走去洗手,一边用肥皂搓洗一边调侃道:“怪不得秩序之神看不上月神,这口味,也太重了。”

“神嘛,不就是这样,她们制定规则,同时又不受大部分规则的制约,纵观神的故事,无论哪个阶段的文明,都会充斥着疑惑与不解。”

乌孔迦提醒道:“迪卡洛斯特,你为什么还不死?”

“舍不得你啊,我亲爱的同学。”

迪卡洛斯特打开怀表看了看,笑道:“哎哟,时间到了,我该走了。”

说完,迪卡洛斯特就走出了店铺,轻咳一声后,在其身体两侧出现了一名男保镖和女秘书,分别穿着黑与白的服饰。

两个人一只手架着一条胳膊,当迪卡洛斯特向前迈步时,身形直接自原地消失。

乌孔迦走到门口,回过头,看着还坐在原位的尼奥。

“你应该是知道些什么。”

“嗯,昂。”

“到底是什么?”

尼奥摇摇头:“这件事,我不方便说,因为那位似乎也没给出明确的答复,是否要告诉你。”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劝你还是别知道为好,否则,小心室友都没得做。”

“室友做不成,至少还能做父子”

尼奥举起沙发床柜上的红茶杯子,对着乌孔迦敬了一下,说道:

“祝你能永远乐观。”

……

卡伦没料到,在自己即将离开艾伦庄园时,遇到了一辆马车,马车内坐着的是布达拉斯。

布达拉斯走下马车,对卡伦行礼。

卡伦侧开身位,虽然二人之间曾发生过一次不愉快,但卡伦还是不太愿意受他的礼仪。

“少爷,那件器灵现在怎么样了?”

“封禁空间传来的消息说,修复工作正在有序进行,器灵核心没有被破坏,过一段时间就能完全复原。”

“那就好,否则我真的会无比愧疚。”

“没事,都过去了,毕竟是谁都不愿意发生的误会,还有,你不用和他们一样喊我少爷,喊我职位就好。”

“好的,秘书长。”

“我原本以为你现在会很忙,没想到,居然能抽时间到这里来。”

“确实很忙,一边温习熟悉千年以来的变迁,一边还得制定很多方案。”

“至少目前来看,效果很不错,眼下的教会圈乱起来,才对我们最有利。”

“是的,我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等我死后,我原本在任上制定下来的教会圈离岸平衡政策,没能得到持续与推进。

按理说,在光明神教消亡后,我秩序神教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当世第一神教,就该以一种超然的姿态不停地挑拨教会圈内斗。

可后面这么多任大祭祀,除了眼下这位,好像没有谁真的这么做了。”

这算是老祖宗对后辈的不理解,最艰难的石头都被搬开了,余下的坦途反而不会走了。

“你走之后,神教内部就有一个共识,不希望再有一个你诞生了,连秩序之鞭在这大几百年来,都被荒废掉了。”

布达拉斯叹了口气:“唉,很无奈。”

这时,迪卡洛斯特出现在了艾伦庄园门口,他没擅自进入,因为这里布置着极为强悍的防御阵法。

穆里将迪卡洛斯特接引了过来,迪卡洛斯特先向卡伦行礼,卡伦对他点了点头。

随即,迪卡洛斯特伸手搭在了布达拉斯的肩膀上:“真让我感动,你是刻意来送我的么?”

“嗯。”布达拉斯伸手将迪卡洛斯特的手轻轻拍了下去,笑道,“怕万一你是假归附,路途上有什么变故和心思,你就没了。”

“天呐,你居然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才干了什么事是不是忘了?”

“迪卡洛斯特,好好做事。”布达拉斯很严肃地说道,“不要让我主失望。”

迪卡洛斯特摆了摆手:“这个,不用你教我,如果神真的归来了,那以后的探险家就没有好玩的地方可以冒险的了,因为主人们都回来了。

你知道么,苏醒后我看了不少笔记和故事,我发现我死后千年了,但地位一直很高,连年被冒险家协会评比为史上最优秀探险家。

我得为后世的小可爱同行们,做点什么,帮他们腾出更多可供玩乐的乐园。”

“我们准备好了喵!”

“汪!”

凯文载着普洱走了出来,普洱很是高兴地说道:“迪卡洛斯特先生,很荣幸能和您共同开启一场美妙绝伦的冒险旅程!”

迪卡洛斯特摘下帽子,向普洱回礼:

“哦,美丽勇敢的颇尔.艾伦小姐,能与您一同进行一场冒险,实在是太令人激动与期待了。”

“那我们就出发吧,探险团已经在中转空间里集合好了。”

“好。”

迪卡洛斯特向卡伦再次行礼告别。

“嗡!”

一声轻颤在庄园上方响起,抬头看去,可以看见一尊泛着金色的伟岸身影。

他想进来,却被阻隔。

迪卡洛斯特问道:“需要告诉他么?”

布达拉斯说道:“他应该已经猜出来了。”

“那他现在可真够大胆的,敢用法身撞击这里。”

布达拉斯摇了摇头:“也就撞个两下,连第三下都不敢撞,意思意思,跟小孩子一样发个脾气,却又时刻用眼角余光盯着大人,不敢真的惹怒的。”

“嗡!”

第二次碰撞出现。

然后,法身消失。

“迪卡洛斯特,我正好要回教廷,坐我马车一起回去吧。”

“好。”

马车驶出了庄园,车帘被掀开,从外面可以很清晰地看见里面的乘客面容。

穆里问道:“部长,我去把乌孔迦长老喊进来?”

“算了,我去牵他手回家吧。”

卡伦走出了庄园大门,没看见乌孔迦的身影,他就慢慢走到大路旁的一座山坡上,这儿景色很宜人。

刚站定,就看见乌孔迦从远处向这里走来,每一步落下,都是数百米的距离挪移。

卡伦站在原地,等着他过来。

最终,乌孔迦来到了卡伦跟前,因为卡伦站在山坡最高点,所以他现在看起来比卡伦矮。

乌孔迦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卡伦,我觉得我疯了,因为我想到一个无比荒谬又无比可怕的事,让我哭笑不得,呵呵呵,哈哈哈,要是我告诉你,你肯定也会觉得我疯了的,因为这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

卡伦面带微笑地轻轻开口道:

“父亲?”

“噗通!”

乌孔迦当即跪伏在地,双臂交叉于胸前,身体开始颤栗:

“主……”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