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百七十五章:于海棠是渣女(求订阅)

同在办公楼,杨厂长主动去找李抗战。

“厂长,您怎么来了?”

“抗战啊,你看看这封信。”

李抗战一边看,一想思考着杨厂长什么意思,这封信是他写的,信上的内容他都能倒背如流了。

莫非是发现我了?

不可能,我是用左手写的字。

“厂长,这崔大可,太可恨了。”

“他就是一个臭虫,这样的人怎么能混进我们轧钢厂的先进队伍呢。”

杨厂长:“我的想法是把这事交给你,你找人去乡下走一趟,去查查这个崔大可。”

“如果这些事属实的话,我们轧钢厂是不会包庇一个偷盗犯的。”

李抗战:“我这就去找人,去乡下调查崔大可。”

按理说这事应该交给保卫科的,只是杨厂长已经习惯了有事找李抗战。

李抗战直接让人去三食堂喊南易,还让人去车间喊梁拉娣。

李抗战的办公室里,办公桌前站着穿围裙的南易,穿工作服的梁拉娣。

“有件事要交给你们去办。”

李抗战把信交给他们传阅,一边道:“崔大可投机倒把被抓了。”

“现在厂里需要你们去乡下调查崔大可,看看这封信上的内容是否属实。”

南易:“主任,我就一个厨子啊,调查这事应该让保卫科的去啊。”

梁拉娣:“对啊,李主任,我是车间工人,更何况,我家里还有四个孩子呢。”

李抗战:“是这样,我了解到崔大可跟你们有过节,所以才派你们俩去调查,因为你们之间有过节,你们俩是不会包庇崔大可,替崔大可隐瞒的。”

“梁拉娣你的孩子看看能不能找人,帮你照顾几日。”

“作为汇报,食堂奖励你二十斤粮票。”

梁拉娣一听,眼睛一亮。

李抗战继续道:“南易,这崔大可天天都去纠缠丁大夫,你就不想为丁大夫做点什么?”

梁拉娣:“李主任,我愿意去。”

为了二十斤粮票,梁拉娣松口了。

“不过路上的吃喝算谁的?”

李抗战笑道:“去食堂取二十个馒头,装一些咸菜。”

“你们的路费厂里给报销,但车票要留好。”

梁拉娣扯了扯南易。

南易:“好,我也同意去。”

为了丁秋楠,南易这个舔狗,做什么都行。

李抗战:“好,你们去准备吧,即刻动身。”

梁拉娣跟南易去厨房拿了馒头,但在回去收拾行李的时候,梁拉娣把自己的十个馒头都留给了孩子。

反而装了几个窝头,在包裹里。

“大毛,妈妈这几天要出去一趟,你们吃饭就去食堂,这白面馒头留给你们,有什么事儿就去找焦敏阿姨知道吗?”

大毛:“妈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

“可是妈,您什么时候能回来?”

梁拉娣揉了揉大毛的脑袋:“妈妈最多两三天就回来了。”

南易也交代了食堂的刘明敢等人,跟着梁拉娣一起坐车走了。

崔大可虽然投机倒把被抓了,但他买的东西都是用的厂里的钱。

这些东西被记录之后,杨厂长出面交涉,轧钢厂给拉了回来。

两天后,南易跟梁拉娣也回来了。

只是这一路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儿,李抗战也不知道。

南易把调查结果交给了李抗战。

“李主任,这崔大可太可恨了,他犯的错从早说到晚都数不完,恶行简直馨竹难书。”

李抗战拿着南易的笔记本。

“辛苦,两位同志了。”

“梁拉娣你先回去休息吧,南易你不行,明天五一厂里会餐,你得回到三食堂主持工作。”

梁拉娣一听会餐,动了心思。

“李主任,会餐有什么要求吗?”

李抗战:“嗯,会餐是按照人头发放会餐券的。”

梁拉娣:“李主任,会餐券能不能多给我一张,二十斤的粮票奖励我可以不要。”

李抗战摇头:“这事儿不行,不过你可以用这二十斤粮票,跟别人换。”

“我想应该有人愿意跟你换的。”

打发了二人,李抗战就去找杨厂长了。

杨厂长看到之后,摔了杯子。

“这简直就是个混蛋!”

“抗战,这个笔记本留在我这里,我找人送到派出所去。”

李抗战点头:“厂长,那我回去了,明天五一劳动节会餐的事情,不能耽搁。”

杨厂长沉吟道:“嗯,这事儿交个你我放心,只是食堂采购这一块,还是不要交给外人了。”

李抗战:“好,我明白了。”

杨厂长:“还有,明天的会餐,我会邀请领导,你亲自动手做一桌吧,领导喜欢吃你做的菜。”

李抗战明了,这是杨厂长又邀请大领导了。

李抗战去了食堂。

傻柱搓着脑袋,唉声叹气。

“柱子,你这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怎么蔫了?”

“师父,明天厂里办茶话会,咱们食堂也要上去表演个节目。”

“可你说,咱们都是厨子,难道上去表演炒菜吗?”

李抗战笑道:“三个食堂呢,你问问,我就不信凑不出一个节目。”

“我问过了,都不愿意,怕出丑。”

李抗战:“那就大家伙一起上,来一首大合唱。”

傻柱无奈:“好吧,我去通知一下。”

李抗战:“下午大家都别休息了,随便排练一下,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只要咱们唱的齐一点,别走音就行了。”

“找一首大家都会唱的歌,练习一下午就差不多了。”

下班之前,轧钢厂给每个工人都发放了餐券。

一个个都欢喜的跟过年了一般。

晚上,下班回家。

何雨水凑到他身前,八卦道。

“抗战哥,于海棠处对象了。”

李抗战:“处对象就处呗,有什么新奇的。”

何雨水:“他对象叫杨伟民,是你们厂的。”

杨伟民?

李抗战回想着剧情,勐然想到杨伟民是杨厂长的亲戚。

就说于海棠她没关系,没背景,怎么能进轧钢厂宣传科,当广播员呢。

原来是走了杨厂长的路子,跟杨厂长家亲戚谈对象。

可是这于海棠也不是啥好玩意,跟后世玩弄感情的莲花没区别。

利用杨伟民,进了轧钢厂,满足了自己当广播员的愿往后,就跟杨伟民提分手。

甚至还躲到了姐姐家,忒不是个东西了。

甩了杨伟民就开始朝三暮四,按照历史她看上了傻柱,还看上了许大茂,后来嫁人了,又离婚,还要跟傻柱续前缘。

这就是渣女,没法说了。

关键是,你特么的跟杨伟民分手了,你倒是找外面的人啊,非要在轧钢厂里找?

《剑来》

这不是刺激严为民么,人家一点便宜没找到,还帮了你那么多,畜生不如啊。

和谐社会救了她,这要是放在古代,早就套猪笼沉河了。

李抗战对于这样的女人,无法平价,因为他是个渣男,但不是玩弄感情的渣男。

他只不是想给天下女人一个家,有什么错?

好了,不说笑。

李抗战这种渣男,还不算太渣,因为他没亏待任何一个女人,并且真心实意跟他的,他都会妥善的解决,甚至以后还会给她们合理合法的身份。

“以后你少搭理那个于海棠。”

何雨水:“为什么啊?”

李抗战:“你等着看吧,这个于海棠跟杨伟民谈恋爱,不过就是想借助杨家的势,进入轧钢厂。”

何雨水满脸不解:“什么意思?”

李抗战:“这个杨伟民是杨厂长的亲戚。”

“于海棠肯定是为了进轧钢厂,才跟人家谈恋爱的,你看着吧,只要她的目的达成了,肯定一脚踹了杨伟民。”

何雨水诧异道:“不能吧,杨伟民也不是笨蛋,处对象还能处那么久?”

“不结婚就给于海棠办工作?”

“呵呵。”李抗战笑道:“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而已。”

“于海棠她哪里漂亮了?还没你好看呢。”

闻言,何雨水心花怒放。

“抗战哥,你真的认为我比于海棠好看?”

在学校里,于海棠因为能说会道,可是比何雨水受男生欢迎。

李抗战:“对,你比她漂亮。”

“但你能不能别搂我,还搂的这么紧?”

“哈哈·····”何雨水大笑道:“我乐意。”

梁拉娣晚上下班,四处找人换餐券。

可是没人愿意跟她换,二十斤粮票虽然很诱人,但吃肉更诱人、

机修厂曾经的日子很苦,不像轧钢厂总是开荤,吃肉的机会谁也不愿意放弃。

更何况,鸡鱼肉蛋,这次轧钢厂会餐都赶上过年丰盛了。

梁拉娣知道南易这人心善,就找到南易。

“南师傅,能不能把你的餐换跟我换?”

“你知道的,我家困难,家里四个孩子,他们都好久没吃过肉了·······”

梁拉娣说的很可怜,可也都是实情。

可南易,却像把这张餐券给丁秋楠。

“梁拉娣,我这餐券有用,有大用,对不起,我不能跟你换。”

俩人纠缠来,纠缠去,南易只好跑了。

可是梁拉娣不肯放弃,把他堵在了男厕所。

“南易,你换不换?”

“不还,梁拉娣这可是男厕所。”

“南易,你不换我就冲进去了啊!”

南易心想,这娘们不会这么虎吧?

可是下一秒,梁拉娣就冲了进来,还好是下班时间,男厕所没人。

南易等着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梁拉娣。

“梁拉娣,你疯啦?”

梁拉娣:“是,我疯了,我被这张餐券快逼疯了。”

“孩子一个个都想吃肉,我这当妈的满足不了,我要疯了。”

南易,慌忙的夺路而逃。

这次成功甩开了,梁拉娣。

只是梁拉娣却跑到他家门口守着他,这是不拿到餐券誓不罢休啊。

南易为了躲避梁拉娣,只好跑到厨房的面桉上对付一夜。

后半夜,梁拉娣见南易迟迟不归,也只能先回家了。

不过,到了家里,孩子们都在等她的消息。

“都睡吧,妈妈保证明天让你们都吃上肉。”

只是躺在床上没人的时候,梁拉娣忍不住咬着被子不敢哭出声来。

南易在后厨也是翻过来调过去,难以入眠。

他动了恻隐之心。

五一。

这一天,轧钢厂热闹极了。

崔大可这一天,悲催极了。

他被拘留所移交到监狱了,数罪并罚,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崔大可想不通,自己之前干过的那些事儿,怎么会被抖落出来的。

如果没有之前那些事,他还有个盼头,现在,他的人生一点希望都没了。

还不如一颗花生米把他送走了,但好死不如赖活着,崔大可如果真想死,可以自杀啊。

他,没那个勇气,说白了就是怂包。

三个食堂,李抗战没有给他们指定统一的菜式,反正物资都是均分的,什么拿手做什么。

李抗战也想趁机看看,那个食堂搞的好。

让三个食堂各自比试,这样才能促进食堂发展,形成良性的竞争,有竞争自然有动力。

梁拉娣还是不想放弃,再次找到南易。

“南易,对不起了。”

被堵在家里的南易,谨慎的看着梁拉娣:“你····你要干什么?”

梁拉娣开始解自己衣服的纽扣:“南易,对不起了,为了孩子我也没办法了。”

“只能让你受委屈了。”

“等我脱完,我就喊非礼,到时候你就是我几个孩子的爸爸了,你的餐券他们自然是有资格享用的。”

南易惊呆了。

“梁拉娣,你简直就是个疯婆娘。”

“你想死别拉着我啊。”

“不就是一张餐券么?值得么?”

“你一个寡妇,连声誉都不要了?”

梁拉娣哄着眼,淌着泪:“不要了,只要能填饱肚子,我什么都豁得出去。”

南易怕了。

“停停停·······”

“我跟你换,还不成吗?”

“但梁拉娣,你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这天这亏我吃了。”

“你最好别去三食堂吃饭,见你一次,给你抖一次勺。”

“往后我家你也靠近,听见你的声音我都不会开门。”

梁拉娣知道,自己用这种方式,威胁南易,彻底把南易给得罪了。

但,她不后悔,一想到自己孩子想吃肉的眼神,她这个当妈的就撕心裂肺般疼痛。

梁拉娣以不要脸的方式,拿到了南易的餐券,但也给南易留下了,二十斤粮票。

虽然没有餐券了,但他还得去食堂干活,他吃不吃无所谓,只要是想把这张餐券给丁秋楠。

南易每个星期都会去向阳红下馆子,或许是他对生活要求高,又或许是去怀念曾经光辉的日子吧。

向阳红前身叫雅和居,曾经的雅和居的东家就是南易他父亲,南易是少东家。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