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四百九十四章 波鲁萨利诺:让路飞统治世界?没错,我的任务罢了!(大雾)

掠夺与破坏的火焰很快就蔓延了开来,仿佛要将一切吞噬。

“兄弟们!把所有人都干掉!”

“噢——!”

趁着火势袭击着村庄的海贼们,抢夺了财物、烧毁了民居,即使这样还不满足,终于向所有的村民拔出了充满杀意的刀剑。

“快点!大家都快逃到森林里去!”

一个老婆婆大喊着,她似乎是这个村子的长老。

女人们抱着孩子向森林里逃去,男人们虽然拿起了武器进行着抵抗,但是面对如同海上蝗虫一般的海贼们,却完全不是对手。

“看我的——!”

村里的一个彪形大汉,孤军奋战对付着海贼。只见他用左手的木盾将对方的攻击挡了下来,再举起右手的砍柴刀用力的斩了下去。

“混蛋!”

“嗯?”

一名海贼想要从背后偷袭这名大汉,却在千钧一发之际,被一个赶到的剑士斩翻在地。

“萨卡!”

“拉克斯!小心一点!”

名叫萨卡的男人自责一般向大汉笑了一下,大汉拉克斯则用力点点头,回应了他。

下一刻,两人便再次冲入了战斗之中。

“啊呀!”

突然,听到一个女孩子的惨叫,萨卡连忙回过头去。

就在那个村里的女孩子眼看就要被海贼杀掉的时候,飞快赶到的萨卡,用刀将那海贼的剑给击飞了。

“玛雅!快逃!”

萨卡向着名叫玛雅的女孩子喊道。

玛雅虽然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却给人非常成熟的印象。耳朵后面的头发分别束在两边,用一个发卡卡住,剩下的直直地垂在身后。萨卡则是二十出头的样子,红色的长袍用一条腰带系了起来——此刻他那猎犬一样精悍的脸上,露出了非常痛苦的表情。

“萨卡……危!”

少女正要喊出“危险”的时候,不讲武德进行偷袭的海贼,抡起来的狼牙棒已经砸在了萨卡的背上。

在被狼牙棒打到的瞬间,萨卡的刀也一下子折成了两截。

萨卡嘴里小声都哝了一声“糟糕!”,同时却将腰里别着的另外一把短刀拨了出来——“ZORO”(索隆),那把橡树柄的短刀上刻着这个人的名字。

“啊!”

被狼牙棒勐地又击中了腹部的萨卡,蹒跚了一下,嘴角渗出了血。

眼看着海贼还要继续进攻的时候,一根着了火的柱子倒塌了下来,横在了两人之间,一堵火墙将两个人隔了开来。

“快逃吧!萨卡!”

玛雅扶着受了重伤的萨卡,向森林方向跑去。

天很黑,风也很大。一座古堡在这可怕的天气的映衬下,伫立在湖边,黑云则像漩涡一般卷入了古堡里面。

森林里的树木,在闪电中颤抖着。

虽然说是一座古堡,但实际上已经成了废墟,完全没有人住在里面的样子,到处都坍塌了,仿佛已经被遗弃了几百年以上的时间了。

负伤的萨卡被玛雅搀扶着,一点点爬上了楼梯。

两个人都逃得气喘吁吁了。

看了下身后,凶恶的海贼们居然追还到了这里。

“萨卡!加把劲啊!”

玛雅拼命地激励着萨卡。

不过,如果就这样带着受伤的萨卡的话,两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从这些像鲨鱼一样残暴的海贼手底下逃脱了。

两个人跑到了古堡的一个房间里,便没有了退路。

后面追过来了三个海贼。

“可恶!”

萨卡把玛雅挡在了身后,左手举起了短刀。

他一直只用一只左手在战斗——右手似乎不能用了,衣袖就那样无力地垂着。

“卡!”

随着声音,一个海贼向萨卡砍了过来。

萨卡用短刀把海贼的剑给架住了,他在用剑的技巧上,与那些只会拿起武器乱抡的海贼们有着截然的不同——只见他用弱势的多的短剑,将对方的攻击轻易化解,然后使出全身的力气,发出了决死的一击。

精妙的角度,精妙的时间把控——

“啊啊!”

玛雅吓得大叫了起来。

萨卡的脚步却没有跟上,他那使出了全身力量的舍身一击,居然连这些根本只是杂鱼的海贼们都轻易的躲过去了。

原因很简单,他的身体早已脱力——这限制了他的剑术发挥。瞬间,萨卡被海贼反手一刀,伤口从侧腹一直拉到了肩膀,反身趴倒在了屋内放置的一口石棺上。

“哈哈哈哈!就这么点水平吗?喂!”

海贼们嘲笑着萨卡,举起刀,打算将他结果了。

少女却突然张开双臂站到了海贼们的面前,打算要保护萨卡——不过,这充满勇气的行为,反而刺激了海贼们的那种嗜血的欲望。

“玛雅……”

萨卡一边小声呼唤着少女的名字,一边抱着必死的决心想要站起来。石棺的盖子上沾满了大量的鲜血——他胸前的伤口非常的巨大,血液仿佛被抽水机抽出来一样,疯狂的流淌着。

不出意外,玛雅瞬间被海贼们打翻在地上。

萨卡只有头勉强能动,他看到的,是一名海贼拿着剑走向了倒在地上的玛雅,应该是想在背后给她最后一击。

“混……”

受了重伤的萨卡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已经绝望了,同时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一道闪电,照亮了外面的天空,刺目的白光从已经坏掉的窗户里照了进来。

海贼们低头看着脸已经被扇肿了却还想要站起来的少女玛雅。

“哈哈哈!很痛吧?你这家伙……”

锐利的刀尖,闪着光亮指到了玛雅的面前。

窗外的闪电更加剧烈了,连续不断,仿佛大自然在憎恶着什么,发出了怒吼。

而就在最狂躁闪电出现的那一瞬间,石棺与棺盖的缝隙间,似乎隐约可以看到一点光亮。

萨卡流出来的血,全都被吸入了那微小的缝隙之间。

不知道为什么,石棺的盖子自己打开了。

海贼们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还在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玛雅——他们既有杀戮的欲望,同样也有着兽欲。

失去意识的萨卡,上半身完全掉到了石棺的里面。棺盖慢慢地挪动着,终于从石棺上滑开了,只听一声巨响之后,落到了地上。

海贼们听到声音,吃惊地回过头来。

萨卡也由于棺盖滑落的声响和震动而睁开了眼睛,朦胧中似乎看到有什么东西在闪电中浮现出来。

萨卡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左手握住了它。

“这家伙在干什么?”

“难道还想再挨一刀吗?”

“喂!我们不如让他看着吧!让他看着我们把这个小妞……嘿嘿嘿!”

海贼们将指向玛雅的剑全部收了回来,再次刺向了趴在石棺上的萨卡——准备挑断他的手脚。

然而——

一道紫红色的亮光之后,站立着的,不是凶神恶煞的海贼们,而是受了重伤无法动弹的萨卡。

只见站起来的萨卡的手上,拿着一颗奇特的果实——番茄的造型,但颜色却是妖艳的紫红色,并且果实表面还有着仿佛云朵一般的花纹。

血雾不断地从这颗果实表面涌了出来,似乎就是这种诡异的力量,击倒了刚才的恶徒。

剩下的两名海贼完全没有想到濒死的萨卡居然还能反击,吓得不住后退。

“啊啊……”

看着眼前拿着那颗被封印在石棺里的果实的萨卡,玛雅双手捂住了嘴,眼睛里充斥着害怕的情绪。

“可恶!”

“去死!”

两个海贼仿佛被萨卡拿着的果实操纵了似的,像是将自己的身体送上去一样,毫无防备地冲了过去。

萨卡用仅存的那只手,高高的将那颗诡异的果实举起——只见血雾更加浓郁了。

“?!”

朝萨卡左侧袭击过去的海贼,身体瞬间变成了干尸。

从萨卡右侧袭击过去的海贼,头则被血色的斩击竖着噼开了。

仿佛有生命,不断呼吸扩张着自己的血雾中,三名海贼全部凄惨地送了命。

“把它放下,萨卡,这颗果实是……”

玛雅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由于太害怕了,便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在堆积着的三具尸体前,萨卡陶醉的感受着血雾,将果实送到了嘴边。

窗外,是一片深邃的黑暗。

“嘿嘿嘿……”

萨卡笑了,随着果实被他一口一口吞进肚内,他的整个人,都像是升华了。并且,他胸前那巨大的刀伤,那个会造成大出血的致命创口,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合上了。

“嘿嘿嘿嘿嘿嘿……”

感受着体内涌动的力量,萨卡仿佛野兽一般狂笑着,异常的恐怖——他那缺失了的右臂的断口,甚至也开始产生了新生血肉长出的酥痒感。

玛雅看着这骤变的的萨卡,只是不住地颤抖。

电闪雷鸣,包围着这湖边的古堡。

……

阳光明媚的午后。

阿斯卡岛对于“伟大航路”上的海鸟们来说,是一个理想的住处。数量众多的海鸥,为了能得到海港市场鱼贩们剩下的一些小鱼虾,不断地乘着风在低空飞舞着。

这里虽然是伟大航路上的岛屿,但与东海的距离却并不算远,因此,和东海大部分海域相同的耀眼的阳光,让到处都很温暖。

小岛上的一个港口内。

停泊着的“黄金梅利号”的餐桌上,摆满了像小山一样的料理。

“所以说,我们这次要帮波鲁萨利诺大将调查的,就是这个有着七星剑传说的阿斯卡岛?”

人形驯鹿乔巴,一边往嘴里拼命的塞着肉排一边问道。

船长路飞也完全不服输地争夺着肉排,拼命的吃着:“可是我记得那把传说中的七星剑,好像早就被什么人给得到了吧?我爷爷好像是这么说的!”

“你说的没错,那把传说中的七星剑,多年前曾出现在新世界的克利福德王国——就是现在萨卡斯基大将的驻地,”

娜美和伙伴们解释道,“海军那次对那里发动了屠魔令,使其原主人丧命之后,这把剑便被当时出现在那里的革命军高级干部,‘月光’莫利亚所得到!”

“革命军?那不就是……”

“就是路飞老爹的那个组织啦,我师兄的造船厂经常收到他们的匿名造船委托,”弗兰奇灌了一大口可乐,随即看向索隆,“不过既然是这样,为什么波鲁萨利诺大将还要让索隆你来转告我们,要去调查有着七星剑传说的这座岛呢?”

“会不会是这个差点没能赶上船的绿藻头给记错了?毕竟以他的智商……”

山治一边抽着饭后的一支烟,一边挑衅的看了索隆一眼。

“喂!色厨子,你是想被砍吗?”

索隆毫不示弱,下意识就要拔剑,和山治上演一出黄金梅利号上的日常,但却被额头青筋直跳的娜美给直接按趴下——

“都听我先好好说完!”

“七星剑被‘月光’莫利亚所得到后,本身就性格极为古怪的这家伙,更是完全变成了怪人,这把魔剑的力量深深的影响了他,甚至开始试图将他变成只懂得杀戮和破坏的傀儡——不过很巧的是,波鲁萨利诺大将把他给净化了,还摧毁了那把剑。”

“所以,波鲁萨利诺大将并不是让我们在这座岛上调查这把剑本身——毕竟这把魔剑已经完全被不存在了,他要让我们调查的,是与这把剑有关的传说!”

“传说?”

“嗯,传说从远古时代开始,这个岛上的人们就把一百年才出现一次的红色满月,当成了招来灾难和异变的不祥之月而惧怕它。”

“因此,阿斯卡七星的众神,为了将人们从灾祸中解救出来,赐予了阿斯卡国王拥有强大力量的宝珠和七星剑。”

“不过那之后,七星剑的命运却充满了讽刺意味。因为在这传说中间,有一段非常不详的预言——‘当红色满月充满天空的时候,强大的力量将寄宿在剑里。那巨大的力量就好像双刃剑,当七星全部被打败之后,就是黑暗开始支配世界的时候’!’

“黑、黑暗将支配世界?”

路飞愣了片刻,随即惊慌起来:“那不就是我吗?!”

“笨蛋!没人说你啦!说的是与七星剑有关的黑暗!”山治没好气的给了路飞一脚。

“不过……”

乔巴皱起了眉头,“神赐的剑里面寄宿着带来灾祸的‘红色满月’的力量?感觉和王冠岛上的国王宝藏传说很像……”

索隆点了点头:“所以说,波鲁萨利诺大将让我们调查这个岛,或许就是因为有着同样的情况——这里也许与被抹除了的巨大王国也有着关系。”

“喂!我说!不管与什么有关系,你们能不能换个说法啊!”路飞颇为郁闷的扣了扣鼻子,“虽然我也能理解啦,但我们可是海贼啊!海贼!我们怎么能波鲁萨利诺大将让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呢?”

“所以——这其实就是我们自己的冒险!因为这座有着七星剑传说的岛刚好在我们的航路上,没错!就是这样!”

“……”

看着一拍手掌觉得自己说的非常有道理,还不住自顾自点头的路飞,伙伴们不由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支配世界的黑暗,如果是路飞的话……”

“那就太好了!”

“不,也许会是世界末日啊……”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