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三月,草长莺飞。

贺今朝站在船头,看着河岸的风景。

这种风景,他几乎每年都会看到。

至少百姓安居乐业,不像他当初在陕西那样,到处都是荒地、死人以及即将饿死的行尸走肉。

百姓们都已经开始在地里干活,种地自是一等一的大事。

他们对于汾水上往来的船只都习以为常了。

贺大帅,不。

现在叫秦王。

他一直都在调兵遣将,汾水河面冰化了能通行,就一直在运输东西。

看样子是又要打仗了。

倒是家人加入锤匪陷阵营训练的家庭都颇有些激动,指望着儿子能够立下战功,从而改变家里的条件。

毕竟锤匪士卒正兵的待遇,他们大多是实打实的看到了。

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不少人安稳下来之后,自是想着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地位。

奈何秦王一直都没怎么在山西新招士卒。

倒是在陕西等地大批新卒进行训练。

“秦王。”吉珪捏着胡须笑道:“有如此多的百姓安居乐业,此战定能一战功成。”

大明的社会矛盾已经变得极为尖锐,锤匪的统治推翻了地主阶级的暴虐统治,以及长期的剥削压榨,属实是以“解民倒悬”为己任,得到西北西南等地的大规模拥护。

抚流亡,通商贾,募民垦田,收其籽粒以饷军,使贫苦百姓能够安心生产。

再加上锤匪纪律严明,严禁抢掠民间财物、随意杀人和调戏妇女。

如此种种,可要比大明的统治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有贺今朝这样的人在,怎么可能不会拥护他的统治。

拥护他也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

或者说,现在的贺今朝已经代表了广大百姓的利益!

朝廷越发的孱弱了,而且许多人都在盼望着起义军到达。

就像今年一月的时候,左良玉率领官军冒雪抵达一座县城,那西峡已经被锤匪策反。

他当然不是为了平叛来的,也不知道城池为锤匪所破,而是为了“就食”。

当地百姓潜伏在女墙,浇水冻城,为“贼”坚守,就算左良玉情真意切的呼唤说大冷天的给他们些粮食柴火就走。

实在不行给点银子也行啊!

结果通通被拒绝,左良玉无奈,这大雪天进不了城,攻城也没戏。

毕竟他也没准备什么攻城器械,只能无奈退走,找下一个目标。

左大帅的人马还不如起义军呢,就算是流寇也大多都注意军纪,不随意伤害百姓,可是官军是变本加厉。

左良玉虽然占据了襄阳,但是手里也没有多少存粮啊!

贺今朝厉兵秣马三年,做了一个局,让明清之间长久的相互厮杀。

如今南下湖广,一个是为了找机会歼灭官军的有生力量,扩大战果,为推翻大明创造条件。

大明主要用于镇压起义军的军事力量,只剩下侯恂以及占据襄阳的左良玉,侯恂因为战败被罢官,逃到扬州躲避,然后又被崇祯个下令抓紧诏狱去。

现在接替侯恂的是吴牲作为督师,手底下有左梦庚、牛成虎、郑嘉栋、高杰等队伍。

如何吴牲需要去对付盘踞在河南的李自成,双方在河南地界发生几次战事。

无论是李自成还是官军都需要修整,无法在短时间内补充兵员、马匹、器械、粮饷,不会离开河南。

河南连年灾荒,在粮食等物力上无法供应李自成、罗汝才和革、左五营庞大队伍的需要。

湖广是盛产粮食的地方,当时就有“湖广熟,天下足”的谚语。

贺今朝要夺取湖广为垫脚,不在偏安一隅,除了打击大明的统治,还要遏制李自成等人的实力。

逼迫他们进入河北、山东等地界继续与明军对抗纠缠。

何况就地理环境来说,湖广是四通八达之地。

先取湖广,对于后面大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锤匪还在行进,但是贺今朝称王的消息,却是通过山西巡抚许鼎臣直接送到了京师里面。

毕竟这件事他也是知道的。

雁门关外自是有人通传此事,而贺今朝也占据了大同府的数个县城。

消息往来打探,许鼎臣还是有一手的。

大同副总兵姜襄,再一次被许鼎臣给叫来,商议大事。

“姜总兵,锤匪势大,贺今朝又称王,洪总督率领十几万大军在关外与清军对峙。”

许鼎臣面色漏出愁苦之色:“以你我二人的实力,怕是顶不住锤匪的攻势。”

姜襄心中一动,但是没有那么容易上当。

这些个文官多是喜欢容易诈旁人的话。

许鼎臣在山西坚持这么久都不通锤,足以见识他对大明的忠诚。

“许巡抚,此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姜襄则是一脸愁苦的道:

“那贺今朝占据了大同数个县城,我一直想要拿回来,奈何实力不济,一直都在等着朝廷的增援。

但是朝廷就不往咱们这里派兵镇压锤匪,我也没办法。”

有心无力是二人共同的“心愿”。

许鼎臣也深以为然的颔首,他一直上书朝廷,无论是兵部还是皇帝都不怎么关注山西。

就算失败了几次,以及联合围剿山西到后面成了各自为战,但让一个反贼长久的在某地站稳脚跟,真不是他想要养寇自重,而是朝廷的置之不理才造成今日的局面。

贺今朝如今又自称秦王,妥妥的想要推翻大明。

许鼎臣打量着姜襄:“姜总兵,我听闻你的父兄皆是投降了锤匪?”

“不敢隐瞒,确有此事。”姜襄随即开口道:

“贺今朝收取三边,占据我老家的地盘,父兄被底下的兄弟们给架着降了。

甚至后期还写信与我,叫我一同投降,但是被我拒绝了。”

听到姜襄如此大义凛然的话,许鼎臣眉头微皱,他可不相信姜襄会这么忠于大明。

这些个边将没少喝兵血,为祸一方。

但是许鼎臣却是叹了口气道:“姜总兵当真是为国为民,可是依我看朝廷的邸报,如此忠于朝廷的良将全都死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可全都是诸如左良玉那种桀骜不驯之徒,大明是走了下坡路。”

“是啊。”姜襄附和了一句。

“你有没有联系锤匪的法子?”

“许巡抚这是何意?”姜襄颇显惊讶的询问道。

“自是给你我二人找一条退路。”许鼎臣站起身来笑了笑:“你也不想给大明陪葬吧?”

姜襄也是个老江湖,自然不会把实话全都撂出来,只是紧皱眉头装作思考的样子。

如今自己在许鼎臣的地盘里,贸然脱出关系,就给了他借口。

“锤匪势大,贺今朝称王了,离称帝还远吗?”

听着许鼎臣循循诱导的话,姜襄则是摇摇头:“我相信洪总督的能力,现在就早早下决断,是不智的选择。”

许鼎臣颔首,姜襄的父兄投靠了锤匪,虽然当不得什么高官,但总归是有人在锤匪那里站稳了脚跟。

他则是要站在大明这面,两方下注,也好给家族多一个选择的机会。

许鼎臣便懒得在钓鱼,随即询问:“姜总兵,贺今朝称王之后,必定会大肆进攻,你我该如何防御?”

“朝廷不是与锤匪之间议和了吗?”姜襄一脸无所谓的道:

“许巡抚未雨绸缪怕是有些太早了。”

“早吗?”许鼎臣笑着摇摇头:“待到尘埃落定之后,怕是晚了。”

姜襄站起身来也走了两步:“若是锤匪来攻,我只能借助代王的钱财,坚守城池,犹如当初对抗清军一样。

我当年虽然故意伏低做小,引诱锤匪与清军相互厮杀,但贺今朝并不信任我,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把你我放在眼里。

只要他想要吃,你我皆是他嘴里的一块肉罢了。”

许鼎臣对于姜襄的话极为认同,毕竟按照他目前的实力,是很难抵挡的住锤匪进攻。

同样朝廷也是知道这件事,才会同贺今朝议和,给他银子。

就连他所占据的两个县百姓,也多有向外逃跑。

主要是连年灾荒,他纵然是组织百姓救灾,可也得先供应他手中的军队,更不用说什么这两县本就是能耕土地较少。

“若是许巡抚将来想要改换门庭,莫要忘了拉兄弟一把!”

姜襄说完之后就告辞了。

许鼎臣呆坐在大厅内良久,忍不住甩着衣袖大骂道:“我真该死啊!”

他认为姜襄跟他是同一类人,为了大明一直都在坚持,哪怕面对锤匪而言,自己弱的都像是一只蚂蚁。

可蚍蜉还有撼树的心气,我如何就不行了呢?

相比于许鼎臣重新燃起的斗志,姜襄只觉得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那些个文官做事着实是不讲究!

别看他山西巡抚杀不着大同的副总兵,但袁崇焕还杀不了毛文龙呢?

还不是一样给宰了?

姜襄面对许鼎臣钓鱼的话是坚决不搭茬,反倒表现出了对时局的担忧。

总之先跑出一段路再说。

姜襄带着手下的家丁跑了十里路,这才勒住缰绳,让战马好好休息一二。

“总爷,咱们如此急匆匆的返回,能出什么事啊?”

作为姜襄的家丁队长,自是明白他早就与贺今朝勾结在一起了。

如今整个漠南蒙古都被贺今朝压服,辽东的清军鞑子又在锦州之地与大明官军进行决战。

至于秦王贺今朝想要兵发大同,更不可能遇到什么抵抗,相信大多数都会知道怎么做的。

大同这块的防御目前根本就没有什么威胁。

若是锤匪兵出大同,直扑京师改天换地,他们这些人还能跟着去凑凑热闹。

所以他不理解。

姜襄确是没多说什么:“方才与许鼎臣交谈的结果很是不好,我不过是想要纵马一二,回去叫人好好监视许鼎臣。

秦王但有需求,我们便要全军压上。”

“是。”

辽东的局势也变得紧张起来了,河南的局势越发的糜烂。

崇祯正在焦头烂额的时候,接到许鼎臣上报锤匪贺今朝称秦王一事,更是气得大怒!

尽管贺今朝叛军西北等地,但崇祯依旧看不起他这个驿卒出身。

只有大明宗室子孙才可以称王。

“贺今朝他也配秦王!”

崇祯充当了桌面清理大师,脸色越发的狰狞起来。

杨嗣昌默默的捡起许鼎臣的奏疏看了一眼,长叹一口气:

“陛下,贺今朝厉兵秣马这么久,如今突然称王,大抵是要做出行动来了。”

听到这里,崇祯当即冷静下来,甚至有一丝的担忧。

靖辽侯吴国俊正在运送第二批钱粮前往辽东的途中,若是贺今朝突然发难进行东征。

光是靠着京营能否守住京城,还是一个大问题呢。

主要是崇祯不相信许鼎臣以及姜襄等残兵败将,能够阻挡得住贺今朝的进攻。

“这可如何是好?”

崇祯一下子从发怒的状态到了惊恐。

因为洪承畴带领大批主力,吴国俊带领精锐全都在辽东。

这就是崇祯的一次豪赌,赌赢了,那大明还有盘活的机会。

可现在到了关键时期,贺今朝突然发难,就直接破坏了崇祯原先的臆想。

崇祯的发怒,也并没有隐瞒这些阁臣。

阁臣们除了在相互争斗,捞银子外,也是要处理国事的。

否则平台都没有了,他们很难在有如今的地位。

听到贺今朝称王的消息,周延儒等人皆是心里直突突。

此人若是要东征,朝廷抵挡不住。

这可如何是好?

“陛下,莫不如先南迁到南京暂且躲避锤匪的兵威,待到洪承畴在辽东战事取得成功,陛下再返回京师重组大局。”

“是啊,陛下,如今京师周遭屡次遭受清军的劫掠,百姓纷纷逃亡,再加上连年大旱,连京师周遭都没有多少人家了。

南京附近土地肥沃,且又是太祖定都所在,人杰地灵,最重要是有兵马可用。”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锤匪还没有打过来呢,阁臣们就连连说着南迁的话。

这些话让崇祯着实不喜,甚至感到愤怒。

朕对你们委以重任,结果一出事了,就是这般给朕出主意的?

让朕逃跑?

“南迁,南迁,除了南迁,尔等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崇祯愤怒的大吼。

“回陛下。”陈新甲这才拱手道:“迅速结束宁锦战事,叫洪承畴领军回来,方可保京师无虞!”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