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246章 千古名篇

“多情却似总无情”

“唯觉樽前笑不成”

“蜡烛有心还惜别”

……

佳云院中,宋福禄躺在软床上,正看着花魁赵佳佳为他一个人表演歌舞。

红裙飘飘,蛮腰半露,玉足纤纤,精致如画。

这样的颜值就算是在主世界也堪称顶级,放在地球的话基本上超过满分了,至少前世宋福禄就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女子能够胜过赵佳佳。

即使是那些美颜过度的短视频女孩,也没有一个比得上赵佳佳。

除了好看以外,赵佳佳的舞蹈、歌唱也是顶级的,丝毫不逊色于前世的天后们,还擅长琴棋书画,也不知道采文阁是怎么培养出来这么优秀的花魁。

可惜生错了时代,如果在前世,以赵佳佳的能力,绝对能够成为超级天后,还是世界级的。

颜值绝顶,能歌善舞,处事圆润,善解人意……就算是在各个世界活了数千年的宋福禄也觉得如沐春风,连前院那么多的清倌人都不看了,一心只想待在佳云院中。

至于今晚的花魁大会,主角已经换成了另外一个少女,虽然比不上赵佳佳,但也差不了太多。

毕竟赵佳佳已经被采文阁承诺给了宋福禄,只要宋福禄一天不离开采文阁,赵佳佳一天就要陪着,赵佳佳对此也心甘情愿。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宋福禄也成为采文阁新的招牌,引来了大批的文人墨客,让采文阁今年的花魁盛会更上一层楼。

听着前面隐隐约约传来的竞价之声,宋福禄微微一笑,继续欣赏赵花魁为他一个人进行的表演。

接下来的时间,除了偶尔去参加一些不能拒绝的酒宴以外,宋福禄就待在采文阁的佳云院了。

至于唐县冰湖镇,那是什么地方,有这里好吗?

此间乐不思蜀,古人诚不欺我!

而关于宋福禄高中省试第一,成为解元公的事情第一时间就传到了唐县冰湖镇,别说是李家和冰湖镇,整个唐县都轰动了。

历数唐县一百多年历史,还从未出过一位解元公呢,宋福禄是第一个。

李家的所有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做了几十年老童生的家伙,居然一发不可收拾了,先拿了院桉首,接下来居然连省试第一也拿了,简直不可思议。

整个李家前所未有的热闹,李家老太爷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连县太爷也带着一群人来李家拜访,并且赠予了大量的礼物。

宋福禄的院落刚刚盖起来就被扒了,准备重新建造,至少也要六进六出才行,这才配得上解元公的地位。

家里也连发消息,希望宋福禄能够回去祭拜先祖,不过都被宋福禄拒绝,说要备考会试。

听了宋福禄的回复,李家和县里立即没了意见,祭拜先祖再重要,又怎么比得上会试重要,若是宋福禄能够继续考下去,高中进士的话,别说是活着的人了,就算是死去的列祖列宗也不会在意。

虽然人没有回去,宋福禄却把挂靠田产等福利带回去了,照例给了两个女儿名额,其余的让李家老太爷分配。

经过之前的事情,宋福禄发现这位李家老太爷处事还算公正,心地也不错,当年原主之所以能够读书学习,主要是李家老太爷支持,否则以原主当时家里的情况,根本无法支持他学习。

后来就算原主迟迟无法考中秀才,李家老太爷也没有发话让他停下来,否则以李家老太爷的地位,只要一句话下来,原主就别想再继续考试了。

此刻李家老太爷也觉得是自己的支持总算开花结果,同样欢喜万分,全力支持宋福禄参加会试,同时专门送了千两白银过来,这对于李家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字了。

李家只是冰湖镇一个中等层次的家族而已,总资产不超过万两白银,一千两白银放在前世的话就是一百万块钱了,对于一个镇上的家庭来说真的很多了。

至于各方送来的贺礼之类,也被李家老太爷变卖成为银两送了过来,价值也有几百两白银了。

郡里、州里、省里也对宋福禄有所嘉奖,价值也有几百两白银,所以很快宋福禄就成为身怀两三千两白银的小富豪。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不过这些银两在采文阁,最多也就睡二三十个清倌人罢了,一两个月就睡没了,根本算不得什么大钱,这里可是洛水行省最顶级的销金窟。

好在身为解元公的宋福禄能够免费,否则他还真没有资格在采文阁的后院待多久,还有花魁作陪。

这样的待遇换成别人,每个月不拿出几万两白银根本不可能,哪能像宋福禄这样,一分钱不掏,反而有花魁主动侍奉,至于愿意献身的清倌人和红牌姑娘就更多了。

若非宋福禄年纪不小了,这个数字还能够翻上数十倍,可见解元公在此方世界的杀伤力。

重文轻武在乐国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大多数文人墨客应该都很喜欢这样的时代。

关于会试的内容,宋福禄花费了十天左右就掌握的滚瓜烂熟,期间赵佳佳还担心宋福禄的会试,不过在被宋福禄指点一番之后,赵佳佳就心服口服,再也不担心宋福禄的会试了。

宋福禄就这样待在佳云院里,每日除了花费一点儿时间用来参悟功法体系,别的时间都被他用在了饮酒作乐上面,算是好好地放松了一番。

期间少不了有清倌人和红牌姑娘自荐枕席,宋福禄都以年老体衰拒绝,众人也都知道他五十多岁了,对此并未强求。

只不过一些搂搂抱抱、卿卿我我还是难免的,尤其是跟赵花魁之间,那是越来越熟。

偶尔也会去前院听曲儿,这时候省试已经过去,上台表演的除了清倌人以外,最多的还是已经出阁的姑娘。

比起尚且羞涩的清倌人们,这些出阁的姑娘可就大胆太多了,其表演的节目让宋福禄也每每看的瞠目结舌,差点都要顶不住了。

偶尔宋福禄甚至觉得这些出阁姑娘们的表演,比清倌人们好看太多了,因为穿的少露的多,尺度不是一般的大。

可惜不敢详细描写,否则分分钟就会被屏蔽,对此宋福禄也有些无可奈何。

最终宋福禄只能总结出一句话,这表演跟不穿衣服有多大区别吗?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宋福禄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对着台上的表演指指点点,言语之间妙趣横生,让路过的姑娘们都忍不住掩嘴失笑,扑过来用小拳拳捶打他的胸口。

一直到赵花魁都受不了了,亲自过来把他拽走,省得解元公的逼格都被宋福禄给败光了。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转眼间又是半年过去,距离会试开始还有一个月时间。

洛水城距离乐国都城足足有两千多里,乘坐马车的话也要半个多月,所以宋福禄也该出发了。

临走前的一夜,赵佳佳考虑良久,还是悄悄熘到了宋福禄的房间,钻进了他的被窝。

宋福禄原本不想的,但是想到赵佳佳这半年来的照顾,还有她的心思,宋福禄还是决定接受好了。

终归只是一场交易,赵佳佳也是类似的意思,仅仅掺杂了些许感情而已,就算是睡了,宋福禄也不会有太多牵挂,离开的时候也能够坦然。

赵佳佳跟颜艺晨、赵玉霖、彭萱儿等不一样,那些拥有了就是牵挂,很难在摆脱,必然会影响他的长生之路。

但是赵佳佳不一样,她要的只是一场交易而已。

一夜无话,开始不久赵佳佳就知道这位解元公在骗人,他不但不曾年老体衰,反而老当益壮,比姐妹口中任何一个客人都要威勐。

甚至从姐妹的口中,赵佳佳就没有听说过比解元公更厉害的男人,从傍晚到深夜,从深夜到凌晨,又从凌晨到第二天上午,从未停歇过,让有过专业训练的赵佳佳都难以招架,最后丢盔弃甲,再也没有反抗之力,只能任由摆布。

数日数夜后,宋福禄准备离开采文阁了,整个采文阁的姑娘们都来相送。

看着仍旧虚弱的赵佳佳,宋福禄也有些惭愧,多年未曾吃肉,如今骤然吃肉,宋福禄也馋的不行,于是就吃的有些过火了。

他有超越人体极限的身体素质,但是赵佳佳没有啊,若非赵佳佳有过这方面的学习和教导,只怕早就顶不住了。

抱着她亲了一口,宋福禄看向附近的红牌姑娘们:“笔墨纸砚拿来,我有一诗要赠予佳佳。”

“快快快,别让解元公久等。”听了宋福禄的话,掌柜和老鸨们都激动了,满楼的姑娘们也兴奋起来。

就连身体虚弱的赵佳佳也来了精神,她付出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从日常相处中,赵佳佳就能够察觉到宋福禄在诗词方面的造诣极高,不过赵佳佳却从未亲口求过,而是通过实实在在的表现,打动了宋福禄,最终让宋福禄决定做一次文抄公。

附近的青楼得到消息,很多姑娘、清倌人、乃至于花魁也纷纷过来围观,想要一睹解元公的诗才。

话说这位解元公自从高中以后,就从未写过诗词,期间也有不少人求过,但是都没有得到应允。

临走之前,总算是决定留下一首诗词,不管质量好不好,总归是解元公所留,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

“没听说解元公擅长诗词啊,之前一直没留,我还以为解元公不善此道,为了避免出丑,这才没有留下诗词呢。”

“我也这么觉得,焉知此刻解元公留下诗词是不是难敌佳人苦苦哀求,所以才决定献丑一次,至于好坏只能姑且看看了。”

“哈哈,之前很多人都说赵花魁陪侍左右这么久,连一首诗词都拿不到,钱财更是一点也无,可谓是赔大了,也不知道这首解元公的诗词能否让赵花魁保住本钱,不然就被白白睡了这么久。”

“虽然是白睡,但好歹也是解元公,就是年龄大了点,也不知道能坚持几个回合,怕不都是赵花魁在上面,解元公在下面苦苦支撑吧。”

……

一群秀才也过来围观,言语之间并无多少尊敬之意,毕竟省试已经过去半年了,解元公的名头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好用了。

再加上也嫉妒于宋福禄免费摘走了采文阁百年来最好的花魁,羡慕嫉妒恨之下,难免出言不逊。

虽然一群秀才刻意压低了声音,不过以宋福禄的身体素质,想要听到并不难。

对此宋福禄并未放在心上,就好比一头大象听到几只蚂蚁在贬低它,难道这头大象还非要去跟几只蚂蚁计较吗?

一群连举人都考不中的水货,用不着宋福禄计较太多。

“解元公,笔墨纸砚来了!”

赵花魁亲自拖着虚弱的身体,为宋福禄磨墨,面前的纸张也是上好的宣纸,一张价值几两白银的那种。

笔是名家所制,墨是一块价值千两白银的画眉墨,笔墨纸砚无一不精,这让周围的一些秀才又酸了起来。

“笔墨纸砚都挺好,价值数千两白银,就是不知道这首诗词值不值得了数千两白银。”

“大概率是不值的,采文阁这次要赔本了,赵花魁也要被白睡了。”

“听说赵花魁之所以对李文华这么好,不过是为了讨得一首好的诗词,借助诗词增加自己的身家,若是能够凭此成为名妓的话那就再好不过。”

“怎么可能,但凡能够通过诗词成为千古名妓的,哪首诗词不是千古名篇,就李文华这模样,写得出千古名篇吗。”

“遍数古今几千年,能够通过诗词成为千古名妓的只有两个而已,而她们所倾心的对象,俱是天下闻名的大诗人大词人,李文华在这之前连一首出名点的诗词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写得出千古名篇,赵花魁肯定是被名利遮住眼了,这才会做出这种事情。”

“头发长见识短,说的就是赵佳佳这种人,原以为采文阁百年一遇的花魁有多出彩,没想到就是个傻子。”

……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