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百七十六章 谁在称无敌?

在这之前,完美世界之中的各种道法虽然强大,虽然玄异,但是最多也就是觉得震撼。

甚至就算是他化自在最开始表现出来的,可以化出真身,众人觉得此法堪称无敌,但是终究还是在理解之中。

但是他化万古,还可以自己救自己,这操作实在是匪夷所思,让人想想,就觉得不是真实的。

“他化自在,他化万古,荒天帝当真是强的无可形容啊!竟可开创此等逆天之法。”

叶凡此刻内心也是微微震动。

他现在对于未来的自己为何要去寻找荒天帝,更加了解了,因为荒天帝的强,实在是强的难以形容。

“真期待有朝一日,能够真正的和荒天帝坐在一起,坐而论道。”

叶凡内心虽然有些震撼,但是反而对未来更加期待了。

他虽敬佩荒天帝,但是自身的无敌心也依旧在,也许现在不如荒天帝,但是他相信,只要不死,终究有一日,可以追赶上荒天帝的步伐。

若没有这样的无敌之心,无畏之心,他便不会走到今日即将君临宇宙的地步。

虽然准仙帝,仙帝,离他很遥远。

但若是因为遥远便觉得不可能,可能他的一生,也就如此了。

……

当高台下的众人逐渐恢复,罗元便继续说书:

石昊利用被大罗剑胎解体的瞬间,亿万滴血液冲向岁月长河,其中一滴冲向了边荒帝关。

不过,也仅止于此了,之后他就迷失了。

因为,此刻施展此法,超越了他的极限,是强行施展而来,不够稳定,并且还有尸骸仙帝的气机对自己起作用。

“怎么回事?不可推演,他像是不属于这片古史,不可寻觅了,哪怕血化成劫灰,也该有一丝痕迹才对。”

尸骸仙帝此刻还在推演探寻,只是无论怎么推演探寻,都找不到荒一丝一缕的痕迹,这让他戾气浮现,杀机惊万古。

而与此同时,石昊的亿万滴血液,在岁月长河流淌,上游,中游,下游,都有血迹浮现,显化在不同的时空。

帝落时代,有一个我石昊悠悠浮现。

那是一滴血化成,有自己的意志,他一开始很迷茫,也融入不到那片天地,最后,他盘坐下来,身在世外,注视着这里,心头有些法门浮现,他开始思忖,修行。

这样的情况,出现在各个时代。

帝落,仙古,乱古,甚至是未来,亦或者更古时代,都有他的身影。

其中,帝落时代的那滴血最为珍贵,是他的血精。

他经过漫长岁月修行,慢慢了悟到,他在修炼他化自在大法,意外来到了帝落时代。

岁月悠悠,他更是随着岁月而动,历经了仙古纪元,也到了边荒帝关,更是去了未来。

只是,他依旧没有全部记起,还在迷失。

他只知道,真身开创出了盖世无双的帝法,他化自在,他化万古,而今的他,在法的演绎之中。

终极古地。

尸骸仙帝的脸色开始阴沉了,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也许他的那一剑,还有他妄图更改古史,让一切都走向不可控了。

“他难道创出了一部盖世帝法?而今屹立在仙帝境界,境界与我同列,所以他的一切都不被我感应了?”

尸骸仙帝脸色难看的自语,他内心不相信真的有人可以和他同列,可是按照理性的推演思考来讲,而今似乎只有这一个原因。

石昊依旧在迷失之中,各个时代的他,都在孤独的修行之中,独立于世外。

很奇妙,彷佛历经了无尽的岁月,又彷佛从来没有过去哪怕一个瞬间。

这一日,有了变化。

当世,异域。

有一滴血在流淌,化形后,立身在一处山地之中。

他独立于世外,即便站在这里,也不属于这里,其他生灵也难以感知到他,会下意识的将他忽略。

有两名女子走来,一个女子开口道:“荒天帝此去界海十几万年,至今未归,到底怎么样了?”

“界海的那一边,到底有什么?”

“莫仙姐姐,荒天帝应该无恙吧?”

名为莫仙的女子回道:“我想,他应该可以归来。”

“他对我有大恩,曾救下我的性命,至今都不知道该如何回报,我虽然很强了,可是和他比起来,永远追上不他的脚步,而今更是只能遥望。”

那女子说道。

两个女子谈论的话题,让那滴血化成的石昊一阵季动,像是要想起什么一般。

轰隆隆!

这一刻,他的耳畔彷佛有雷鸣之声爆响而起,让他的心头震动。

下一刻,彷若雨后天晴一般,阳光照入了他的心田。

一切,豁然开朗!

他记起了,很多万年以前,他在异域救过一个小女孩,交给了莫仙。

“是了,我是荒,我是石昊,我是荒天帝!”

一朝得醒,因果彷佛无处不在,他曾救过一个小女孩,而今那个小女孩长大成人,作为引子,帮他觉醒了一切。

他化自在,他化万古,在这一刻演绎到了极致。

岁月长河中,亿万滴血液同时腾起,璀璨而绚烂,最终汇聚到一处。

轰!

诸天万界,岁月长河,都勐地一震,各片时空的生灵都大惊,茫然仰头看天。

不过,天上什么都没有,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终极古地!

亿万滴血液蓦然出现,重新凝聚在一起,像是从未离开过此地一般。

一股属于仙帝的气机似瀚海一般浩荡起来,快速的强盛。

“你还活着,但那又如何?在吾面前,终究是要死,谁能与吾相抗?”

尸骸仙帝发现自己猜测成真,对方真的成为了一尊盖世仙帝。

石昊出现了,恐怖的帝之气机浮现,双目深邃无比,他冷漠的看着尸骸仙帝,道:“谁在称无敌,哪个敢言不败?”

……

“我去,在这之前,我一直觉得,安澜为逼王,苍帝为逼帝,而今我才发现,荒天帝才是真正的……额……”

有人听到荒天帝的装逼名句后,下意识的就要用出地球的一些俗语。

因为罗元和叶凡,都来自地球,受他二人影响,有不少人都曾直接或者间接的了解了一些地球文化,地球俗语也是张口就来。

此刻下意识的就要说荒天帝才是逼帝,不过想想,似乎对荒天帝有些大不敬,于是最后还是住口了。

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有不少人此刻都在盯着他,彷佛只要他敢亵渎荒天帝,就要直接上去揍他一顿的样子。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种俗语的。

“莫胡说,荒天帝三个字就是无敌的代名词,什么逼王,逼帝的,哪里配得上荒天帝?”

有老者呵斥道。

“是是是……”

那个说逼帝的人,只是一个普通圣人,被一尊大圣呵斥,急忙赔笑道。

不过他内心还是不以为然,他不觉得逼帝这两个字不好,他觉得逼帝有褒义的感觉。

当然,他肯定不会再说了。

“其他人称无敌,可以用你们所谓的装逼来形容,毕竟最终都将失败,而荒天帝在称无敌,那便是事实,世间无敌帝者,唯荒天帝而已!”

有人激动不已,等待着最终之战的来临。

“想必,最终一战,会很激烈吧?”

有人开口。

虽然他觉得荒天帝是无敌的,必然会胜利,但是敌手终究是一尊仙帝,这超越了以往的一切,便是一对一,虽然不至于和之前的三帝那般苦斗,但应该也要费一些心思。

“会比对战三帝简单,但是应该也会很激烈。”

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毕竟尸骸仙帝乃是黑暗动乱的源头,诸天万界无数纪元的唯一仙帝,便是不如荒天帝,大概也不会差多少。

“真的会很激烈吗?”

那位老准帝却突然觉得,这一战,可能并不会多激烈,有可能会一边倒。

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而是静静的等待着后续。

……

当台下众人逐渐平静,罗元继续说书:

谁在称无敌,哪个敢言不败?

这是一种自信,有气吞天地的气势,俯视古今未来,谁可争雄?

血雨璀璨,朝着一处凝聚,石昊真身屹立在这里,彷佛从来没有离开过。

如今的他,仅仅只是屹立在此,彷佛就能压塌诸天万界,破灭岁月长河,一切都因为他的存在而不稳固了,他的肉身就可以镇压一切。

“我既恢复巅峰战力,何惧之?吾依旧盖世无敌!”

尸骸仙帝冷漠说道。

如今他的躯体完整了,元神印记也归一了,屹立在巅峰,无所畏惧。

他坐在那巨大的石椅上,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高高在上,俯视着石昊。

嘎嘣!

他身体微震,锁在他身上的秩序神链尽皆崩断。

紧接着,他站了起来。

庞大的躯体矗立在当世,轻轻一震,混沌破灭,诸天秩序崩毁,可怕无比。

仅仅只是一个动作,便掀起了无尽的风暴,若不是荒阻挡在前,诸天万界将要遭受可怕的灾难,万灵万物都将不存。

紧接着,封印在此地黑色光幕,也瓦解了,而后被他吸收了,这是他当年自封的规则之力。

他盯着荒,空洞的童孔之中射出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

他走出了绝地,凝视着荒,他要出手了。

锵!

大罗剑胎脱落斑驳的碎片,而后重组,化作一体,再次化成一口剑胎。

砰!

大罗剑胎出现在尸骸仙帝的手中,并且放大,最后和他庞大的躯体匹配,化作了一口可怕的巨剑,帝之气息弥漫。

“明珠暗投,帝剑蒙尘!”

尸骸仙帝一头发丝随意的披散着,他手持巨剑,斜指向前方。

“帝剑,凭尔等也敢妄动,配吗?”

尸骸仙帝话语阴冷,带着一股傲气,很显然,在他看来,唯有他可掌控此剑。

“斩!”

尸骸仙帝轻喝,手臂挥动,一剑噼向石昊。

叱的一声!

混沌海被分开,剑气纵横亿万里,若无人阻挡,世界将倾覆。

这一剑,可灭苍生,可灭万物!

岁月长河都在颤栗,隐匿不见。

“轰!”

石昊冷漠回击,他无帝器,只手遮天,就这么横推了过去。

同时,他封住了尸骸仙帝倾泻而出的浩瀚杀意和大道法则,使之不能浩荡向界海的另一岸。

铛!

大手遮天蔽日,彷佛自万古岁月中横推而出,击在了剑胎上,碰撞间,撕裂万古诸天,亿万缕剑光四射。

一刹那,这里归于原点,天地倾覆,诸天星斗崩坏,成片的宇宙在崩毁。

“你才踏足这个领域,还不能与我争锋,送你上路!”

尸骸仙帝冷喝。

“说那么多作甚?杀你!”

石昊冷漠回应,徒手出击,发丝飞扬,眸光爆射,有我无敌。

他无帝器,但依旧无敌!

“古今未来,吾主沉浮,自吾之外,万道成空,镇压当世敌!”

尸骸仙帝大吼,他意识到荒即使初入仙帝,依旧是一个恐怖的敌手,他动用了禁忌秘术,毫不保留,此刻全部祭出,要斩杀荒。

“徒劳的,无用的。”

石昊简单回应,眼见对方无尽秘术横空,他也施展了盖世帝法。

他化自在,他化万古!

一刹那!

一道又一道的身影自岁月中走出,全部都是石昊,足足有四尊,远处还有模湖的身影,没有彻底显化成功。

“你……”

尸骸仙帝盯着荒,突然预感不妙。

轰!

石昊的真身,连带着几尊化来的真身,一起轰杀,朝着尸骸仙帝镇杀而去。

噗!

尸骸仙帝咳出一大口黑血,整个人倒飞出去,手中的剑胎都险些脱手。

尸骸仙帝半跪在地,拄着帝剑,霍的一下抬起头来,披头散发,盯着荒,眼神阴冷的可怕,却久久无言。

“杀!”

他起身,挥动帝剑,再次杀去,璀璨剑光,浩浩荡荡,照亮了古今未来。

只是,面对这无上一击,石昊很冷漠,带着几具真身,再次轰杀。

噗!

尸骸仙帝的身体被击穿了,血肉炸开了许多,才完整没多久的身躯,此刻又残缺了。

“吼!”

尸骸仙帝怒吼,奋力搏杀,只是却发现,什么都改变不了,这后来者太过恐怖。

他化自在,他化万古,这是一种无敌的帝法,他难以抗衡。

“杀!”

石昊冷漠无比,就这么横推了过去,继续轰杀。

“吼!”

尸骸仙帝咆孝,他在拼命,要和荒决战到底。

可惜!

绝对的实力,不是拼命就能逆转的。

最终,尸骸仙帝被打的崩开了,四分五裂。

“岁月,历史,不能触之啊,连我都不能改写!”

尸骸仙帝叹道,他败了。

“可有遗言?”

石昊冷漠问道,他想知道,对方成就仙帝,为何还会被黑暗侵蚀。

尸骸仙帝很冷漠,没有说话。

他再次长啸,重组肉身,朝着石昊杀去。

只是,什么都改变不了,他被他化自在克制的死死的。

“杀!”

石昊多次轰爆尸骸仙帝的肉身后,将他镇压,而后开始炼化。

这次炼化,足足花费了万年,几道真身都盘坐在此,一起炼化。

“啊!”

最终,万载过后,尸骸仙帝一声凄厉大叫,他被彻底的镇杀了。

浓郁的黑暗物质,也被炼化了大半,剩余的被封印。

……

这个时候,罗元停了下来。

台下却还在发愣,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高台,瞠目结舌。

许久才有人反应了过来,愣愣的说道:“就这么轻松写意的斩了黑暗源头的黑暗仙帝?不应该浑身浴血,大战几万年吗?”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