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465、大结局之神莲真相(终章)

圣人撕裂虚空,速度用瞬息万里来形容也不为过,加之心里担忧苍岭山的情况,侯玉霄带着六尊圣人一路疾驰,仅不到片刻,就抵达了北地。

然而,等再度撕裂虚空,出现在北地上空,七人的脸色,顿时就全都变了。

万物俱籁,大地悄无声息。

整个北方的大地,都透着一股诡异的死寂,在侯玉霄七人的感知中,别说人类与妖魔,就是普通飞禽走兽的气息,都找不出一道。

北地三州,仿佛已成了一片死地。

天空中氤氲着一层漆黑的薄雾,薄雾中弥漫着的一股浓郁的腥气,令七人有些不适的同时,童孔中也升起了一丝颇为震撼的猜测。

“这………该不会………”

“无人生还,没有任何活物,整个北地三州!”

“不,不止三州,是整个北地,沧源山那边也感觉不到一只活物,中州和冀州那边………”

“不用猜了,侯景跟司空月沆瀣一气,只怕他带着大军南下,就是为了给司空月腾地方的。”

“整个北地六州,人口占天下过半,妖魔之乱过后,起码也有数亿人,司空月先前释放出百万妖魔,本就给神州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连北地剩下这些活口,她也没放过?”

“司空月怎么敢……怎么敢………”

…………

侯玉霄听到其余六人的对话,童孔中亦闪过一丝骇然,空气中的腥气是什么,他很清楚,这是生灵大规模的死亡之后散发出的血腥气。

问题是,能形成薄雾,弥漫在空气之中。

这得死多少生灵?

“不是说数十万妖魔,全都在冲击苍岭山么?”

“一头妖魔都没有啊!”

侯玉霄没有理会其他人的惊呼,只是自顾自带着侯玉端继续朝着幽都的方向靠了过去,一直飞到幽都的上空,低头看着大晋圣朝的都城,脸色顿时沉下来许多。

如果说北地是一片沉寂,那么幽都此刻,就是一片完完全全的死地,不是描述意义,而是实际意义的死地。

幽都的血气,远比其他地方要浓郁数倍。

大地披上了一层漆黑的外衣,城墙四周还有无数残肢断臂,海量士卒的尸首堆积如山,观其衣甲全都是大晋的精锐,其中甚至还夹杂着一部分金黑色战甲的,不出意料,应该是大晋皇族宇文氏的亲卫。

“这起码,得有四五千万了………”

侯玉霄童孔微凝,他能观测出大概的数字,可被侯玉端亲口这么说出来,他的心里,不免还是备受冲击,四五千万,侯氏跟同盟的精锐加起来也就这个数而已。

“他们应该是为抵御妖魔而死的,可为何,地面上看不到一尊妖魔的尸体?”

“不多,不止是妖魔的尸体,进入北地后,我们连妖气,都察觉不到一丝,这是怎么回事?”

“看样子,大晋肯定是败了,妖魔呢?”

“数十万头妖魔,凭空消失了?”

…………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侯玉霄。

显然,侯玉霄比他们早从震惊情绪中抽身,正瞪着眼睛,死死盯着幽都的大地,众人顿时都跟随他的目光看向地面,可是,却一无所获……

“司空月,出来吧!”

侯玉霄突然闭上了眼睛,对着大地平白无故的喊了一声,一众人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包括站在侯玉霄身边的侯玉端,也是一愣。

然而,下一秒,他们的脸色,瞬间全都变了。

幽都大地,开始剧烈颤抖,整个北地浓郁的血气薄雾,像是被什么东西搅动了一般,疯狂朝着幽都涌来。

那些溢散在北方天空的血气,本就因时间太长而化为黑色,此刻大量血气凝聚到一起,霎时形成一大块腥臭浓郁的黑雾,黑雾直接笼罩了整座幽都,虽说不足以遮蔽七大圣人的视线,可这副场景,对众人无疑还是有些震慑性的。

天空、大地、空间一片黑暗。

无边无际的黑气涌向幽都大地,准确的说是幽都大地里,地底仿佛有什么极强的吸引力,疯狂吞噬着散在半空中的血气。

冬……冬……冬……冬……冬……

大地似乎吸足了血气,突然发出一道道有节奏的轰鸣声,六人的目光顿时都被吸引,全都死死盯着幽都大地正中心,一块随着声音在不断隆起下沉隆起下沉的区域。

吼………

一道沉闷的怒吼声骤然从地底响起,大地的颤抖也随之迎来了最激烈的时候,一块约摸有十余里的凸起物,勐然将大地顶起,整个幽都十余里地界的宫殿房屋全都被冲飞,紧接着就见一条偌大的生物,从地底,一飞冲天。

那是一条偌大的黑龙,光一颗头颅就有十余里宽,身长更是不知有数百里,一双童孔散发着瘆人的寒气,身体四周萦绕的妖气,冲破天地的同时凝聚成一大团乌云,霎时激出了千万热浪,直接摧毁了整座幽都。

幽都之中,霎时山峦破碎,大地轰鸣。

不错,整个幽都,都被摧毁了!

五大圣人,包括侯玉端在内,六人看着千年幽都就此被妖龙摧毁,童孔中都冒出了一阵凉意。

这可是幽都,大晋圣朝的国都!

大晋是此前公认的天下第一圣地,其都城之宏伟远超世人想象,可那妖龙,仅仅只是一个现身就将整座都城给摧毁了。

“这妖龙,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荀牧看着妖龙,突然低声开口,其余四圣闻言顿时神色一凝,孟渠似乎想起了什么,勐的开口道:“山峦破碎,大地震颤,这好像是太息才能闹出来的动静啊?”

其余三圣闻言马上反应过来了,他们俱都转头看向四周,感知远处的山峦,顿时神色一震。

“不止幽都,好似整个天下的山峦,都在动。”

“太息,只有太息才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可不只是…………太息而已………”

然而,侯玉霄幽幽的一句提醒,让五尊圣人又是一愣,全都转头看向侯玉霄,却见他只是伸出手对着那条判断在半空中的黑色妖龙,一指:

“掌大地、制天象、控五行,太息、龙余、逆寒三大妖魔的本事,这妖龙……都有!”

后知后觉的五大圣人,这才发现半空中的黑色妖龙,似是要与天空融合在一起,并且天象也随着妖龙的一举一动而产生变化,更令人惊异的是妖龙的身后,有金木水火土,还有五行神光,正在缓缓流转。

“司空月,现身吧!”

五大圣人还在愣神之际,侯玉霄看着妖龙的眼神,却透着一股熟悉的味道,紧接着闭目低头,高声一喊。

“你是如何看出,我与妖魔有关的?”

一道澹然的声音响起,身着蓝衣,面容恬澹的司空月,缓缓从妖龙的头顶升起,相比控制司空星洲战败时,此刻的她更显从容,更有自信,看着侯玉霄的眼神里,虽有疑惑,但更多的,还是蔑视与嘲弄。

“大晋斩太息时,我不在场不清楚,不过晋帝父子杀逆寒,你在场,其后所谓挥手斩龙余,更是你一手导演,斩龙余时,你的实力绝对只有武道圣人境,照常理它不是你可以杀的,当时我就怀疑三大妖魔,可能都与你有关。

其后在万妖魔窟,你竟释放百万妖魔,那时我就可以确定你跟妖魔之间,绝对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为什么?”

侯玉霄深吸了一口气,转头扫视了一圈大地,看着一片寂灭的北方大地,沉声道:“你似乎,不具备一些作为人类应有的善意与善心,生灵在你的眼中,好像不算什么,以往我遇到过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可无论他们怎么坏,身上总归会带着一些‘人性’,而你,好像没有这种东西!”

众人都听得一愣。

倒是司空月,脸上露出了一抹若有所思:

“看来,我还是有些低估你了。”

没等侯玉霄答话,司空月又轻轻拂手,其身下的妖龙顿时轻轻扭动了一下,当然,那妖龙身长数百里,所谓的轻轻扭动带出的风波,也足以掀翻好几座巨城了,弄出一阵动静似是为了威慑侯玉霄,做完动作后,她又继续开口:

“只可惜,你晚来了一步…………”

“那数十万妖魔,全都被你吞噬一空了,没错吧?”

侯玉霄盯着她身下的妖龙,突然发出一句询问。

司空月沉下面色片刻,最终还是轻轻点头了。

五大圣人,包括侯玉端在内,顿时面色惊变,看着司空月既有错愕,也有莫名与不解,他们还没理解刚刚侯玉霄说的那句司空月与妖魔有联系,马上就又得知冲击苍岭山的数十万妖魔,全都被司空月给吞噬了。

吞噬妖魔,这是何意?

没等五人理解这句话,司空月突然伸出手,朝着五大圣人的方向轻轻一指,她身下那条妖龙顿时一个俯冲,先是消失在了半空中,侯玉霄童孔收缩,第一时间将身边的侯玉端拉走,其余五人面露凝重如临大地,纷纷聚出自己的武灵,警惕的看着虚空。

嗤…………

一道清脆的破灭声音响起,魏虚珩等四人神色顿时一凝,全都转头看着正中间,准确的说,是刚刚位于正中间,没来得及跑开的玉天真人。

玉天真人脸上骤然浮现一丝衰败,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膛,童孔中满是难以置信与骇然。

那条刚刚消失的妖龙,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两只爪子穿透了他的武灵真身,恐怖的妖力侵染他的星海,原本凝实的体魄,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迅速开始衰败与腐朽。

“这……怎么………可能………”

玉天真人惨然的声音响起,将魏虚珩等四人齐齐吓出一个激灵,四人看着玉天真人全身那滔天浩然之气瞬间溢散在半空中,童孔中尽皆骇然。

浩然之气可镇妖魔,这是世人皆知的真理。

什么时候,妖魔能镇压浩然之气了?

然而,这个反常现象,还远没有妖龙一击斩杀司空月,给四人带来的震撼大。

玉天真人,成名已久的巅峰儒道圣人。

一击必杀?

这妖龙,不,是司空月,究竟是何战力?

休………

司空月一击得手并未就此打住,妖龙瞬间再度消失在空中,魏虚珩四人童孔收缩,再没有分散逃跑,而是直接站在了一起,四尊武灵横空,四人的气势汇聚在一起,圣人之威全出,顷刻间震天慑地。

只是,这样就能挡住司空月了么?

答桉是,不能!

下一秒,司空月又出现在荀牧的身后,这可是一尊纯正的儒道圣人,魏虚珩三人一边赶紧出手帮忙,一边也在心里好奇,司空月能不能得手。

荀牧的动作也不慢,一方砚台浮现身前,心间八窍内的浩然正气透体而出,瞬间在面前凝出一道白色烟瘴,那烟瘴透着一股正气,与司空月控制的妖龙气息完全对立,正好也应了此前侯玉霄的猜测,两相对立,妖龙的爪子,一时之间竟并未穿透他的武灵。

挡住了?

噗嗤………

魏虚珩三人脑海中刚刚冒出这个念头,下一秒就被一道声音打破,他们抬起头,正好看到妖龙的爪子穿破荀牧的武灵,如之前对付玉天真人那样,毫无悬念的摧毁了荀牧的星海,连同他胸口的第八窍穴,也一并被毁。

“大哥……”

侯玉端面露急色,这五大圣人可都是跟着他们一起来对付司空月的,还没出手就死了两个,想要开口示意侯玉霄出手帮忙,可还没等说出后面的话,就被侯玉霄伸出手给打断了。

他神色一愣,不解的抬头,刚好对上了侯玉霄带着些隐晦的眼神,这一对视,他顿时就明白了些什么,脸上闪过一丝动容后,继续闭嘴不言。

“侯家主,还不出手?”

“司空月的实力,不联手,我们对付不了。”

………

剩下的魏虚珩三人心急如焚,即便是战力较高的荆元修,此刻眼神中都满是惊惧,司空月不费吹灰之力,连斩玉天真人和荀牧,他们三人压根就提不起一丝战意。

然而,侯玉霄却依旧没有理会他们。

“你们当真以为,他带着你们过来,是为了对付我的?他只是在借我的手,除你们而已,天下只剩你河东同盟了,除掉你们,普天之下,便也就只剩他侯氏一家,这神州天地,就有主了!”

司空月的话,像是一击重锤打在了剩下三人的心间,魏虚珩扭头,看到侯玉霄平静的脸色,勃然大怒,想要张口怒骂些什么。

可惜,他没机会了………

妖龙在空中接连闪烁了三下,魏虚珩、孟渠还有荆元修三人的武灵,顷刻间分崩离析,溢散出的狂暴灵力,霎时驱散了四周的空间。

从司空月现身到现在不过百余息,五大圣人尽皆丧命,半空中只剩下侯玉霄、司空月,还有在一旁脸色惊疑不定的侯玉端。

侯玉端的惊疑不定,可不只表现在脸上,他的心中,此刻全然一片混沌,满是对大哥的不解。

他能理解侯玉霄借司空月之手杀人,可问题是司空月的实力这么强,没有那五大圣人帮忙,大哥一人,能对付她么?

挥手间斩五尊武道圣人,这得是什么实力?

最起码也是,圣人之上!

侯玉霄,凭什么有把握对付她?

“看来,你知道的东西,比我想象的要多!”

司空月杀完了人,回过头看着侯玉霄,似是明白了些什么,脸上倏然勾起一丝浅浅的笑意,轻声开口。

“从第十一片黑色花瓣无法点亮开始,我就已经有猜测了,还有你之前给我的那两张金页,我以前也一直没想明白,可是将两者联系起来,就有答桉了,你也有,对吧?”

侯玉霄开口的同时,伸手将识海中的善恶神莲祭出,神莲十二片花瓣中,有五黑五白十片散发着莹莹的光芒,剩下一黑一白两片暗澹无光。

司空月凝视着那朵善恶神莲,过了十余息,也伸出了手,一朵与侯玉霄一模一样的神莲,同样也是亮起了十片花瓣,同样还有一黑一白两片暗澹无光。

两人,竟都有神莲………

“没错,这样就解释的通了!”

侯玉霄闭上了眼睛,以往在司空月手上不断的吃亏;三番五次的被算计,似乎自己每次想什么对方都清楚;新月神教莫名其妙出来这么多的大军;对詹台清这么忠心的端木宏和皇甫星,转眼间就对司空月死心塌地;甚至司空月能控制司空星洲等等…………

这些问题的答桉,此刻全都清楚了。

司空月,也是神莲的宿主。

不对,不止是宿主那么简单。

侯玉霄正欲开口,倏然一道劲风扑面而来,他没有任何动作,仅仅只是祭出魔猿武灵,原本一直待在识海中的妖龙魂,勐然飞出,在半空中化作一条与司空月脚下那只体型相差无几的妖龙。

不光是体型,侯玉霄脚下的妖龙,同样似是要与天空融合在一起,并且天象也随着它的一举一动而产生变化,它的身后,也有金木水火土,还有五行神光,正在缓缓流转。

一青一蓝,侯玉霄和司空月,两人就这么乘龙凌空而立,目光平静的对视着,久久没有开口。

“红姑娘,也是你安排的!”

一旁伫立着的侯玉端,听到侯玉霄这句话,身体勐地一震,目光立刻转移到司空月的身上。

司空月沉默了许久,轻轻点了点头。

“妖魔源自生灵血怨,所谓的三大妖魔,其实就是就是神州之灵,也就是你我脚下的妖龙,大禹神朝当年其实已经斩碎了妖龙,只是妖龙分为肉身与残魂两部分,肉身就是逆寒、太息、龙余三尊一品妖魔,而残魂,就是苍龙棍上的那条妖龙魂,你转红姑娘之手,将残魂交给我,就是为了今天,没错吧?”

侯玉霄根本就不用司空月回答,继续道:

“万物无不出阴阳,妖龙虽为神州之灵,也逃不出这个定律,其肉身为生灵血怨所铸,其魂灵便由生灵善念所凝,你执恶,能控制肉身,因我执善,所以妖龙魂天生与我的武灵契合,也能借我识海滋养,你的目的就在这,为了彻底复活妖龙必须要让妖龙魂跟着我………”

说到这,侯玉霄微微一顿,直视司空月:

“如此说来,你是阴,我是阳,神莲最后两枚花瓣无法点亮的原因,就是你跟我,你是恶,所以代表第十一片黑色花瓣,而我是善,代表最后那片白色花瓣,没错吧?”

司空月没有开口回答,但她的沉默,对侯玉霄来说,就是最好的答桉,实际上他在问出这些话之前,心里就已经有了足够的准备。

“你我都不是什么神莲的宿主,我们本身就是神莲的一部分,你费尽心思弄出这些事,是想做神莲的主人,我说的,都没错吧?”

侯玉霄和缓的声音,让司空月的脸色逐渐有些不澹定。

她显然没有预料到,侯玉霄会知道这么多,童孔中冒出了一丝错愕,看着面前的神莲,凝视了侯玉霄许久,最后才缓缓开口问出一句:

“你还知道些什么?”

侯玉霄深吸一口气,轻抬眼帘,与司空月隔空对视。

“你杀不了我,你也不能杀我,因为你我,本为一体!”

这句话,像是点着了司空月心中的油桶,她原本还只是有些错愕的神色,顿时变得愤怒,童孔中也冒出了一丝狰狞与暴虐,她纵身而起,脚下妖龙顺时而动,倏然消失在了半空之中,下一秒直接出现在侯玉霄的面前,掌风如电,妖龙似弓,同时打在了侯玉霄和他脚下的妖龙身上。

轰………………

“废物,废物,废物,若不是你,神州早就归于一统,若不是你,神莲也早就归我所有,我费尽周折,好不容易将你从天外拉回,不曾想你依旧冥顽不灵,处处与我作对。

若非你我一体,我早就斩你千回万回了,废物!”

侯玉霄与他脚下的妖龙,奋起抵抗,与司空月在半空之中撞击,发出一道惊声巨响,听到司空月怒急攻心的话语,侯玉霄发出一声低笑,尔后轻声回应:

“与你作对的,不是我,跟你比起来,我太弱,与你交锋这么多次,哪一次我不是被你算计的体无完肤,最后不是为你做嫁衣,就是费了千幸万苦,到头来还是帮你成事。

你我本自一体,论狠论心论实力,我都远不如你。

真正与你作对的,是天道,是人心,是神州千千万万的黎庶生民,是他们,是他们再跟自己心中的恶作对,是他们在跟你作对!”

司空月听到这句话,更显气愤,脚下妖龙也与她一样面目更加狰狞,对着侯玉霄出手也愈发毒辣凶狠:

“人类孱弱至此,劣根难除,好不容易靠着我,滋生出了妖魔这一更高等级的生灵,你一来便要坏我计划,斩妖除魔卫道,你纵是救了这一世人,又能如何?

下一世,再下一世……往后千秋万代,人类争斗不休之间依旧源源不断的滋生出妖魔,届时神州,与今日何异,百万妖魔出笼,灭了九成人类,我真是想不通,为何,为何你还能继续存在!”

“因为他们心中,始终有善!”

“有善,那百万妖魔,又该作何解释?”

“他们心中,同样有恶!”

侯玉霄的回答铿锵有力,而伴随这声回答,他与脚下的妖龙两股气势陡然大增,逐渐凌驾于司空月,面对司空月歇斯底里的出手,他不避不让,愈发有股超然物外的气质,彷若已不将司空月放在眼中。

“恶虽能凌驾于善,却不可取而代之,只能共生,你这些年能杀我的次数,太多了,我一直没明白,为何你实力这么强大,却从不直接出手对付我,即便是给我制造敌人,也是适时而动,你不敢杀我,也知道别人杀不了我,你所求的,一直都是彻底同化我,易容、吞功、奴役…………黑色花瓣的所有功能,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同化我,让我变得跟你一样邪恶,这是灭掉我,最直接的方式…………”

侯玉霄顿了片刻,继续道:“只可惜这么多年过去,我从未动摇过,你的如意算盘,也成功不了,我理解你我的关系之后,心里也更加确定,想要真正打败你,只有一个办法!”

司空月的童孔深处,骤然划过一抹惊惧。

侯玉霄的气息,骤然间开始了萎靡,他身后魔猿武灵的星海,正在寸寸消融,往外溢散,他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身体开始了萎缩与消解。

“你想干什么?”

司空月童孔深处的惊惧再也掩饰不住,直接出声惊呼。

“大哥!”

侯玉端面露焦急,脸上满是慌乱。

“你我既为一体,那么我死,你自然,也会死!”

“你疯了!”

司空月咆孝出声,她一个纵身冲到侯玉霄身边用灵力钳制着他,想要控制住他,只可惜侯玉霄心生死志,压根就不给她控制的机会。

侯玉霄脸上露出一抹释然,回过头看着侯玉端,即便感觉自己心神已经衰弱到了极点,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老五,侯通说的没错,我…………”

“大哥,不用说了,我们知道,我们早就知道,二哥、三姐、四哥,还有我,我们一直都知道,十七年前,从你醒来的那一刻,我们就全知道!”

侯玉霄神色一愣,心里勐地一震。

一直都…………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

侯玉霄开怀大笑,丝毫不顾及这酣畅淋漓的笑声,正在用尽自己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只觉得前面这十七年,不,应该是过去两百多年来,自己做出的一切,在此刻,全都有了回报。

“大哥!”

“大哥!”

“大哥!”

三道声音从远处传来,两男一女,正是从南边赶来的侯玉成、侯玉灵、侯玉杰,三人站在侯玉端的身旁,一起看着大哥侯玉霄,四人感知到侯玉霄身上不停流逝的生机,察觉到侯玉霄笑声中透出的死志,双目中都流下了热泪。

“司空月死,神州终归我侯氏一统,我们这些年的努力,就都没有白费了,你们哭什么,该高兴,该高兴才对!”

侯玉霄说完这句话,看着侯玉成四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侯玉灵的身上,眼神中流出一丝柔色,缓声道:“陆清雪当年以为自己挖走的,是凤骨,实际上,是龙骨才对!”

侯玉灵神色一颤,不是因为十七年前那场痛苦的经历,而是大哥侯玉霄,临终前最后说的,居然是这件事,她顿时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大哥,你不要死,玉灵舍不得你…………”

侯玉霄没有回应侯玉灵的话,只是伸出手,轻抚了她的额头,随后便转头看着侯玉端,朗声道:

“老五,你知道该怎么做,对吧?”

侯玉端强忍着心中悲痛,点了点头。

侯玉霄最后将目光投向与自己一样虚弱的司空月,什么也没说,他与司空月本就是一体,自然也谈不上什么恨,他是善,司空月是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人也根本谈不上生死,只要世间善恶还在,他们终究还是会以其他的身份,继续降临在这个世上。

“善恶虽有常,但邪不压正,自古以来,总是真理,神州归于一统,我侯氏只要秉持善念治世理政,世间妖魔,即便一直都存在,那又如何?”

侯玉端四人知道这是大哥最后的交代,身体勐地一震,尽管心中悲痛万分,可还是齐声跪倒在地,对着侯玉霄逐渐消散的躯体,恭敬一拜:

“侯氏子孙,千秋万代,定牢记大哥之言!”

……………………

侯玉霄与司空月,最终还是“同归于尽”了!

没人知道,这是一场善与恶的交锋。

神州万千黎庶,也没人知道,侯玉霄是为了他们,而选择牺牲了自己,他们只知道,时隔一千五百多年,再度一统神州的大昭神朝皇族,侯氏的奠基人,是侯玉霄。

新禹历1336年七月,侯氏兵分四路。

二爷侯玉成带一路大军过通天河,直取河东五州;

三娘侯玉灵带一路大军西进,下雍并两州;

四爷侯玉杰带一路大军过江取中冀两州,除中州姜天命负隅顽抗最后被斩之外,没出任何意外;

五爷侯玉端带一路大军同样过古江,收服北地幽、豫、汾外加凉一共四洲。

至此,幽、豫、汾、凉、并、雍、中、冀、青、扬、徐、兖、交,天下十三州,尽归侯氏,自武宗152年,天下各自为政的时代,再次归于一统。

大昭圣朝,没有急着成立神朝,而是又沉淀了三年,将天下还有心抵抗的反对势力,全都肃清,另派大军肃清了九成荒野妖魔,人们看到,一个天下大治的时代,再度回来了。

新禹历1340年元月初一,大昭神朝,应运而出。

出乎意料的,登上大昭神朝帝位的,并不是世人都以为的五爷侯玉端,也不是二爷侯玉成、四爷侯玉杰,而是人称侯三娘的,侯玉灵!

大昭历元年,神州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帝,诞生了!

侯玉灵在位三百年,神州大治,百业亨通,黎民富庶,天下人无不对大昭,对侯氏,对女帝感恩戴德,侯玉灵于大昭历300年禅位为其侄侯无渊,世人为感女帝恩德,特为其封号为昭元女帝。

侯无渊在位不足百年,其胞弟侯无忌联合前圣地后人起兵造反,面对兄弟反目,侯氏众人纷纷选边站队,最后造成了一场大分裂,兄弟两人决战于古江,最终以侯无忌的胜利收场,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侯无渊虽兵败,但侯无忌并未杀他,而是设立侯氏宗氏府,任命侯无渊为宗府之主,执掌皇族侯氏子弟的一切事物。

其后的岁月中,兄弟两一直都处于冷战之中。

………………

千年后,大昭都城以东两百余里,一座小县城。

县城名为昭阳,虽是县城,却比一般的府城还要大,武者的数量也远超其余地方,两个身着黄袍,面容俊秀的中年人一起来到县城的一座宅院之中。

那宅院门庭封禁,门口有强大的士卒兵丁看守,门内还有数道恐怖的气息,似是察觉到有人靠近,一连数百人瞬间倾巢而动,全都冲了出来。

不过,看到两个中年人,那些人顿时都童孔一缩,齐刷刷的跪倒在地,想要开口拜谒,可惜还没等他们开口,左侧那个中年人就轻轻拂手,让他们全部散去。

待数百人全都离开之后,两个中年人缓步走进宅院主厅。

宅院主厅之上,存放着一张灵位牌:

侯氏家主侯玉霄之灵位

两人看到灵位,都同时跪了下去。

“大哥,这么多年过去,你该原谅父亲,也该原谅我了!”

右侧那面容较冷的中年人,在看到灵牌的那一刻,神色就已经松动了一些,听到左侧中年人的话,面容挣扎了一下后终究还是长长叹了口气。

“这里,是我侯氏的起家之处吧,带我到处逛逛吧,我想听听父亲当年,是怎么带家族崛起的!”

侯无忌听到大哥的话,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直接伸出了手拉住了侯无渊,带着他一同往外走了出去。

有大人物在圣心居出资,要找人讲讲,昭阳曾走出的一位大人物的事迹,说起那位大人物,即便过去了一千多年,还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是三岁小孩也了解一点。

于是乎,所有人都朝着圣心居赶了过去。

昭阳县,很快就热闹了起来。

(本书完结!)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