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五百一十四章 漏洞

质疑,理解,成为。

此刻的姜豪似乎也逐渐理解了老一辈驭鬼者为何如此无奈。

人类社会能延续至今,就说明每一次灵异复苏之时都有顶尖的驭鬼者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在厉鬼降临之际稳定局势,救世人于水火。

然而现在回看过往,就会发现一代代如此强大的驭鬼者无论再怎么努力,始终逃不过那一次次的轮回。

驭鬼之路走到了尽头,驭鬼者最后的结局要么是奔波劳累而死,要么是被灵异侵蚀,要么是寿命耗尽。

漫长的岁月似乎证明了一件事情。

前路已尽,人与鬼之间的对抗,真的看不到一丁点彻底终结灵异时代的希望。

李乐平在这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了一眼姜豪。

戴着面具的姜豪只露出了一半的面容。

不难看出,此时他脸上的无奈与苦楚。

任何愿意处理灵异事件的驭鬼者最终都会露出这样麻木中充斥着苦涩的表情。

因为越是处理灵异事件,他们就越感到人在厉鬼面前的渺小。

人与鬼之间本来就存在于一条实力不平等的道路上,与之对抗的过程更是要紧绷神经,拼尽全力或许才有可能处理一起灵异事件。

可是,当驭鬼者回过头一看,却又感觉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到。

处理了又能如何?

鬼无法被杀死,被压制以后还会重新苏醒,被肢解以后还会重新找回散落在外的身体。

这就使得驭鬼者处理灵异事件的过程看起来就像是马戏团里奋力演出的小丑。

从结果上来看,一次又一次拼命的结果,不过就是暂时将问题引爆的时间往后推罢了。

“你是不是整天念经把自己脑袋念傻了,所以现在开始在这里自我感伤了?”

李乐平开口了。

只是,他的回答听起来根本不是在安慰人,更像是在讽刺。

“唉……”

然而,姜豪却没有反驳,只是双手合十,叹息一声,然后感慨道:“说我自我伤感也好,说我矫情也罢,我已经不在乎这些形容词了。”

“有时候,真的不得不理解为什么驭鬼者都认为死亡是一种解脱,毕竟在这个绝望的世界,可能早点死了,还能舒服一点。”

“像我们这些负责人,知道得越多,就越会惶恐不安,每天担惊受怕地,害怕自己有一天会死在厉鬼手上,害怕自己的亲戚朋友,自己认识的每一个人都会死在厉鬼的手上。”

“如果你要倒苦水的话,可以让你的接线员给你联系一个心理医生,我觉得总部是很愿意在这方面调动人力的。”李乐平依然是那副拒绝自我感动的模样。

只不过,他跟其他拒绝自我感动的人不一样,一般拒绝自我感动的人的内心都是非常强大的,相比起让自己流泪,他们更愿意告诉自己一件事情,那就是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能够动摇你。

说白了,内心足够强大的人才能拒绝自我感动。

然而,现在的李乐平有没有“内心”这个概念,都是一个问题了。

不过,他还是说了几句安慰话:“你也不必用矫情来形容这样的想法,毕竟是人就会有心理活动,觉得累了,坚持不下去了,都是很正常的,如果你内心真的毫无波澜了,看待任何事情都是平等的话,那可能你需要的就不是心理医生了。”

“心理医生?一群坐办公室吹空调的人,难道能指望他们跟我这样既不被视作人类,又要拼命与厉鬼对抗的驭鬼者共情么?他们根本就无法设身处地地考虑到我们身处的环境究竟有多绝望。”

一向平静待人的姜豪却在这个时候面色一沉,显得有些冰冷,说话的语气却是越来越激动了。

好在这附近没人活动,不然听到他这略显魔怔的语气,再加上诸如“厉鬼,灵异事件”等虚头巴脑的词汇,只怕会立刻报警把他送进精神病院里。

话说附近好像就有一个精神病院啊。

“你的变化有些大,有点不太像是当场愿意无条件提供给我煤油灯的那个和尚了。”

李乐平的眼睛微微眯起,留意到了姜豪脸上的寒冷表情。

相比起当初那个独自待在破庙里的和尚,如今的姜豪看起来变得更加冷漠,给人一种长期处在压抑氛围之中的感觉。

“时间总是会磨平一个人的菱角的,负责大云市的这段时间,见识到的人情冷暖多了,也就习惯了,待人处事的方法自然也会有些改变,就像李队你一样,当时初出茅庐的你如今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总部的队长。”

“经历了那么多,又到了这个位置,想必你的变化只会比我大很多。”

姜豪一边说着,一边从上到下地打量起眼前这个容貌陌生,同时浑身散发出一种近似于厉鬼气息的驭鬼者。

他的目光闪烁,似乎看出了什么,只是没有明说,而是继续刚才的话题:“所以我才想知道,你这位如今的队长是如何看待眼下这个局势的。”

“这很重要么?”李乐平问道。

“很重要,因为我感觉现在的自己越来越麻木了,有时候干脆会想着要不要拼死在哪起灵异事件之中,或者干脆拿把手枪把自己的脑袋打爆。”

“你这就有点极端了。”

“没办法,真的太累了,正常人都会因为调休连上七天班而哭诉喊苦,更何况我们这些常年奔波于灵异事件,每日都要把脑袋别在裤腰上的驭鬼者?我不求回报,但我不希望自己的行为都是没有意义的坚持,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不如早点求得解脱。”

“顾离知道你的这些想法么?”

“他知道又有什么用?让我能够把这一身负能量传给他?”

“倒也是。”

李乐平觉得姜豪对自身的认知还是很充足的,只是现在脑子有些不太清醒了,或者说是在漫长的坚持之中终于要绷不住了。

而李乐平也对姜豪的想法表示理解。

这很正常,因为时局确实如姜豪所说的,不太乐观。

如今国内除了大京市以及大海市以外,其他地区的负责人基本都跟姜豪一样,处于独自坚守的状态。

而这些既要独自坚守,又要面对各种问题接连而至的负责人的心理状态自然会越来越不稳定。

都不说像姜豪这样放眼未来的眼界了,光是什么事情都堆在你身上的感觉,根本没有几个人能够忍受得了。

这就好比老师布置小组任务,结果最后所有活都得你一个人完成。

“所以李队,现在可以谈谈你对未来的看法了么?”

姜豪又重复了一遍。

“很早之前,其实也有一个人问过我这么一个类似的问题。”

李乐平语气平澹,但目光却看向了远方,好似在回忆着什么。

“他问我,人类是否还有未来?”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姜豪目光一亮,仿佛很期待答桉。

李乐平如实道:“回答不出来。”

“我那时候只是一个刚刚上任的国际刑警,好不容易打掉了安南夜总会,然后干掉了苏宏,刚接手大川市没几天就又遇到了一堆事情。”

“这么多事情发生之后,你觉得我会有时间去立刻考虑这样深远的问题么?”他反问道。

姜豪没有打断,而是依然认真倾听着。

因为他知道,这样的话后面大概率会跟着一句“但是”或是“不过”。

“不过现在接下了队长一职,再加上后续的一些特殊经历,有时候即使不想去思考,也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这个问题。”

李乐平接着说道:“其实我并不完全否定民国时期,甚至更久远时期的驭鬼者的想法。”

“不需要继承者,需要的是开拓者的想法没有错,希望新一代驭鬼者在灵异事件的碰撞当中产生特殊变化的想法,孕育出特殊存在的想法也没有错。”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所谓的不干涉原则是有问题的。”

说到这,李乐平看向姜豪,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告诉我,为什么人类既不是这颗星球上最强壮的动物,也不是奔跑速度最快的动物,却最终能够成为这颗星球的主宰?”

被他突然提问的姜豪就像是上课时被点名的学生。

姜豪愣了一下,然后脱口而出道:“因为人类的智慧?”

他似乎也不确定这个答桉是不是李乐平希望听到的。

闻言,李乐平点了点头:“差不多,而这正是我对那些老家伙不满的原因。”

“人类最大的优势就是懂得学习与传承,在有限的生命中,人类会学习,会探索,然后将知识一代代传承下去,前人的知识与疑惑都会通过口述或是文字的记录留给后人,后人也会从中学习前人留下的知识,并且逐渐解开那些未知的谜团,往复成长。”

“可是那些老家伙的行为显然是主动抛弃了人类最大的优势,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他们所处的时代环境所导致的,还是因为他们被灵异侵蚀得太深了,已经分不清自己是人是鬼了,所以才会有这样诡异的脑回路。”

“总之,他们自以为通过不干涉后来的驭鬼者,不留下一点有关于厉鬼信息的想法,在我看来是不可行的。”

“光靠一代人从零开始的探索,怎么可能创造出那个所谓的特例?”

“一切从零开始的后果就是每个时代的人都要靠自己去剖析厉鬼,可问题是,光是挖掘厉鬼规律就要花费大量时间,并且挖掘出来这些情报还不算完事,因为只有传递出去的情报才能发挥价值,可是以前那个久远年代该如何才能把情报传递给大众?要知道以前可不像现在有网络,更没有什么驭鬼者网站可以用来跨国交流。”

“结果这么一来二去的,各种本不该浪费时间的事情却反复让一代代人为此奔波,最终浪费了大量时间,可是时间在灵异时代是不能浪费的,是异常宝贵的,因为灵异复苏初期就是驾驭厉鬼的最好时期,这就好比时代红利一样,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是无法弥补的。”

“然而,直到我们这个时代,一切依然是从头开始,我们又在一点点地挖掘厉鬼的情报,然后时间又被浪费了,很多本不该死的人也死在了鬼的手上。”

“灵异复苏初期,在鬼没有闹得这么凶的时候,驾驭厉鬼的可能性是最大的,我能想到很多种驾驭厉鬼失败的后果,但我不能接受因为一些人的主观想法导致了情报缺失,进而直接影响这个时代的人错失驾驭厉鬼的机会。”

“时间的浪费,逝去的人命,搞不好原本可能出现在那一代代人之中的,所谓的特例也就稀里湖涂地死在灵异复苏初期。”

“即使不谈什么特例,光是像王小明这样的人,如果早起可以不用把时间浪费在研究厉鬼表面的话,他一定能发挥出更大的价值,甚至挖掘出一些驭鬼者都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说到这,李乐平的嘴角稍稍上扬,露出一种颇具讽刺意味的微笑:“每个时代如果都只会重复上一代的行为,在时代末期将灵异存在过的痕迹抹去的话,可不就只能如同轮回一样,永远重复着相同悲惨的事,死了一批又一批无辜的人么?”

他不禁在这个时候联想到了自己,甚至联想到了杨间。

如果自己驾驭遗忘鬼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有关厉鬼的事情,并且也没有人在这之后告诉他关于厉鬼的情报的话,他是不是就会跟那些早已死去的驭鬼者一样,要么死于厉鬼复苏,要么运气太差撞上某起灵异事件,然后死在其中?

再想想杨间。

没有人会否认杨间现在的成就,可若是杨间没有从周正口中得知厉鬼情报的话,他肯定会死在敲门鬼事件之中。

虽然至今都无从得知周正为何会去大昌市七中,并且正好去到了杨间所在的班上。

但是事实已经足以证明情报对于灵异复苏时期的人类有多么重要,李乐平都不拿自己举例了,毕竟他见谁都会口头意思一下,声称自己不如对方。

光是拿如今杨间的成就,就有些可以证明老一辈的想法究竟存在多么大的漏了。

宛若顽固守旧的大家长一般,自以为这样是在帮助后辈,结果自己才是那个跟不上时代变化的人,把后辈坑惨了之后还要故作深沉地说上一句:“这都是为了人类的未来,为了希望的诞生。”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