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百九十一章:毒舌上线

“我没有……”

她只不过是努力争取自己的喜欢的人罢了。

傅墨琛凝视着她,语气很冷:

“既然你在,那今天就说开来吧。”

“我的想法很简单,一生一世一双人。”

“而这个人,现在和未来,都只能是秦七。”

“而且,她心思敏感,我得宠着她,没空陪你玩。”

言外之意。

他只想宠秦七一人。

别的女人。

他都不要。

阮娉婷垂了垂眸,卷长的睫毛微颤。

她迎上傅墨琛的目光,反问道:

“我还是上次那句话,你怎么就这么确定,她比我适合你呢?”

“再说了,我真的不认为她比我优秀。”

她有执念。

傅墨琛的妻子。

这个位置。

她坐定了!

傅墨琛摩挲着佛珠,漆黑的眼底浮起一抹不耐:

“我喜欢她,她就适合。”

一句话。

噎得阮娉婷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她垂着的手暗暗捏紧成拳。

喜欢?

凭什么她得不到他的偏爱?

傅墨琛冷冷打量着她。

倏然。

他轻嗤一声:

“你刚刚说,你比她优秀?”

阮娉婷抬头挺胸。

别的她不敢确定。

这点。

她还是很有自信的。

“那是自然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秦七,不过是出身好,是姜芸的女儿罢了。”

傅墨琛指了指她的脑子。

薄唇邪肆勾起:

“上次我可能说得委婉了,你啊,该查查这里了。”

小孩哪个身份拿出来。

不吊打她?

阮娉婷死死咬住下唇:

“……”

汪蓉见状,连忙上前打圆场:

“墨琛,都是自己人,何必说话那么难听?”

傅墨琛收回目光。

他看着汪蓉,俊脸黑沉:

“在我面前,不要诋毁秦七。”

否则。

他不介意嘴毒。

毕竟。

他和小孩一样。

本质上都是没什么耐心的人。

他大部分的耐心,都给了小孩。

汪蓉深吸一口气。

现在这种情况。

不适合再纠缠下去。

她脸上挤出一抹笑容:

“爸,墨琛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今天他多陪陪你。”

“我带婷婷出去走走,下次再过来陪你。”

傅老爷子摆手,也有些许不耐烦:

“走吧。”

好端端的气氛。

被她搞得乌烟瘴气!

汪蓉拉着阮娉婷离开。

别墅门口。

阮娉婷低头盯着鞋子,赌气道:

“蓉姨,我还是有些不甘心。”

她都说了几次了。

她真的比秦七好。

墨琛哥怎么就不信呢?

汪蓉轻拍她肩膀,缓缓眯起眸子,劝道:

“你啊,还是年轻。”

“什么意思?”阮娉婷看着她,秀眉微蹙。

汪蓉捂着嘴,轻轻一笑:

“既然墨琛这边不好入手,我们可以从秦七这边入手啊。”

她还就不信了。

两边下手,还拆不散两人?

阮娉婷一怔,脸上重新浮起笑意:

“你说得对,蓉姨。”

既然如此。

那就从秦七这边入手!

秦七这么张狂。

除了她。

总有人想对付她的。

对吧?

汪蓉捂着嘴,咯咯咯直笑:

“所以说嘛,不着急,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她能和成才结婚前,不也一样蛰伏了三年。

最后才顺利把成才当时的女朋友熬走?

男人嘛。

都喜欢碰新鲜的女人。

汪蓉和阮娉婷前脚刚走。

一个中年男人下车后,急冲冲往老宅走。

他一米八几的个子,一身灰色休闲服,戴着粗框眼镜。

面容很老实。

步子虽急。

但人很沉稳。

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书生文化气息。

两鬓的头发有些白。

显然。

是用脑过度导致的。

傅忠快速走到傅老爷子面前,轻喊一声:

“爸。”

傅老爷子缓缓坐直身子,面露喜色。

他这老三长得像老太婆。

虽然没有墨琛他爸有出息。

不过。

为人正直、刚正不阿。

比老二成才优秀太多。

“你不是喜欢待在你那个小药厂?今天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傅忠挠挠头,憨憨一笑:

“我找墨琛有些事。”

傅墨琛侧头看着傅忠,俊脸浮起一抹敬意。

他对三伯印象一直很好。

“三伯,什么事?”

傅忠坐在沙发上。

他把手上的资料递给傅墨琛,皱眉道:

“墨琛,生意场上的事你比我懂。”

“你帮我看看,这个药膏是不是有问题?”

“我查了它的生产批文,是真的。”

“不过,关于这个药膏生产的申请过程,太短太顺利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你知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上头批药品批得那么快的!”

药膏?

傅墨琛皱眉。

他接过资料,修长的手指快速翻阅。

药品:姜氏祛疤膏。

主治功效:淡化疤痕,促进皮肤新陈代谢。

研究所:临城研究所。

小孩的?

傅墨琛脸色微凝,坐直身体。

傅忠见他一直沉默、神色紧张,立即凑了过来:

“怎么样?该不会真的是个骗子?”

傅墨琛敛了敛眸:

“这不是骗子,三伯,除了真假的问题,你还犹豫什么?”

傅忠长叹一口气。

他上次听墨琛的。

在房地产上做了点投资,赚了点钱,刚好能弥补这几年做药厂的亏损。

这不。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好的药,哪里知道又是个廉价药。

不过。

他还是想生产。

“不瞒你说,上次我在房地产上赚的钱,基本都拿去填窟窿了。”

“我昨天看到这个药膏,激动了一晚上,它各方面都很完美。”

“我敢打包票,如果这个药膏是真的,一旦生产上市,肯定会瓜分走药膏市场的大部分蛋糕。”

“我真心想去联系合作,但又怕是个骗子,把我仅存的一点积蓄都骗进去了。”

傅墨琛抿唇,看着愁眉苦脸的傅忠。

三伯一向为人正直善良。

所以那些走投无路的廉价药,最后都会去找三伯生产。

廉价药利润极低。

而请人工、机器运转和机器维修都需要大量的钱。

久而久之,药厂自然会亏损。

好在。

三伯一直领着傅家的分红,这几年生活还算不错。

“放心吧,这个药膏不仅没问题,而且还很不错。”

顿了顿,他开始提醒道。

上一章 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