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百五十六章 言外之意

杨业有些坐立不安。

罗幼度攻打幽州的时候,郭荣尚在,他还在河东跟李筠拉扯。

对于罗幼度掳萧胡辇、萧绰的事情,杨业自然是一概不知的。

不过想来萧术鲁列也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污蔑自己的皇帝。

杨业呆了半晌,才为心中的明君圣主找了一个借口“英雄难过美人关呐!”

他笑了笑,掩饰尴尬,说道:“在下自归附中原以后,一直在代州驻防,并未有机会入京。对于陛下私事,不太了解。”

萧术鲁列道:“杨英雄不必为难。在下并无追责之意,亦无强求之心。这战场之上,任何事情都能发生,即便两位侄女身死,也是天意。你我身为武将,刀头舔血,早已看开。不过我那族兄对我有大恩,而今他被昏君伪帝所弑,独子萧隗因也受牵累身死,二女萧夷懒卧病在床,命悬一线。族兄生前威风,哪想死后子亡女散。在下不求能够迎回二位侄女,只盼知道她们是否健在,也好告慰族兄。”

萧术鲁列也知道,如果萧胡辇、萧绰真成了罗幼度的人,十成十是讨要不回来了。

但求一心安……

不过想着萧绰被掳时的年纪,萧术鲁列有些无语,想不到仁德贤明的罗天子竟然好这口。

幼童?

杨业迟疑再三,说道:“此事杨某未曾听闻,亦不好多言。不过杨某倒是可以托人帮忙打探一二……”

萧术鲁列感激得连连道谢。

萧思温此人不通兵事,但为人和善,受儒家文化熏陶,对外仁义,对内友善。

萧氏族人但凡有难,不需登门请求,他得知以后会主动出手相助,深得人心。

萧术鲁列早年便受过萧思温恩情,也是因为见不惯耶律必摄打压萧思温一支,方才领着儿子投奔云中契丹的。

见云中契丹与中原关系如此密切,萧术鲁列便动了打探萧胡辇、萧绰的消息。

萧挞凛这时也收起了自己的桀骜,给杨业磕了三个响头,说道:“萧挞凛给杨叔磕头了!”

156n.com

他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因为力气太大,打伤了萧家直系后人,受到了排挤针对。

是萧胡辇站在他身前,为他出头,为他说话。

孩子的感情是最真挚的,萧挞凛一直都记得自己那位族姐的大恩。

历史上萧胡辇纵横漠北的时候,萧挞凛就是她这位女边帅麾下最忠心骁勇的先锋大将。

杨业笑着扶起萧挞凛,也颇为欣赏如此耿直的少年,说道:“你叫某一声叔,某传你一招刀法。”

萧挞凛闻言,更是喜笑颜开。

萧术鲁列也不再问及萧胡辇、萧绰的事情,而是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萧术鲁列是用骑高手,杨业更是使骑行家。

两人相互讨论着用骑的心得。

杨业说道:“骑兵如奇兵,骑兵最大的特点是速度,能够出现在敌人想象不到的地方,出奇制胜。骑兵不宜久战,人且有意志死战,马却没有。一旦乏力,将会带来灭顶之灾。能战则战,不能战当退,最忌讳恋战。”

萧术鲁列亦道:“在下也有此感触,不过研究你们中原骑兵战法。在下还是以为你们的步骑配合作战更为奥妙。奇兵得看机遇,若无机遇,正兵方才是王道。中原以步卒为前部,左右骑兵穿插,此法远比我契丹全骑更为精妙。桑干河一战,我契丹几无还手之力。为此东契丹吸取了教训,伪帝特地训练了一批善战的步卒,以求一雪前耻。”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

萧挞凛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

聊着聊着也说到了应对蒙古来袭这事上来。

阻卜也是契丹的叫法。

但是杨业一口一个蒙古,萧术鲁列最后也改口叫蒙古了。

毕竟只是一个叫法而已。

杨业道:“蒙古来袭,我中原只能耍些死办法。不过你们却有很大的机会……你们是契丹人,身上到处都有着草原人的习性风气。蒙古纠集了一群人乌压压地南下,各族各部彼此都不熟悉,谁知道谁是敌是友?以自己人的身份靠近,制造混乱,他们自己就得打起来。”

萧术鲁列眼前一亮,这是个好法子。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萧挞凛,看出他眼中跃跃欲试的冲劲。

他们父子率部投奔耶律敌烈以后,所对付的敌人只是西方的沙匪,其中大部分都是定难李家的余孽,根本不值得一提。

此番漠北契丹与蒙古南下,正好是他们父子表现的机会。

杨业见两人心动,暗暗一笑。

回到军营,杨业思前想后,出于对于自己君上的信任,还是决定将萧术鲁列、萧挞凛所托之事,直接禀明罗幼度,将事情交给他来裁决。

罗幼度收到杨业的信,已经是十日之后了。

对于漠北契丹、蒙古诸部的南下,罗幼度并没有多少重视。

这种为劫掠而组成的联军,已经落伍了。

面对混乱的中原,他们这种规模的劫掠,或许还能占得便宜。

但是面对现在的中原,面对装备精良,士气高扬的正规军,他们这些乱七八糟部落组成的军队与乌合之众没有什么两样。

草原部落想要与中原一战,只能先统一自身,凝聚整个部落的财力物力,装备一支强军。而不是一群人,披着兽皮,拿着木弓,跟穿着铁甲的中原人作战。

罗幼度甚至怀疑对方能不能突破耶律屋质当年为了防止中原北上夺取云九州时,在大同云州布置的防线。

故而朝廷该干嘛依旧干什么,只是安排了一支部队北上支援。

看着杨业的信,信上杨业写得极为婉转。

罗幼度尴尬地抠了抠脚趾,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事情。

这贪图萧胡辇的美色,那还好说,毕竟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还带着几分野性。

可萧绰当年六岁,牙都没换齐。

萧漏风的外号都出名了。

虽说现在已经有美人胚子的迹象,可自己真不是萝莉控。

罗幼度将杨业的信藏起来,起身向后宫走去。

他记得前日听周娥皇说,今日周小妹与萧绰会进宫与之练习《霓裳羽衣曲》。

这萧绰进宫,一直担心自己吃了萧绰的萧胡辇必然也一并来的,正好问问她。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