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四百七十六章 红颜祸水

是是非非!

有几人能说得清呢?

轧钢厂。

过了一个假期,倒是多了几分慵懒,当左邻右舍的人,各顾各的,推着自行车上班的时候,四合院的傻柱,一脸忧伤的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街熘子,首先吃从吃闲饭开始的。

何雨水还没有上班,现在还需要傻柱的帮忙照顾,这开学的日子,渐渐的接近,可是他连学费都没有筹齐,跟不要说隔壁的白莲花。

翘首相盼。

一副大门朝南开的表情,让傻柱深深的意识到社会的险恶。

他是一个失败者。

....

“傻柱,其他人都去上班了,你怎么还在家里面待着啊。”聋老太很少出门,对于傻柱的事情也不是特别的了解。

随口一问。

“老太太,别提了,我现在是无路可走啊,被李怀德暗算,成为下岗职工,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他不是没有想过要不找一大爷帮忙。

看能不能求求情。

可是随着真相一点点的揭开,他跟一大爷之间也有了一点间隙,毕竟,谁能忍受自己多年吃糠的生活,一切来源于一场人为故意造成的意外。

易中海克扣何大清寄给他的生活费。

有时候。

他还真的想要呐喊一句:你知道这些年,我是如何过的吗?

“工作丢了。”

聋老太脸色一变,看向隔壁的目光,愈发的不善,这时候,她才想起秦淮茹从傻柱的屋子搬走,不是其他的原因。

而是傻柱无法满足她的日常开销。

这娘们果然是一个见钱眼开,非常现实的人。

“那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原本想要给傻柱介绍对象的聋老太,立马也就歇了这个小心思,傻柱的年龄大,本身就已经是处于劣势之中,这唯一拿得出手的工作也丢了。

那他还剩下什么可值得说道的。

三转一响。

那是她给准备的,多年的相处,她是实实在在把易中海当成亲儿子,把傻柱当成亲孙子,但凡是换一个人,她都不会如此上心。

“找工作呗。”

傻柱也没有主意,工作难找,钱难挣,好多人都上山下乡,自力更生去了,他虽然有一生厨艺,可还真的没有多少挑挑拣拣的资格。

“那我拖人给你问一下,如果有合适的工作,那我也给你介绍一下。”聋老太叹了一口气,看到隔壁的房门。

噗嗤!

推开的刹那。

秦淮茹打扮妖娆,一席花棉袄,明亮的眼神,难掩其散发出的花香味。

“贱婢。”

聋老太想起了一个词,不过这个词,平时是贾张氏时常挂在嘴边,她的话,也只能感慨秦淮茹的身段还真的不是白涨的。

“淮茹,你这是去哪里啊?”聋老太明知故问,年初的时候,两人还在一块生活了几个月,那时候,她就不看好两人之间有什么进展。

洗衣服、打扫卫生。

那是秦淮茹的手段,可不是目的,乐于助人,在四合院的左邻右舍之中,还真的没有这样的基因,本是踩狼虎豹。

非要装什么小绵羊!

那可不是什么正道。

“上班喽。”

秦淮茹笑着跟聋老太打了一个招呼,至于傻柱,含情脉脉,为现实所困,她的心里面也是五味杂陈。原先一个合格的备胎。

为何被自己给废了呢?

“傻柱,你可要振作,雨水还需要你照顾呢?”

说罢。

秦淮茹沉着稳重的胯下台阶,被许大茂给看见,连忙摆出一副笑意安然的表情。

“秦姐,我们同路,要不要我送你一程呢?”许大茂不愿意让秦京茹帮衬秦淮茹,私心不小,主要还是想要通过他自己的手。

触碰那一丝的禁脔。

嫣然一笑的秦淮茹,摆摆手,桉子吐槽:黄鼠狼给鸡拜年,许大茂何时如此好心,难道还不死心,秦京茹被她骗到手里。

不思念!

安安稳稳的过自己小生活,还想沾花惹草。

“不必了。我跟李国华约好,一起走。”秦淮茹摆摆手,直接拒绝许大茂的邀请,一方面,她一个车间的职工。

虽然还未晋级的临时工,可是也好过一个扫厕所的工作,虽然工作不分高低贵贱,可人有啊,秦淮茹现在可是一门心思现在如何多搂一点好处。

“国华,你们两人什么时候搞到一块了。”许大茂额头之上,冷汗直流,对于李国华,他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有些惧怕。

混不吝!

还是江湖一号人物。

颇有一种,他不在江湖,可是江湖之中,还流传着他的传说,许大茂也不是没有想过,私底下雇佣两个人敲闷棍,给李国华一点教训。

可这不是半途而废。

找了两个草包,没有将李国华套黑麻袋,倒是被他给收拾了一下,除了签下一些不平等的条约,裤衩子都被李国华给扒拉了。

大冬天的。

怪冷的。

感冒是小。

名声是大,那两个,他认识的街熘子,早就羞愧的不在通锣鼓巷待着了,直接下乡去农场,走的越远越好,总之不在他们的身边混。

“许大茂,你就是长了一张臭嘴,什么是我们怎么搞到一块了,多么的有歧义,我是正常的搭他的自行车。”秦淮茹不悦道。

别人听去了。

多有歧义。

哎幼喂!

许大茂连连折舌,不屑道:“你们两人之间那一点猫腻,其他人可能不知道,难道我还不了解,尤其是你,可是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

“和你有什么关系?”

“看在我表妹的份上,我警告你一句,什么是祸从口出,以后要多动动脑子,万一要是被有心人听到,那你这扫厕所的工作还能过得去。”

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许大茂嘴巴一歪,特么的这是个人难道都能对他指手画脚,他似乎落魄了。

许大茂推着车走出院大门。

朝屋内看了一眼,傻柱窝囊的在蹲在台阶上,宛若一条狗!

“红颜祸水。”

这是许大茂对秦淮茹的第一印象,之前的时候,他也是猪油蒙了心,才会被秦淮茹的外表所蒙骗,如果不是他机警。

那他可能成为下一个傻柱。

“你说什么?”

望着都都楠楠的许大茂,秦淮茹也听不清这家伙喋喋不休的说什么?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